今天

口密腹剑的行动党

14/11/18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 (13/11/2018)

转载自
http://theindependent.sg/pap-talk-softly-and-carry-a-big-stick/?fbclid=IwAR2M6Oa0GUfKaBbi9u322McGxWeLk6n5p
z0kb2Spc8co8pRP2AD0cbQGEtk

目前焦聚在媒体的两大新闻是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民事诉讼案和社会不平等问题。这两则新闻已经引起了新加坡人民的关注:谁更加需要关注他们,包括了官方为了美化自身有关事件之外的叙述。

在2018年11月2日,也就是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民事诉讼案件即将审讯告一段落前几天,审讯突然抛出了对工人党未来命运的焦虑、或者特别是刘程强、林瑞莲和必丹星的未来之命运的焦虑。他们个人担心的是巨额高昂的律师诉讼费的沉重负担,但是,在仅仅的三天里掀起了群众踊跃捐款的小海啸。总共筹措了的法律基金捐款为一百万元。

这说明了,无论有关诉讼进展的如何,支持者是坚定不移的支持反对党。

尽管工人党的三名国会议员在法庭进行诉讼回答起诉方提出的问题时,只能以“同意”和“不同意”作为回答,以及一些答辩被起诉方描述为“无稽之谈”、 “谎言”,甚至比这样的形容词更加难于入耳的话语。但是,支持者和同情者对工人党的三名国会议员仍然是那么的忠诚。

让我们期盼着踊跃捐款为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的诉讼案件案而艰苦的拼搏,以及假设没有存在着其他意图,仅仅这就是为了纯粹消耗个人无法忍受的欺压,而不是我们所坚信的民主检查制度与平衡不会受到危害。

最好的结局是,

这个国家无法承受回到过去行动党不会受到监督时代的结束;最坏的的结局是,新加坡人民对民主精神失去了信心。

在三天的时间,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的法律基金在三天里筹的一百万元,可能不是一个大数目。但是,

实际的意义远比象征的意义来的重要。这个实际的象征意义在于先生,人民发出强大的呼声,不然行动党摧毁工人党。

所以,刘程强、林瑞莲和必丹星坚持到底!

与此同时,在法院外又一场开辟了一个新战场——关于如何通过多种途径,防止社会分化,甚至文化差异,以促进凝聚力社的战斗正在酝酿之中。政府的两个大人物正在与三个年轻人进行交火。

李显龙在人民协会举办的一个‘咖啡漫谈会上’上告诉基层领袖说,(这个‘咖啡漫谈会’的视频是在2018年10月14日才对外播放。)

“我们有一个精英制度,但是,不论你是来自富裕家庭、或者是贫穷的家庭,或者是,年的父母是否有任何的社会关系联系,我们都必须尽力把每一个人带到一个好的起点,让每一个人都有公平的机会可以做到很好和竞争。”

副总理善达曼于2018年10月25日在政策研究院庆祝30周年的宴会上阐述了有关解决社会流动性造成社会分化的几个方面的问题。他说,

解决社会不平等的问题的最佳途径是我们必须确保我们所制定的进程电动扶梯不会停下来。一旦电动扶梯停了下来……一旦你在这个社会进程中停滞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就像目前在美国和其他先进的国家一样,不平等现象就会成为一个尖锐的问题——社会就更加脆弱了。(反对)不平等的政治运动就自身获得了电力。这就造成更加苦难解决电动扶梯运作受损的问题了。

陈振声、李智陞、普杰理和杨莉明也参与了这场大银幕的讨论会。这一切说明了,政府卯足全力向新加坡人保证,不平等剥权利的被剥夺比他们失去更多的睡眠权利来得更重要。

这确实是一个怪异的一周。

我们是那么的耐心和文雅的、如此备受关怀、如此受人焦虑,甚至是让人揪心会被遗留在后面。政府领导人似乎是在卑躬膝席地倾听我们在诉衷、在向我们做解释、建议和顾虑新加坡人有关社会分化和其他敏感的问题。

就在我们认为新加坡是安全的时候,或者是将成为第一世界社会,是一个具有强烈感觉到公平竞争的意识,或者是,建立在思维的背后,很不幸的是,我们目睹了反对党每天面对打压着的局面。

这种情况与副总理善达曼的想法所做结论是背道而驰的。在对话会结束时,他引述了20世纪60年代英国的流行乐队‘霍利’的话说,

“我无法抗拒的加入——我们应该永远记住的是,他不沉重,因为他是我兄弟。”

我想,刘程强、林瑞莲和必丹星将会感到厌恶的‘不同意’。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