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评行动党的部长薪金问题

18/10/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17-10-2018)

火锅里的行动党部长薪金——评行动党的部长薪金问题

从马来西亚的“509”大选变天至今已经是5个多月了。

这里我们不是要谈马来西亚的变天。我们是要谈马来西亚变天后对新加坡的政治环境的冲击!

这里我们也不谈马来西亚对新加坡政治环境的冲击!

我们只是要谈马来西亚希盟政府首相与部长们的薪金对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总理与部长们的薪金的冲击。

从李光耀开始,这个课题本来就是一个无需争议的明白着是行动党为了笼络接班人的诱饵!

部长们的薪金的问题现在之所以成为风头浪尖的课题,那是因为:

新加坡的经济面对着萎缩,政府主动地调高和开征各种消费与行政收费,直接造成了屋价和物价高涨、肩同运输费的上涨、租金上涨、国内消费购买力疲弱、新元的币值上扬、网购成了主流、已经使工商业!与此同时,老百姓的薪金却有降无涨。一句话:工商业与老百姓确实已经无法在硬撑下去了!——行动党的理由:国家财政预算吃紧!

但是,另一厢,行动党政府在高囔政府财政吃紧的同时,部长们与国有企业的高管的薪金却在“吃紧”地上涨!行动党的理由是:“一将难求。为了吸引精英人才,只能依照市场价格招揽人才”!

为此,老百姓提出了一个极其现实的比较例子:

一、为什么世界各国的领导人(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外)的薪金比行动党部长们薪金来得低?

美国:40万美元
加拿大:26万美元
德国:24万2千元美元
日本:24万1千2百50美元
南非:20万6千6百美元
法国:19万8千7百美元
英国:24万2千元
俄罗斯:13万7千6百50元
意大利:12万美元
巴西:10万3千4百美元
印度:2万8千8百美元

二、为什么马来西亚希盟政府的部长都不是来自军队的将军们、或者是来自国际顶尖学府精英人才(其中1-3位可能是海归的。但是,不是负责政府的主要职位。同时薪金也与政府其他的部长一样)?

三、为什么马来西亚希盟政府可以在国家财政吃紧的情况下集体减薪?

首相:2万540令吉
副首相:1万6千351令吉
联邦部长:1万3千416令吉
联邦副部长9千762令吉
国会议员:1万6千令吉
雪兰莪州州务大臣:2万5千令吉
森美兰州务大臣:1万9千175令吉
沙捞越首席部长:3万9千令吉

四、为什么行动党的薪金必须如此“高价位”?

总理:240万新元
副总理:200万新元
部长(MR 1):192万元
部长(MR2):168万元
部长(MR3):144万元
部长(MR4):120万万元
国务资政:102万元
高级政务部长:102万元
政务部长:84万元
基层领导:72万元

我们把各国以及马来西亚领导人及部长的薪金与行动党进行了对比后,行动党的过气领导人吴作栋做了如下的“解释”!

如果部长薪酬不高,以后,首长非常非常平庸的人都可以成为部长。试想一下,这究竟对你是有好处,还是最终于我们是坏事呢?新加坡政府将越来越难以吸引人才。

曾经说服在私人公司工作的两位人选加入2015年的大选,可是遭到拒绝。理由是:他们其中一人年薪赚取1千万新币,另一个则能赚5百万新币。

他的结论是:

部长的薪金不能被削减,甚至薪水不够高!

人们不知道吴作栋是在帮李显龙?还是在害李显龙?反正他还活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为李显龙“暖席子”的日子就是了!

面对着老百姓的压力,为此,行动党终于不得不宣布:《早报网》:《 张志贤:部长薪金现阶段将不调高》!他说

尽管部长年薪的基准子2011年一拉已上涨约9%,但是政府认为仍须进一步观察,现阶段将继续冻结部长年薪。(见网址: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001-895616)

但是,老百姓并不买行动党的帐!

老百姓要行动党把制定部长们的薪金原则摊在阳光下嗮!

面对着老百姓的压力,行动党不得不在进一步的“妥协”!

张志贤说,

“制定部长们薪金的原则是公开的。

部长薪金完全透明,初级部长一般年薪在110万元左右,其中,花红由个人表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失业率等指标决定,薪金配套不包含其他隐藏收入或好处。”

行动党卯足全力向老百姓所进行的各种狡辩、硬掰的“解释“与“表白”有关部长薪金的一切努力毫无见效!

张志贤在国会回应朝野议员有关部长薪金结构的问题时重申,

部长花红是110万元年薪的一部分,而非额外收入。他也强调,工人党在交锋中同意,根据该党所主张的算法,得出的薪金会与目前部长所得“基本相同”。

张志贤也指出,

部长薪金的制定奉行三大原则,即须保持竞争力吸引有才干的国人从政、反映公共服务精神,以及没有隐藏好处的“裸薪”,这些原则是参考了工人党的建议的。(见网址: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002-895631)

行动党的欲盖弥彰的伎俩终于在2018年10月1日在国会上公开爆发了!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和贝理安在2018年10月1日在国会辩论中,强调:

工人党并非质疑部长薪金的制定原则,而是建议政府主动公开部长花红的具体数额,而不是以部长的月薪计算;这能避免错误信息在网上流传。

行动党为了让自己能够从部长薪金的泥潭摆脱出来,把工人党拖下水了!(这是行动党继续在与历史学者覃柄鑫博士辩论有关在1963年冷藏行动事件是属于“政治目的”?还是“国家安全”的课题,无法取得优势的情况下,把工人党在《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的成员必丹星摆到台面上宰割的另一章回!)

张志贤说,

制定2012年的部长薪金原则是依据工人党当年提出的建议基础上制定的!那就是由以下三个部分组成:

个人表现花红——考核时间范围:3——6个月,平均每年可获得3个月

国家表现花红——考核时间范围:3——6个月,平均每年可获得3个月

可变动部分——考核时间范围:95——1.5个月,平均每年可获得1.3个月

(注:总理没有个人表现花红,国家花红多一倍。)

张志贤说,行动党部长制定的薪金原则是参考了2012年工人党提出的建议而制定出来的。

工人党在2012年提出的建议是:

月薪:6万7千8百元

从常年薪金:88万1千4百元

一般花红:3个月

常年可变动花红:20万3千4百元

总额:108万4千5百元

张志贤要告诉老百姓的是:

工人党在2012年提出的建议与当年行动党公布的薪金白皮建议总额相差就是一个“马鼻子”——总数额:工人党是108万4千8百元;白皮书的总数额是:110万元。

行动党又再一次把工人党当成手中的钢球来捏着玩。张志贤要工人党吃死猫!——质问工人党是否同意2012年不粘薪金白皮书的建议!

工人党不得不为此展开反击要求。工人党子网上要求网民对部长薪金问题提出看法与建议。题目是:

“让我们谈谈有关部长薪金的课题。您认为,他们应该怎样计算?(let’s talk about ministerial salaries. How do you think they should be calculated?)”(见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workersparty/videos/170638547153400/)

紧接着,行动党官媒《亚洲新闻频道》专题采访了何光平。何光平在接受采访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部长薪金不应与最高收入者薪金挂钩。没有执行总裁愿意提出实际的建议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常常谈及社会的不平等、薪金标准上的偏差,不过我们都不愿意在自己的公司里采取行动。例如英国洗澡正在做的,他们使用了一番恶薪金标准,公开执行那个总裁的薪水和公司债等水平薪水之间差了多少倍。”(见网址:(见网址: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930-sg-ho-kwon-ping/4143178.html#.W8HRuhLUQEA.link))

亚洲新闻频道》资深记者巴拉蒂.贾格迪什(Mediacorp’s Channel NewsAsia, Bharati Jagdish,)采访何光平的目的是不是为了证明行动党的部长薪金并不是老百姓想象中的那么“高价位”。但是,阴差阳错,它画虎不成反类犬!(见网址:《人民呼声论坛》:《在部长薪金错误信息之后 《亚洲新闻频道》记者辞职》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10/14/)

张志贤在观看了何光平的访谈节目后在国会大发雷霆!他以强烈的语气回应了何光平在访谈中的“错误表述”。他说,

“关于部长薪金你的课题是一个极其困难讨论的问题。是一个具有情绪性的课题。这是一种误解,有时是蓄意散播的宣传。它是很容易被政治化的。即便是是渊博者和善意者,他们具有对政治感兴趣,对这个问题也会感到敏感的。

他观看了昨天播放的《亚洲新闻频道》何光平专访的视频。除此之外,他(指何光平)还建议将部级工资与中位数的新加坡人挂钩。他(指何光平)也建议,设立一个独立委员会决定实际的量子数。国会议员黄国光(Mr Louis Ng)在较早的时候接受的同样的采访时,也提出应该咨询公众人士的意见的建议。”

“……但是,即便像何光平是一个著名的社会人物和对政治非常感兴趣的人,也同样具有这样严重的错误观念。例如,他(指何光平)声称自己的薪金比部长还要低。”

“议长先生,幸运得很,《亚洲新闻频道》早进行采访前已经足的调查准备。它指出了何光平先生的薪金,包括个人利益所得和花红——我不会在此提出具体的数字,比起部长的薪金是显著地来得高的,而不是来得低。”

“议长先生,否则这样的虚假陈述将可能会被广泛地散播开来。”

部长薪金的课题发展到此,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何光平的采访视频在当天谈播出后,张志贤本来是想利用它来说明,部长薪金的课题“被来时公开、透明,以及在工人党的建议下,行动党根据发表的白皮书的原则制定”!

但是,这个时间节点上让张志贤出了洋相!——

因为张志贤在当天国会发表上述谈话后,新传媒属下的《今日报》(TO DAY)为此专访了何光平,何光平做出了澄清:

他的薪金是包括了花红和个人利益所得在内总额是250万元。(见网址: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930-sg-ho-kwon-ping/4143178.html#.W8HRuhLUQEA.link)

负责采访何光平的记者在采访录视频播出后的第五天,在报章上发表了有关采访何光平的补充说明。但是这一切已经来得太晚了。她已经“自动辞职”了!

行动党的部长们薪金课题让“老饕们”,或者用吴作栋的话说“非常非常平庸的人”在火锅里翻滚折腾得支离破碎了!但是,部长薪金的问题根本就没有活动明确的解决!或者说,老百姓根本就不不信行动党说的那一套!

吴作栋说,

支付部的长薪金太低时无法吸引“人才”?

行动党不是一直强调和善于引进外来人才的政策吗?那就到国外去招揽人才!马来西亚的人才是最佳的人选,因为他们对新加坡的国情不任何一个外国人都了解!(事实上,行动党目前的内阁部长仍然有些是来自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的部长们薪金太低了,到马来西亚挖角吧!

张志贤说,

部长薪金现阶段将不调高;部长的薪金制定部长的薪金原则是透明公开、不含隐藏收入的。

他是在说天上飞的话!他是在抓小放大!

老百姓并没有说行动党在制定部长薪金政策上有任何的隐瞒!老百姓从来也没有说行动党部长薪金有任何的隐藏收入充分!老百姓也没有要求行动党冻结部长们的薪金!老百姓要的是,行动党的部长们立即减薪!他是在扯鸡巴蛋!

李显龙说,

内阁中的部长们都是从全国各个领域和各个行业选拔出来的精英代表,一般来说都是其行业和领域的领军人物。如果弃商从政为大众服务,必然要损失其巨大的个人利益。所以,新加坡政府为了留住这些精英人才为政府所用,就必须使其得到相应的经济利益,而安心做好公共服务。这其实才是新加坡内阁部长高薪制度的真正缘由所在。

他在以书面回答了他的询问时说,

薪金给“担任政治职务者”。

李显龙是在“抓大放小”回答贝里安的问题!——

现在行动党是在管理国家?还是在管理企业?还是把达到行动党的政治目标利益,当成是国家的利益?部长内阁成员是属于政治的党员。他们是为了确保实现行动党政治目标而献身!公务员的属于国家所聘请的。他们是的职责是负责落实与实施政府制定的任何政策!

请您注意,贝里安是要求知道“部长们薪金”,但是,李显龙的回答说“政治职务者的薪金”!——那就是所有担任政治职务的人的“花红”是4.1个月!这是根据2012年提出的部长薪金结构计算的。(见网址:)

这是这个问题的核心!

什么叫:“政治职务者”?

总理、部长、国会议员(包括 反对党在内)属于:“政治职务者”吗?

总理、部长、国会议员(包括 反对党在内)的助理(总理部长的常任秘书、政治秘书、个人助理)属于:“政治职务者”吗?

总理、部长、国会议员(包括 反对党在内)都是来自所属政党的党员。他们是以政党的身份通过国家选举而获得担任总理、部长、国会议员的!他们肩负着实现自己所属的政党的最高政治纲领!在国家宪法下,通过自己被委任的政治职位实现自己所属的政党的最高政治纲领!一旦他们所属的政党失去了执政权力,他们就失去了享有国家在法律所予以的一切待遇(包括薪金等……)。

一句话,总理、部长、国会议员(包括 反对党在内)不是政治职务者,是在英语所说的POLITIICAN。中文称他们为:政治家;在贬义上称他们为: 政客,玩弄权术者。他们都是为实现自己和所属的政党的政治理想而奋斗的!

国家公务员是在执行或者落实当时执政的政府在国会通过对所有政策(包括了法律法规……)。他们在执行职务时,是必须明确自己与政府之间的从属关系!——就是自己仅仅是在落实或者履行国家通过对法律法规和政策。

一句话:他们为实现国家通过对法律法规会政策,拟定落实在具体和详细的政策。他们是受国家聘用的。他们的薪金是通过纳税人支付的。

这就是:政治家(或者遍以上称为“政客或者王弄权术者”)与国家聘用的政治职务者之间的实质性不同的地方!

部长们的薪金课题关键的问题是:

行动党的部长们为什么需要领取天价的薪金?

他们是属于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而参政的行动党党员?

还是为赚取部长天价薪金而参政公务员?

社阵前领导人、已故前政治拘留者林福寿医生于2010年2月接受《海峡时报》记者蔡浩翔(Cai Haoxiang)的采访后,发表了一篇文章:《与万卷图书为友、留一根脊骨做人》(《人民论坛》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8/18/)。

林福寿医生做了如下的回答:

“部长每个月领取1万到1万元已经足够了。社会主义阵线的领导人准备为了政治信仰先生自己的生活水平。我们把政治视为是一种感召、责任感和为国家服务的优先权,不是个人的事业……足够的年轻精英分子将会为献身这个国画而走出来……领导人的发掘不是通过邀请和向他们日出诱惑的高薪金和高尚的办公室……你是在控制人民。应该让他们自己做决定,他们会创造奇迹……政府无法鼓励年轻人参与工作,暗示因为他们自己已经疏远了人们。同时害怕‘放手’的缘故。”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