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从芳林公园表演到国会大厦表演案件

05/10/18

作者/来源:Danisha Hakeem 人民呼声论坛 (4-10-2018)

转载自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03/performance-art-piece-a-work-of-art-that-is-open-to-interpretation-artist-seelan-palay-on-trial-for-performance-of-art-piece-from-hong-lim-park-to-parliament-house

西兰.巴莱从芳林公园表演到国会大厦表演案件——艺术作品是属于“一直开放形式的作品”

表演艺术工作者西莱.巴烂的案件在国家法院进行审讯。他庭上为自己进行辩护。他说,他被起诉——指控他涉及在未获得警方许可证情况下进行艺术表演是触犯了《公共秩序法令》的。

在2018年9月27日的审讯时,西莱.巴兰在庭上进行辩护说,

“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或者是只是任何人追随他从芳林公园步行到国家艺术画廊及国会大厦。

“在当天,我有发表任何的讲话,就是对着那面镜子吧 了。这是我整个表演过程知道一部分。关键在于,在整个表演过程中,我始终是保持沉默。我只是在表演结束后,基于礼貌的情况下,我回应了在场在场警方人员的查问。这是基于礼貌和情况所需吧了。”

他补充说,

“我应用这种表演形式与目的并不是进行示威,而是在于通过艺术表演表达一名艺术工作者的内心涵义。”

西莱.巴兰在表演过程中被逮捕。他告诉其中一名逮捕他的助理警监Lionel Lee,
他未能向他解释有关艾萨克·阿西莫夫的书《基金会》(Isaac Asimov’s book, “Foundation”)——这是西莱巴兰用来进行现场表演的道具之一——这是伴随着与谢太保有关的剧情文本,以在场的警方人员“诠释为铭文的图画”。

“助理警监Lionel Lee询问他有关艺术表演涵义时, 我有告诉他,这是让人各自解读的。我也采取了几个步骤确保我在表演过程中不受到任何的干扰,这其中包括了我选择在星期天进行表演。在这一天不是国会大厦开会期间。我避免站在主要公路上。我也选择避免站在属于国会范围的铺上红色地砖上。”

西莱巴兰在庭上阐述说,

“最后,我必须补充地说,我的表演活动是在当天下午四点整结束的。当我被捕时,我已经完成了自己最后的艺术表演。我离开了国会大厦了。这与我之前在国家艺术画廊进行表演时是一样的。”

总检察署助理主控官Deputy Public Prosecutor Dwayne Lum在庭上放映了安装在芳林公园的视频录像的时间记录是下午2.15分时,指控说,

“当时许多人都站在相当靠近距离观看他的表演。在这过程中,西兰巴莱的讲话观众是能够听到的。西莱巴兰说,他非常专注于自己的表演。他无法确定关注是否会听到他的台词。”

他补充说,

“同时,在场观众是否听到他在表演时的台词,这也无所谓。因为在他表演过程并不需要使用影响设备器材,”

当总检察署助理主控官Deputy Public Prosecutor Dwayne Lum问西莱巴兰的表演是否有任何的目的时,西莱巴兰补充说,

“艺术表演除了自身的表演外,它就不需要存在着任何的目的。”

西莱巴兰被询问到,他的艺术表演的真正意图是不是要展示反对政府监禁谢太保博士的行为时,西莱巴兰说

“他反对(政府)监禁谢太保博士。他的艺术表演只是在完成自己的表演吧了。对于表演的涵义关注自己各自解读。表演艺术就是表演艺术。”

“谢太保博士被监禁的空间是他的精神上、感情上和肉体同时被监禁的空间。”

西莱巴兰是在没有代表律师的情况下出席2018年9月26日的法院审讯的。他在审讯期间盘问了总检察署助理主控官Deputy Public Prosecutor Dwayne Lum。
总检察署助理主控官Deputy Public Prosecutor Dwayne Lum是其中几位现场逮捕西莱巴兰的警方人员。他回答西莱巴兰的盘问时说,自己是接到了国会保安人员的报告说。“一小群的人”已经聚集并跟随着西莱巴兰后面。从芳林公园朝向国会大厦方向前进。

当在回答西莱巴兰盘问,自己的表演是否已经造成对国家安全威胁时,他说,

“西莱巴兰的表演并没有造成对国家安全的威胁。但是造成了干扰对在国会大厦保安人员执行任务。这就睡为什么保安人员回向警方提出要求支援的原因。”

接着,西莱巴兰问他,他的表演是否威胁到新加坡的公共秩序。他回答说,

以个人“判断”,西莱巴兰的个人表演并没有造成“任何的直接威胁”。上述所提到的一小群人跟随着他的后面是足于导致这种情况发生的潜在危险性。

总检察署助理主控官Deputy Public Prosecutor Dwayne Lum说,

“我是在援引《公共秩序》法令,以他在受限制范围进行公共集会的情况下逮捕他的。这是由于他的行为已经反映了他反对政府,以及他认为政府逮捕监禁谢太保博士是错误的。”

他说,

32年,是在影射谢太保博士在不经审讯下被监禁的“表面涵义”。
大约在一年前(见网址:About a year ago,)在芳林公园进行一场主题为:“32年,镜子的审问”(32 Years: The Interrogation of a Mirror”)的艺术表演。

总检察署助理主控官Deputy Public Prosecutor Dwayne Lum在9月26日的公开声明中说,

(西莱巴兰)的镜子上写着的32年就是指谢太保于1966年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被监禁了32年.

他补充说,

“2017年 10月1日发生的这起事件是企图要纪念当年逮捕谢太保的事件.”

当局逮捕谢太保博士的的依据是指控他进行亲共活动反对政府。当局在释放谢太保博士后强加于他的所有条件在1998年才全部取消。

谢太宝释放后在住家

当年,西莱巴兰进行艺术表演时,正好是自己的年龄32岁。他发现一个深不可测的事实:一个人竟然可以生活在不经审讯的情况下被监禁了32年。这32年与他的年龄是一样的。

总检察署助理主控官Deputy Public Prosecutor Dwayne Lum于今年9月27日在审讯西莱巴兰案件在庭上说,——

“西莱巴兰通过自己的表演艺术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在2017年9月27日第一次表演时并没有收到当局的干扰。即使是那件事件发生后,西莱巴兰仍然是被允许在互联网上进行表演的。他的表演观点在互联网上继续被报道。但是,当局仍然是没有对他进行任何的干扰。”

“问题在于,他被起诉到法院是由于他已经触犯了有关的法令(指《公共秩序法令》。当时他是离开了芳林公园演讲者角落,以及在未获得准证下开始(从芳林公园)游行(到国家艺术画廊及国会大厦)。”

我已经说了,在当天,他一共是在三个不同的地点进行游行,或者是公共聚会”,其中一个地点是在芳林公园演讲者角落。

“在我递交给法院的陈情书里已经表达了,他已经获准在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进公共集会的。从争论有关西莱巴拉先生被起诉的论点上来说,他是不允许在未获得准证的情况下,公共场合进行这种表演的。他在互联网上进行播放表演视频时并不必事先获得批准的。”

西莱巴兰在芳林公园表演现场视频网址:
https://www.facebook.com/theonlinecitizen/videos/10155815921176383/
在步行离开芳林公园期间——他说必须事先取得表演准证的——在一个未经列为允许表演的场所进行表演。他说,西莱巴兰的表演艺术仿佛是在与谢太保进行对话。

我想,我必须问你两个问题,

人类自由的心灵可以受到国家认可的空间的约束吗?

自由艺术表演是否可以在一个国家限定的范围进行吗?

您是否知道上述两个问题的答案?让我告诉您吧!

在西莱巴兰离开芳林公园前往国家艺术画廊和国会大厦时。他站立在国会大厦前面30分钟后,最终在3点20分被警方人员逮捕了。在警方逮捕他离开国会大厦外的现场时,当时,他手上持有一个表演道具。

接着,西莱巴兰被总检察署起诉指控“在公共场所举行示威(见网址:public procession […] to publicise the cause of “公开化有关“谢太保博士被非法监禁”),以及触犯了《公共秩序法令S.7》条款下没有获得许可证的约定”,西莱巴兰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触犯《公共秩序法令》s16(2)(a)项下予以的处罚。

西莱巴兰被控起诉的案件将于今天结束。

(注:
1.法院在结束审讯后法官宣布西莱巴兰罪名成立。并择日宣布判决;
2.于2018年10月3日,法院判处西莱巴兰罚款2500新元,或者入狱服刑两个星期替代之。(在《公共秩序法令》下,触犯有关条款最高罚款是3000新元。)
3.西莱巴兰选择入狱两个星期。随即他被庭警从法院带走。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