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工人党并没有同意行动党的标杆薪金结构

03/10/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2-10-2018)

转载自:
https://tnesingapore.wordpress.com/2018/10/02/wp-does-not-agree-with-pap-way-of-benchmarking-salaries/

新加坡最大的反对党工人党发表了最新的帖子(most recent post),发布了一段工人党秘书长必丹星以及非选区国会议员贝利安与副总理张志贤在制定部长薪金结构问题的交锋过程。

工人党说,行动党只是旁侧听到。

在6年前,也就是2012年国会辩论有关这个课题时行动党只是给予我们一些有关部长薪金制度的一些清晰的信息。

它进一步的责问揭露了一些惊人的事实。

您是否知道,根据2012年的白皮书报告,即便是部长的正常花红也被设定为7个月。从2013年到2017 年,部长的准确花红总计为9.7个月?

其后他们澄清这是2012年部长薪金的水平。

在2012年,鉴于当时所能够获取的信息,当时,工人党在部长薪金的立场是,部长的薪金制度是建立在公务员高层执行人员的薪金制度度基础上,而不是与商业机构1000名顶尖高管的薪金挂钩。

让我们回头看看在2012年必丹星在部长薪金课题上的讲话(见网址:back in 2012)。它揭示了PAP基于1000名商业机构的顶尖高管薪金结构的概念是具有鲜明的差异的。工人党是立场上相对于人们情绪性的考虑方式的:

“在保持与1000名商业机构顶尖高管的薪金挂钩,以及行政服务机构,委员会已经失去机会基本机会向人民解释这个具有情绪政治薪金课题。”

他补充说,在这个课题上,工人党的期望是:

“我们寻求说服新加坡人民,政治薪金必须是依据工人党提出的逻辑——公共服务是想新加坡人民开放。作为一名同胞的特权是要吸引他们成为一名国会议员。首先,在成为一名部长之前,你是一名国会议员。公共服务在新加坡是为全新加坡人民的。要成为一名部长的机会,不应该限制于或者是来自银色汤匙的少数人。”

必丹星在国会里也向张志贤提出挑战,把部长的薪金晒在阳光下。

“假设,你可以把薪金阳光下,那么,对于这个课题所产生的不确实信息将会减少。”

为此,张志贤副总理在进行对自己的“谎言”进行发挥时,指责必丹星“稍微的诚实”。工人党在“其网站上澄清自己的立场”。”工人党政府将付给自己的部长与行动党部长相同的薪金。”他更是反驳说,,部长薪金问题是一个“情绪化的问题”,是一个“容易被政治化的课题”。

在这段时间里,张志贤副总理以及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正在散播虚假信息说,工人党“同意”行动党的部长薪金制度,以及,工人党提出的“部长薪金数额”与行动党是相同地。她们没有报道,允许可变更花红奖金之间的差额——花红奖金的数额,以及事实上,工人感到失望的是,行动党并没有把他们的部长领取的天价数额的薪金公诸于让新加坡人民知道。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