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解读丹顿报告书第13与第14点

20/10/1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16-5-2015)

丹顿在报告书第13点把支持新加坡要有两间大学的理由,归纳为五个主要论述。

一、保持两间的大学相互竞争,能促进双方的效率和工作素质,两间大学的不同模式,可以培养出不同情形下塑造出来的毕业生。

二、如果现在就进行合井,以后如果决定把新大学分开,那将是一项花钱的荒谬的事情。

三、南大的东方文化根基,可以平衡新大的西方文化影响力。南大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社会中占了一个特别和宝贵的地位。

四、南大在华文研究、数学和电脑学等学科已经建立了优良的声誉,不应该被废弃,而是发扬光大。

五、联合校园只是一种临时措施,南大将重回裕廊校园。

丹顿在第14点否定这五个理由,认为这些说法不足以支持在任何一个或两个校园里保留两间大学的政策;依序逐一提出反驳:

一:丹顿指出:申请入学者,尤其是那些离校考试成绩比较好的,大多数都宁可选新大。联合校园的设立,主要的理由就是有关方面认识到这个事实和它的可能永久性。新大已经稳稳地处在更有利的地位,根本没有什么可激励它上进,而南大则没有能够和它争一日长短的希望。因此,这样的竞争多半是没有益处的。这样,如果要提高新加坡大学教育的一般水平,不论是一间或是两间大学,目标应该是在于国际水平上的竞争。

另外,丹顿也不同意不同模式的大学教育有益:不同模型的教育对理科、工程以及其他完全依赖自然定律的学科并没有意义。对于人文价值的灌输和发扬的文科和社会学,它当然有其意义,不过,只要谨慎从事,这个利益未必是会失掉的。

二:丹顿不把两间大学先合并后分开,的复杂行政与管理过程,看成是浪费金钱的说法,丹顿的理由是,因为这等于说既然可能离婚,就不应该结婚。

三:丹顿认为,南大是现有两间高等学府当中比较弱而且又显然不那么受欢迎的那一间,用南大来进行东方文化教育工作,但却对新大不予理会,那准会挫败报告书的原有本意。如果南大要推行东方人文教育,就应该向新大有所交代。

另外,丹顿也认为,南洋大学的期待是可以通过一间统一的大学去实现,而且甚至也许可在更大的程度上实现。因此,丹顿认为这个论点对有关的问题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四:丹顿无法否定南大在华文研究、数学和电脑学等学科已经建立了优良声誉的事实。不过,丹顿不认为这些成就,在一间大学的情况下会消失。因此,丹顿坚持这个理由不可以用来作为保留两间大学继续分开的论调。丹顿再次强调了多方面的资源汇合是有它的好处的,而且商业行政不应在地理上和组织上与应用科学和经济学分开。

五:丹顿对联合校园只是一种临时措施,南大将重回裕廊校园的教育行政安排,不愿多谈。不过,丹顿却还是忍不住要讽刺,进而指责南大当局在要挟政府;如果他日南大不能重返裕廊校园上课,政府就是背信行为。

总的来看,丹顿报告书只是李光耀使用的障眼法,以转移和模糊关闭南洋大学的历史责任。说实在的,丹顿报告书的分析与论述水平,诚如,吴德耀教授所言:轻率。对如此差劲的报告书,原本不值一提,不过,丹顿报告书作为南洋大学史料的一部分,还是有必要对其进行公正的解读和反驳。

1、丹顿把支持新加坡要有两间大学的理由,归纳为五个主要论述。这是把一件万分复杂的大学教育方案,过度的简化为5个理由,事实上,其中的 (二) 和 (五) 根本就不是什么理由,这是政府政策的结果。这些外在因素,和南洋大学是否应该,和是否值得保留的必要性,全然无关。

2、丹顿以申请入学者,尤其是那些离校考试成绩比较好的,大多数都宁可选新大为理由,否定了南洋大学的必要性。丹顿的这一个分析,不仅仅是绝对的错误,更可以看成是无知。新大和南大是在本质上有着根本性的不同。新大提供专业的课程,其中有医科,牙医,药剂科,法科,工程学,建筑学,绘测学等等,这才是新大比南大更吸引学生的单一最重要的因素。此外,新加坡政府在就业上歧视非英校的毕业生,这一种经济利益,是新大比南大更吸引学生的第二个最重要的因素。

南大是否可以为新大提供有效的学术性竞争,是取决于政府对大学的资源分配。历史上,南大优于新大的学科有目共睹,丹顿本身就记录了华文研究、数学和电脑学等学科。可见,问题完全不在于南大是否有能力和新大竞争,而是李光耀剥夺了南大和新大进行公平竞争的机会,也就是说,南大早已在政治上被李光耀击败。事实是,南洋大学,如果没有受到李光耀通过王赓武报告书的人为打压和干预,南大学生凭着苦干和实干的精神,肯定会有不凡的学术成就。

显而易见,这些都是政府政策的必然结果。丹顿对南洋大学是政府政策最大受害者的事实,茫然无知,才会有这种不伦不类的判断结果。其实,李光耀对南洋大学毕业生有着深厚的政治恐惧感,那才是南洋大学最终被关闭的主要因素。

3、丹顿把两间大学先合并后分开的过程,解读为既然可能离婚就不应该结婚,这种莫名其妙逻辑,令人费解。南大反对先合并后分开指的是财政浪费,这一个观点和结婚离婚之说,风马牛不相及。

4、南大和新大在文化思维上有东西方之别,所以说,新加坡一旦失去了南大,新加坡也就失去了东方的文化。这一种必然的结果,在逻辑思维上,与南大和新大谁强谁弱有何相干?如果说,因为新大比南大强,所以新大的文化价值就比南大的文化价值高,这是哪一门的逻辑?从文化教育的角度而言,文化教育的价值是在于文化的本身素质,这和提供教育的学术机构本身的强弱,全然无关。

从丹顿报告书的语无伦次来看,李光耀之所以选择了丹顿撰写《新加坡的大学教育初步报告书》应该就是因为丹顿的思维不清不楚,是一个肯听话,你办事我放心的人物。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