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刘浩典驳斥林谋泉的小贩中心崩溃论

29/10/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26-10-2018)

转载自: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25/hawkers-do-not-exist-to-make-the-hawker-centre-or-the-city-vibrant-donald-low-in-response-to-mp-lim-biow-chuans-remarks-regarding-the-hawker-centre-debacle/?fbclid=IwAR13Zvo60onRMoSXKoiGXfpiQWF6SqCeegw
2dk8k6xOWPb910FTyKp–qLw

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前副院长刘浩典教授驳斥林谋泉的小贩中心崩溃论——“小贩不担负着让小贩中心或城市充满活力”

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前副院长刘浩典教授进一步狠狠地驳斥了蒙巴登国会议员林谋泉有关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关于小贩摊位营业时间的问题。他指出,林谋泉建议“小贩们必须超长时间工作”的说辞是“错误的”。

刘浩典教授于10月24日在个人脸书网页上发表了帖子。他提出的争议观点是:

真正的问题不是要求小贩摊位营业时间多久。而首先等问题是,“是否需要限制小贩们的最低营业时间”。对于一个管理小贩中心的社会企业来说,最为重要的是“要确保么一个摊位有固定的租金”。

林谋泉是在回应网民GARY HO在网页上揭露有关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要求小贩们签署小贩摊位租赁合同上列明的具有剥削行动条款——没有一个译者能充分解释这份错综复杂的问题的小贩摊位租赁合同。

以下是刘教授在个人脸书网页的帖子内容:

国会议员已经修改了他原来的帖子了。我觉得这一切相当的静悄悄。错误是在所谓的社会企业管理小贩中心。

首先是,为什么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要为小贩们制定营业最低时间制度?这并不是营业时间是8小时、或者是12小时的问题,而是到底合理不合理的问题。根本的问题是:为什么小贩们必须要被规定最低营业时间。社会企业管理小贩中心已经向每一个小贩鸠收固定的租赁金了。为什么他们还要管小贩租户营业时间的问题?……

刘浩典教授指出,

“假设一名小贩在每天几小时的营业中已经赚取了足够支付摊位的租赁金和其他成本开销,以及还有盈利后,为什么业主(指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仍然坚持要小贩们每天最低8小时的营业时间?这关他们啥事?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是依据斯大林似的哪一部分经济理论。”

“假设小贩们选择每天只经营几个小时的营业,可以预见的是,那是因为他们已经计算过自己的营运成本(包括了维持摊位每日延长营业时间在内)已经超过自己赚取的实际收入了。为什么‘富食阁’(Foodfare)或者任何的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自以为是的认为,它们比小贩们更了解小饭们经营的业务,而要求他们延长营业时间呢?”

小贩不应该为“维持小贩中心的活力包袱”承担任何的责任;或者任何的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假设要求小贩们更加努力的工作以“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那么,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就必须为此给予小贩们相应的补偿。

他同时指出,

把“维持小贩中心的活力”强加在小贩们的身上是不公平的。小贩们从事小贩行当的初衷就是为了“提高生活素质”,假设政府和公众人士要小贩们承担这个额外的任务,那么,就必须“予以小贩们相应的补偿”。

“(他们说),为了保持小贩中心的活力,小贩们必须维持长时间的营业时间,或者同时,这是一个既不符合经济,又违背道德的邻里管理”。

“因为许多的例子已经说明这是不符合经济的。供求之间的关系是相互的。言外之意,假设,市场需要在夜间,或者是凌晨时段有人提供熟食,那么,市场自然会有这样的需求么人不是让小贩们叫卖。活力(定义为小贩中心营业从大清早至晚上)必须是从市场取得足够的需求而实现的。这是促成小贩们认为值得营业到深夜。供应创造需求,这样的例子是极其罕见的现象。假设,供应可以创造需求,那么,经营失败的计划就属于少数了。”

他强调说,

“因为这种振奋人心的论点是建立在利用小贩们的作用基础上的。是不道德的。它的论点是把小贩们作为实现这个目标作为 组织的目的——不论是最终是实现活力、或者是获得了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颁发的非物质遗产地位、或者是,为动员小贩们为实现国家制定的目标——而不是把他们当成是最终的结局。”

环境署屡次美化地强调“保持小贩中心的活力”论调,社阵,最近国会议员林谋泉在他的个人脸书网页上也谈及这个课题。林谋泉说,

“假设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选择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即便是夜间顾客稀少的情况下,要求小贩中心的租赁户把营业时间延长到夜间”。那么,为了小贩中心的活力而延长营业时间的成本开支只能是由个体来承担了(例如小贩们)。

他提出了建议,

“简单地说,(小贩中心)活力的”最终利益是属于社会性的。但是,它所需要付出的成本确实由属于个人的。假设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的营运者确实要推动小贩中心的活力,他们真正想法是想要通过要求所有的小贩中心(熟食)摊位营业的来实现的话,那么,他们就应该支付给小贩们延长营业时间的金钱补贴,而不是制定了最低营业时间。

他同时认为,

新加坡小贩中心初建时的唯一宗旨——小贩们承担的只有一个政策目标:确保公共卫生,与目前相比,现在的小贩们在经营时面对着太多的竞争和互相胶着的政策目标的。

即便是可承担的食物价格,也不是首要被考虑的问题。当时在说服与安置街边叫卖的小贩们迁入小贩中心时,政府必须为他们提供津贴的租赁金。也就在通过津贴租赁金的前提下,小贩们才有可能提供负担得起的食物。(简单地说,负担得起是一种有意外的利益。)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小贩中心的租赁金)似乎已经成为了小贩中心的首要目标了。现在,小贩们为了承担这一切开支,不得不把通过提高食物的售价还价到食客们身上。这是一个效力地,又不公平的情况。(为什么哪些高收入者与低收入者一样,同时可以现有每盘4元的鸡饭。)帮助穷人的最明智做法就是给他们食物卷、或者是直接援助他们,而不是要求小贩们为此低的食物销售价格。”

针对环境署提出同时要达到的目标时,他说有如下“三难”:

负担得起的小贩中心食物;

具有吸引力利润的小贩行业;(这是为了吸引青年人投入小贩行业,一边让这个行业充满活力),以及,

减少政府对对小饭店津贴(例如,通过不予以低收入的小贩直接援助的津贴方式,进而废除租赁金的津贴)。

他的结论是,

“引进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是一个极其遭透的想法。这个概念是建立在误导性的想法基础上。那就是,那里商业的模式可以允许达到环境署制定的三个目标。”

依他个人观点,

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设立的架构。是要从小贩们的身上赚取利益。这体现在他们提出要求小贩们“进行长时间的营业‘。

他告诫环境署说,这是极其有限的。

他提出建议,

环境署和非盈利社会小贩管理企业(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s (SEHCs)经营者必须更加现实地看到,不要以牺牲小贩们的利益作为实现政策的目标。小贩们目前的处境已经是非常脆弱了。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