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兴经济体如何稳增长

29/10/18

作者/来源:云贺 财经国家周刊 http://finance.sina.com.cn

  要想在复杂的国际环境中保持优胜之势,新兴经济体需积极把握人口构成变化、全球贸易和商业模式变革等三大机遇。

  当前全球业界和舆论的一个普遍共识是,过去几十年一批新兴经济体迅速崛起,并成为助推全球经济增长与稳定的重要力量。

  由于“新兴经济体”一词没有确切的定义,似乎任何不属于发达国家阵营、又有一定发展潜力的经济体都可算在内。可实际上,这些经济体的发展轨迹却大相径庭。

  今年9月,麦肯锡咨询公司全球研究所的11位研究员发表了名为《优胜者:新兴经济体和企业助推者》的报告,试图通过分析全球71个新兴经济体在过去50年间的各项统计数据,找出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及影响其经济发展轨迹的关键因素。

  报告以包括中国、新加坡等18个表现最为亮眼的新兴经济体为例,阐述了推动其快速发展的政策框架和企业发展模式。报告认为,这些新兴经济体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可能会面临更为复杂的国内外环境,要想保持优胜态势,就需积极把握人口构成变化、全球贸易和商业模式变革等三大机遇。

  18个优胜者

  麦肯锡统计发现,过去15年,全球2/3的GDP增长和超过一半的消费都是由新兴经济体创造的。不过,这些新兴经济体的实际发展差距极大:一部分的确在过去几十年迅速缩小了与发达经济体间的距离,有些甚至有明显赶超之势;但另一些被冠以“新兴”名号的国家,不免有名不副实之嫌。

  鉴于此,麦肯锡报告的主要目标就是以量化指标为基础,重新梳理近几十年来全球经济体的发展态势,并做出进一步分类。

  报告以过去几十年间,除美、英、日等20个发达国家外的其他经济体之人均GDP平均年增长率为主要参考指标。研究发现,全球共有18个经济体可以被称为“新兴经济体中的优胜者”。

  其中,1965~2016年这50年间,有7个经济体的人均GDP年增长率超过了3.5%,成为名副其实的新兴领跑者。中国以高达7.3%的人均GDP增速位列第一,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泰国等也表现突出。

  另外11个经济体在过去20年间突飞猛进,凭借着人均GDP年增长率超过5%的好成绩,被麦肯锡的研究团队冠以“新近优胜者”的名号。这些经济体主要包括缅甸、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柬埔寨等。

  按照世界银行定义的国际贫困线标准——一人每天1.9美元的生活费来计算,上述18个经济体在过去20年里共带领10亿人口走出了贫困的深渊。

  此外,在城镇化等趋势的催动下,这些经济体内部还有大批人口实现了从生存消费阶层到发展消费阶层的转变,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

  两个关键因素

  上述18个表现优异的新兴经济体是如何做到的?麦肯锡的研究员们分析发现,影响其经济发展轨迹的关键因素主要有两个。

  第一个是政策导向。这些经济体为推动经济增长采取了类似的政策框架,该框架让生产力、居民收入和消费三者间形成了相互助力的良性循环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过程中,这18个新兴经济体有两个共同的政策选择。

  一是选择以较为开放的态度与国外市场接轨,敏锐发现和把握国际市场需求,从而培育本国外贸优势,完成资本原始积累,为后续一系列促发展的举措提供保障。

  1980年,这18个新兴经济体只占全球商品、服务与金融流动总额的不到7%;而到2016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19%。

  二是选择是营造良性竞争的市场环境。不同于政府亲自下场挑选和扶植特定企业,这些新兴经济体把主要精力放在满足全行业的共性需求上,包括低息贷款、优惠汇率、低税率和研发投入补贴等。

  尤其是,为激活本国创新活力,部分经济体还着力引入外资,以参股或直接投资的形式带动本国生产力水平快速提高。

  报告特别指出,中国在过去几十年间针对外资的一系列优惠政策产生了极为正面的溢出效应,不仅助力中国企业快速了解和掌握前沿技术,也为其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攀升奠定了基础。

  第二个决定新兴经济体发展走势的因素,是大型企业的表现。

  据麦肯锡估算,从2005年开始,18个新兴经济体所有大型企业的利润总额占到全球大企业利润总额的约40%。同时,在全球500强企业名录中,新兴经济体的上榜企业总数自2000年以来一直稳定在120家左右。

  这些大型企业不仅推动了GDP的增长,更重要的是,得益于在业界乃至政界有一定话语权,它们在创新、就业、教育、金融等各个方面改善了新兴经济体的原生环境。

  三大变革趋势

  如今,全球形势已与此前几十年大不相同。报告提出,受2008年金融危机等因素波及,全球制造业增速趋缓,跨境资本流动性骤减,这给新兴经济体能否在下一个50年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带来了不确定性。

  麦肯锡的报告认为,要想在复杂的国际环境中保持不败之势,新兴经济体需把握三大变革趋势,并努力化挑战为机遇。

  一是人口构成的变化趋势。在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老龄化正成为拖累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因。

  不过,如果不是从年龄而是从人口所在地来看,新兴经济体却可以借助尚未完成的城市化进程,通过加大城市人口基数、培育中产消费阶层,最终拉动本国消费。这是发达国家目前已不具备的机遇。

  二是全球贸易模式的变革。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商品与服务贸易增速放缓,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贸易保护主义回潮的现象。然而,发展中国家间的跨境贸易却更加红火了。

  当前,全球一半以上的跨境贸易额是由发展中国家贡献的;南南贸易比南北或北北贸易的增速都要快。对新兴经济体而言,如何把握这一趋势、寻找合适的贸易伙伴,将是促进未来发展的重要课题。

  三是前沿技术带来的商业模式变革。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裹挟下,人工智能、自动化等一大批前沿技术不仅有望成为新生产力,也将是解决由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不足问题的新方案。

  这批前沿技术具有研发难、应用广的特点。报告认为,虽然目前新兴经济体的核心技术积累不敌发达国家,但推广应用于商业模式的速度却十分喜人。

例如,肯尼亚的M-PESA手机银行业务在全国的渗透率达到约90%;印尼的Go-Jek共享出行服务客户也是一路攀升。这些都是未来新兴经济体拉动新消费、打开新市场的好机会。

  文/瞭望智库助理研究员 云贺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