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西莱巴兰怼总检察署

08/10/18

作者/来源:张素兰 FUNCTION 8 人民呼声论坛 (6-10-2018)

转载自: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1068941856616121?tn=K-R

您会感到对政府的行为惊讶吗?

世界上被监禁的时间最久的政治犯、新加坡左翼政党社会主义阵线国会议员谢太宝博士,在20前前已经解除了强加在他身上的所有释放限制条件后。另一名艺术工作者西莱巴兰为了纪念这名政治犯,他从芳林公园、国家艺术画廊(前市政厅大厦,1959年行动党政府取得政权后宣布执政的地方)到最终抵达国会大厦进行综合性的艺术表演活动。

为了维护艺术创作自由的信仰,以及维护宪法赋予公民拥有表达自由和以及集会自由的权利,他在芳林公园集会外意外的地方形式来这个权利。为此,这名青年被总检察署刑事起诉。他于2018年10月3日被法院判处罚款2500元、或者坐牢2个星期替代之间选择的情况下,他选择了坐牢。这对于模仿伦敦著名海德公园而设立的芳林公园来说,是不是一件尴尬的事?

或许政府会为此事件而感到惊讶或者是震惊。或许政府就根本不理会一个人的信仰是坚不可摧的。总之,近年来少有的经历和资源都已经朝向这个方向前进了。政府怎么可能控制人民越来越频繁的集会。以及日益扩大贫穷与巨富阶级差异之间的鸿沟。他们为了控制人民而耗费大量的时间制定新法。这一切做法在过去是可行的。他们自信,在现在和未来可以继续继承这样的衣钵。

于2009年,国会实施了《公共秩序法令》是为了今后限制言论、结社以及表达自由的权利。于2016年,国会实施了《防止骚扰行政(保护)法令》是进一步限制了言论与表达的自由权利。在这期间,尚有许多限制人们自由的法律法规进行修正补充。

从2009年开始,政府就忙于提醒人民,他们所有的权利是极其微小的。在过去数年,许多社运分子被传召到警署进行问话。他们个人所有的电脑和手机甚至被警方充公。他们当中一些人甚至为了一些芝麻小事被起诉到法院,这一切情况在其他发达国家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他们这一切所作所为是无法制止我们的年轻人为了国家美好的未来继续前仆后续的进行斗争。

现在,或许是迫使政府实施更多的措施来对付站在斗争前线的公民社会运动了。《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在听证会期间对于出席听证会的数名年轻人进行的严酷审讯似的审问,已经明显的失去了制止年轻人继续进斗争的阻吓作用了。即便是拒绝了在线媒体网络《新叙事》(“New Naratif”)申请注册,也无法扑灭年轻人的斗争精神!

内部安全法令在今天已经不是什么时髦的事了。它已经失去了威吓作用了。签发警方的严厉警告信也失去作用了。或许,对于政府来说,或许只能依靠把年轻人起诉到法院,并判处他们入狱仍然能够产生恐吓作用,已经制止他们进行不断的思索。

年轻人缺乏类似于过去几代人那样熟练的组织能力,但是, 年轻人的勇气和创造性是绝对值得表扬的。在过去数天,我们看到了著名的社运火药分子范国瀚和艺术工作者西莱巴兰被起诉到法院行动党,已经再一次说明了,行动党开始使用向人民进行恐吓和制造恐怖气氛的手段已经到来了。

西莱巴兰的判决事件就是杀鸡儆猴的手法!他被判处罚款2500元,或者是以2个星期坐牢替代之。西莱巴兰准确地选择了坐牢!

西莱巴兰现在面对着旅行出国不自由的问题了。当他出国时,他必须呈报自己拥有触犯了刑事罪的记录。

行动党政府目前对待人民的政策是不是比当年英殖民主义者的情况来得更加恶劣!

在英国殖民主义统治时代,任何超过5个人或者以上人数的集会才会被判定为具有意图的非法集会。于2009年,国会决定修改这部法律。他们滥用的权利制定了许多的法令法规,其中包括了一些荒谬的法律——单独一个人也可以被确定为是非法集会与游行。亲爱主要的目的是要加强证明非法集会或者游行仍然是在被刑事起诉的重要性。因此,需要为游行示威行动的投诉提供必要的证据。在这个问题上,西莱巴兰的艺术表演行为与任何的游行示威毫无关联。事实上,指控西莱巴兰的最佳罪状是未持有表演许可证在公开场合进行表演。但是,他仍然是被判有罪。

西莱巴兰被判决的事件在是否现在对所有崭露头角的艺术家和年轻的活动家灌输恐惧的思想。

恐惧心理——这是阻碍争取自由的最大障碍!

新加坡人民一直以来就被告知是生活在恐惧的环境里。我们从来就不会进行任何未经政府批准的行为。我们经常都会这么问:

我们的行动党是否已经取得了政府签发的准证!?我们不是自然的生物!我们是人类。就是我们的外国友人也这样的同情我们处处境。在他们的国家里,是不会被鼓励接受这样的方式的。他们把知一切是为自己应有的与生俱来的权利。

在许多方面,我们是一个属于非正常的人民。我们在各个方面堵在等待着政府给予的实现许可。我们确实是如小朋友们一样,经常什么事都的事先获得父母的允许。

但是,人民必须感到恐惧吗?政府官员会感到恐惧的可能性也存在吗?政府对人民的恐惧心态是对人们的不信任?假设恐惧政府的人民共同的看法,那我们就失去了自己所应拥有的权利了。

为什么政府要制定和实施这么多的法律法规来限制我们行动、思想和自由表达的权利?

从西莱巴兰案件的判决,我们得到了那些启示?

在选择交付罚金或者是入狱坐牢之间,西莱巴兰选择了坐牢。他的选择在年轻人当中已经引发来好奇心。西莱巴兰被判觉得事件让他们思考,在过去年代那些满腔热血的青年人的历史。这些最后出现的年轻人包括了谢太宝博士。他已经在我们当中消失了一段很长的时间里。

我在自问,

假设满腔年轻人在面都着困难的时候,我们无所作为的话,我们是不是在协助政府紧缩了我们的生活空间。像西莱巴兰一样的年轻人是如此敬仰和崇拜谢太宝博士。但是,谢太宝博士至今仍然是保持缄默无语。

西莱巴兰的案件时绝对唤醒了年轻一代。他们不仅仅是看到了一个爱好和平、纯粹从事表演艺术的艺术工作者会被判处坐牢。他们更看到了我们国家历史黑暗的另一面。当西莱巴兰表演他的“32年,镜子的审讯”的表演时,他感到好奇的是,谢太宝博士是为了正义而被监禁32年。

西莱巴兰在芳林公园表演现场视频网址:
https://www.facebook.com/theonlinecitizen/videos/10155815921176383/

随着西莱巴兰的起诉案件之后,是另一个年轻人覃炳鑫博士遭受被迫害。

覃炳鑫博士是在《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召开的听证会上掀起了人民对新加坡历史的黑暗一面的关注。他指出,

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计划下不经审讯、逮捕、长期监禁政治犯是一项属于政治性的决定,而不是一项属于国家安全的决定。

这些在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中被逮捕、监禁的政治犯,当年许多是人民行动党发起人。由于他们的热情积极贡献导致的人民行动党诞生却没有被认可。即便是那个已故者也忽视了这些在“冷藏行动”被逮捕监禁者的贡献。

覃炳鑫博士掀起了这段黑暗的历史。对于行动党人来说,他们记恨在心的。他们必定要刁难和折磨覃炳鑫博士,知道不利于他们的这段黑暗历史的情况获得改变——或者是,人民受到恐吓的情况转化为斗争勇气和付诸于行动,或者是行动党领导人认为,人民对他们的恐惧是毫无根据的,以及为了新加坡的美好未来着想,必须在统治者与法律法规之间做出抉择。

今天,年轻人已经见证了暴力正在向他们这一代人进攻了。

我坚信,

这个初鳴的震惊将会转化为对他们对我们国家过去历史的好奇心。最终将唤醒他们,他们最终将会把知一切化为行动。

像我们这些受到行动党政府创伤的这一代人来说,我先新我们也一样必须醒悟过来。我们欠了向年轻一代人解释,为什么今天我们会失去了宪法上赋予我们的一切权利。

现在是我们重燃心中的热血的时候了。

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必须弥补过去所犯的错误。我们的年轻人有责任去教育你确定一代。

新加坡六十年代歌曲 苍鹰 (狱中之歌) 蔡培强配伴奏 – YouTube
见网址:《苍鹰之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haXXgYHv7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haXXgYHv7M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