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亚洲新闻频道资深记者被迫辞职

15/10/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13-10-2018)

转载自:
http://theindependent.sg/cna-heavyweight-reporter-allegedly-forced-to-resign-ministerial-salaries-confusion/?fbclid=
IwAR3EJNRSwbqlFHlw1lQsf3STNMejZ
4YS75f3aQDqbzEPQpyEqIOdnF_BGvI

含糊不清部长薪金问题 《亚洲新闻频道》资深记者被迫辞职

新传媒《亚洲新闻频道》资深记者巴拉蒂.贾格迪什(Mediacorp’s Channel NewsAsia, Bharati Jagdish,)在最近报道有关部长薪金问题发出的信息门造成了混淆问题被迫辞职了。这起事件已经在国内引起震撼。

引爆这个问题的混淆的核心问题是:

到底部长领取的薪金是多少?花红包括在内吗?这是工人党非选区国会议员贝利安于9月10日在国会总理李显龙提出,到底过去5年,部长领取的花红总款额是多少?

总理选择以书面回答贝利安的询问。总理披露,

政治职务者(political office-holders)在2017年平均领取的4.1个月的成绩表现花红。

许多新加坡人之后指出,总理是在巧妙的回避了贝利安的问题。因为成绩表现花红只是部长每年领取薪金总款额的四个组成部分中其中的一部分。

除了每月领取的薪金和成绩表现花红外,政治职务者(political office-holders)外,他们还领取了第13个月非退休金的津贴。非退休金津贴是属于常年可变动的部分((AVC)annual variable component),是作为支付给公务员和的。具体数额是依据国家经济增长情况而定的。

社交网站的网民也注意到,贝利安询问的是花红付给部长的总理的具体数额,总理谨慎地选择使用政治职务者(political office-holders)的字眼作为回答。请注意,

政治职务者(political office-holders),也指哪些尚未成为全职部长获选的参政者(elected politicians)。

李总理的回答引发了新加坡人的强烈反响。他们要求政府公开说明部长领取薪金的具体问题。

在总理李显龙回答了贝利安的问题20天后,舆论喧哗政府缺乏透明度。新传媒《亚洲新闻频道》呈现了资深记者巴拉蒂.贾格迪什(Mediacorp’s Channel NewsAsia, Bharati Jagdish)访问悦榕控股(Banyan Tree Holdings)执行主席执行主席何光平——她的注释是“记录在案”节目。

is lower than that of ministers. The CNA report went on to state that Ho’s salary, inclusive of bonus and benefits, comes up over S$2.5 million.

根据《亚洲新闻频道》播放于2018年9月30日访问过程中,何光平说,他的薪金比部长们还要低。《亚洲新闻频道》报道说,何光平的薪金是包括了花红和个人利益所得在内总额是250万元。(见网址: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930-sg-ho-kwon-ping/4143178.html#.W8HRuhLUQEA.link)


何光平接受CNA访问

这篇报道文章似乎是在隐射,

假设何光平声称自己的薪金低于部长们领取的薪金,事实上,包括花红在,部长们领取的薪金是超过110万元,总理的薪金是220万元。

一天后,也就是2018年10月1日,《亚洲新闻频道》的访谈录播放了。贝利安在国会又在牧政府官部长们录取的录取的薪金问题。在回答贝利安的询问时, 副总理张志贤回答说,部长们的薪金是110万元,总理的薪金是220万元。这个数额是包括了花红。这是根据2012年薪金框架制定的。


根据张志贤在国会的讲话回应了《亚洲新闻频道》采访何光平的节目。他严厉地驳斥了何光平的“他的薪金比部长们还要低是一种错误”的表述,这将导致错误信息被广泛散播的。
张志贤说,

“关于部长薪金你的课题是一个极其困难讨论的问题。是一个具有情绪性的课题。这是一种误解,有时是蓄意散播的宣传。它是很容易被政治化的。即便是是渊博者和善意者的问,他们具有对政治感兴趣,对这个问题也会感到敏感的。”

很不幸的是,张志贤副总理的陈述解释措辞相当拙劣。何光平的薪金总数额250万元是包括了花红。这就是说,《亚洲新闻频道》的采访指出,何光平所赚取的收入是高于部长们的。

他说,

“他观看了昨天播放的《亚洲新闻频道》何光平专访的视频。除此之外,他(指何光平)还建议将部级工资与中位数的新加坡人挂钩。他(指何光平)也建议,设立一个独立委员会决定实际的量子数。国会议员黄国光(Mr Louis Ng)在较早的时候接受的同样的采访时,也提出应该咨询公众人士的意见的建议。”

“……但是,即便像何光平是一个著名的社会人物和对政治非常感兴趣的人,也同样具有这样严重的错误观念。例如,他(指何光平)声称自己的薪金比部长还要低。”

“议长先生,幸运得很,《亚洲新闻频道》早进行采访前已经足的调查准备。它指出了何光平先生的薪金,包括个人利益所得和花红——我不会在此提出具体的数字,比起部长的薪金是显著地来得高的,而不是来得低。”

“议长先生,否则这样的虚假陈述将可能会被广泛地散播开来。”

Screenshot_2018-10-13 张志贤:部长薪金完全透明 不含隐藏收入

见网址: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002-895631
张志贤在国会讲话后的当天,何光平向新传媒的另一家机构《今日》(TODAY)做了澄清。在接受采访过程中,记者没有指正他。记者提出的是基本薪金,而不是总收入。

五天后,也就是何光平澄清以及张志贤副总理的说明之后,《亚洲新闻频道》修改了原文中的原件。原件文章经过修改后加注澄清说明,《亚洲新闻频道》的报道,在采访期间没有突出何光平的总收入,只是在采访后添加到这篇文章里。

Screenshot_2018-10-13 CNA heavyweight reporter allegedly “forced to resign” over ministerial salaries confusion(2)

TOC:图左边:修改后的文章;图右边是原件。

社交媒体TOC在报道这起事件的标题是:《资深记者巴拉蒂.贾格迪什(Mediacorp’s Channel NewsAsia, Bharati Jagdish,)“捏造自己的文章内容而被迫辞职”》。TOC是根据一个匿名的消息来源,发布了这篇文章。(见网址: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11/cna-reporter-resigns-in-the-wake-of-misinformation-debacle-about-ministerial-salaries/?fbclid=IwAR29td–TnosvaXw1tvrl8DySay7cjXhS4ao8hcTfj02ZbufFUGrWkGSgUc)
《亚洲新闻频道》告诉TOC,资深记者巴拉蒂.贾格迪什(Mediacorp’s Channel NewsAsia, Bharati Jagdish,)是自己决定辞职的,不是被迫辞职的。她过后无法联系上。

根据LinkedIn网页资料介绍,资深记者巴拉蒂.贾格迪什(Mediacorp’s Channel NewsAsia, Bharati Jagdish,)曾经是一名担任了17年的电台记者和道新闻主播。她在2006年加入93.8频道,她于2008年开始主持了新传媒第五频道,去年加入《亚洲新闻频道数码新闻》。

网民对TOC的报道的反应意见是,显然资深记者巴拉蒂.贾格迪什(Mediacorp’s Channel NewsAsia, Bharati Jagdish,)是由于“《亚洲新闻频道》的混淆报道让副总理张志贤尴尬”情况下,失去工作的。

euko82:
错误报道造成部长混乱=被开除。导致死亡的群染C性肝炎=不需要手责备的社会。

SpinFire:
我经常收听巴拉蒂.贾格迪什的电台新闻广播。就在最近,她已经被另一位广播水准低劣的广播员所取代了。我们有因为政治因素而失去了一名人才。但是,对她来说,将会有另一个国家聘请她的。

matrix05:
好的很。她是在奉承文化与刊载虚假新闻之间。不幸的是,这样的结局是造成了副总理的尴尬。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