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症结不在于范国瀚拒签口供书

04/10/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3-10-2018)

转载自: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02/focus-of-attention-should-not-be-on-jolovan-wham-refused-to-sign-his-statement-but-that-the-police-refused-to-give-him-a-copy-of-his-own-words/

症结不在于范国瀚拒签口供书 是警方拒绝给他副本

国际控制的主流媒体在报道有关范国瀚案件法院审讯时报章使用了显眼的标题:“社运活动分子范国瀚拒绝在签署警方录取的口供书上签名(The headlines have loudly declared that activist Jolovan Wham refused to sign his police statement in the media reports of his court hearing. )。范国瀚面对两项起诉指控他于2016年11月26日获得机会准证情况下组织集会,触犯了《公共秩序法令》。同时在警方录取了口供后,拒绝在口供书上签名。

范国瀚拒绝在警方的口供书上签名虽然是事实,但是我的看法是,

我们对有关问题的焦点不是焦聚在这个所谓“他拒绝在警方的口供书上签名”的表象上,而是实质的问题上,警方在录取了范国瀚的口供后,拒绝让范国瀚持有被录取的口供书副本。

范国瀚在法院上进行辩护时告诉法官,

他并没有拒绝警方录取的口供书上签名。问题在于,警方并没有给他一份口供书的副本。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据自己想法理所当然地拒绝在警方录取的口供书原件上签名。这是一个最具有普遍的法令常识。为什么他必须在一份针对着自己有关的案件的口供书上签名,但是,警方又不让他拥有一份口供书副本?再进一步说,范国瀚在签署一些文件后,他获得有关文件的副本,这是范国瀚在第一天审讯时告诉法官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看法。

我的问题是,假设您在没有获得口供书的副本的情况下,您会不会签名口供书?我想,您会说,不会的。

警方告诉范国瀚说,拒绝让他持有口供书的副本是基于有关的案件日腾然在进行调查中。

虽然我理解警方仍然对有关的案件调查还在进行中,与案件有关的资料必须受到保护。但是,与此同理,让被录取口供书者拥有相同内容的口供书也是同等的重要的。

这是一起特殊的案件。假设您将被起诉到法院,你/她将被指控上述所说的案件有关,或者是,可以引用上述口供书作为对付您/她的根据。在新加坡涉嫌者在警方录取口供时,是不准有律师(或者具有法律专业背景者)在场的。因此任何对发生的事件的回忆都是基于在录取口供期间的口供。

范国瀚是否拥有索取自己的口供书的权力?假设在法院进行审讯时,对方使用一些微小的字眼来对付他?请您记住,范国瀚并没有像警方索取任何其他人的口供书。他仅仅上是要求索取自己的口供书的副本。这理所当然是合情合理的要求。

假设警方确实关注案情的保密性,为了减轻案情被泄露的可能性,他们可以要求范国瀚签署一份保密承诺协议书——除了自己的律师以外,他将不会向第三者透露任何有关案情的内容?这项保密承诺协议是受制于各方的。这样一来,警方就能够确保他们在进行调查有关案件的保密性了。与此同时,范国瀚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在法院进行审讯是进行合理的自我辩护。

为什么当时警方不这么做呢?

警方坚决不让被录取口供者拥有一份自身的口供书,这只能是增加了人们对警方产生揣测——警方是否是有什么意图对付那些“麻烦”的公民。警方是否有着计划,人们将会提出这样的问题的。

为了不让人们对警方提出这样不必要揣测,或者是,具有阴谋的理论,最佳的途径就是提高透明度和公开性。不让涉嫌者拥有自己的口供书副本,可以肯定地说,绝对不是一个具有透明性的处理问题的方法。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