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质问是否动用市会基金起诉工人党议员

09/11/18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 (08/11/2018)

转载自:
http://theindependent.sg/pasir-ris-punggol-resident-asks-mps-if-town-council-funds-were-used-to-engage-davinder-singh-to-sue-wp-mps/?fbclid=IwAR2z7MLp62B2UFfJ2OlFOX9MWk-DHrUcNsOgzwRc_zpN95JO38rMx4ipXeE

居民质问:是否动用白沙-榜鹅市镇会基金起诉工人党国会议员

一名白沙–榜鹅市镇会居民询问该集选区的国会议员,是否动用市镇会的任何基金去聘请最昂贵的律师Davinder Singh,代表市镇会起诉三名工人党国会议员刘程强、林瑞莲和毕达星。

这三名工人党国会议员已经明确地说明,他们是用个人的积蓄支付这场民事诉讼案件的。因为个人的积蓄已经耗尽,他们呼吁公众人士捐款协助他们继续进行这场民事诉讼案件。他们三个人在发表公开呼吁公众捐款书时,也明确没有动用过市镇会的任何基金、或者是工人党的基金支付这场诉讼案件所需的律师等相关费用。

白沙–榜鹅市镇会是由执政党的国会议员负责管理。无论如何,他们对是否动用市镇会的基金聘请高级律师事务所卢纳比亚及前行动党国会议员文达星(Drew & Napier and former PAP MP Davinder Singh)进行这场诉讼案件至今仍然保持缄默。

白沙–榜鹅市镇会是由行动党国会是由副总理张志贤Teo Chee Hean (Deputy Prime Minister),、总理公署部长黄志明Ng Chee Meng (Minister in the Prime Minister’s Office),、普杰理Janil Puthucheary,、孙雪玲Sun Xueling、张思乐, Teo Ser Luck以及再纳( Zainal Sapari)共同管理的。

人民权力党成员Augustine Lee在分享居住在白沙–榜鹅市镇会的友人致给市镇会的一份邮件时问道,市镇会是否可以在未告知居民的情况下,动用资金聘请文达星(Davinder Singh)进行这场民事诉讼案件。

他揭露说,从发出电子邮件至今,白沙–榜鹅市镇会并没有回复友人的问题。市镇会有关负责人只回答说,由于案件还在审讯中,他们无法回复有关的询问,
Augustine Lee进一步问友人,市镇会是否有进行收集三个报价后才觉得聘用文达星(Davinder Singh)。假设市镇会是动用了市镇会的基金,他们否已经触犯了有关的市镇会的条例。

“我的朋友写信给白沙–榜鹅市镇会。询问是否动用市镇会的基金聘请其中一名律师费最昂贵的律师进行起诉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但是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了,他们仍然为回复她的电子邮件。她为此不断地拨电给市镇会后,市镇会的人才在电话里说,他们将不会在案件进行诉讼期间予以任何的答复。

市镇会在动用巨额款项使用在与市镇会开支无关的项目,是否可以在不知会居民的情况下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

市镇会是否可以在职粗巨额款项时,不必及时地向居民说明情况?

市镇会在决定选择聘用律师前,是否已经收集了三家律师事务所的报价单?

市镇会是否已经触犯了如何市镇会的管理条例?

由于我们需要一个更加负责任的市镇会管理居民的钱财,请您帮忙协助转发这则信息。

在发给白沙–榜鹅市镇会的邮件里,她指出了有关市镇会所聘用的律师起诉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的问题:

“我想知道,我们的市镇会是否动用市镇会的基金进行法律诉讼费用。假设市镇会的基金是被调用了,我是否可以知道,市镇会已经支付了多少律师费?估计这场官司所需的总计律师费是多少?,”

白沙–榜鹅居民致给市镇会的邮件是在3名工人党国会议员进行公开筹措法律基金进行抗诉是发出的。工人党的国会议员在呼吁公众捐款时说,他们没有使用后港–阿裕尼市镇会的任何基金或者工人党的基金,而是使用自己的个人储蓄支付这场诉讼律师费等的费用。

当公众人士获知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面对法律抗诉经济缺口的呼吁后,反应非常地热烈、踊跃捐款。 在经过三天的筹措法律基金达到超过新币110万元后,他们立即呼吁公众人士停止乐捐。工人党国会议员及时地向公众人士回报他们回报,所筹集到的捐款系数支付给了律师事务所。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