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的两道海峡两岸难题

27/01/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2009年1月21日马英九接受台视晚间专访时,谈及李光耀对他的批评,说马英九两岸政策太快亮底牌,甚至把好牌都出光。马英九对此回应说,不知道李光耀批评的依据是什么。

2009年1月23日中评社的报导认为李光耀这样批评马英九,真是一樁怪事!两岸关系稳定对新加坡有利。李光耀更急迫需要两岸趕快出牌,出好牌才是。所以,如果李光耀真的这样糊涂,就很令人费解了。不知道事情真相如何?

当事者马英九不知究竟何亊,港台传媒也不知道事情真相为何。诚然,李光耀既然认为台独运动不可能成功,也认同中台两岸互动有利消除台海两岸的紧张关系,理应乐于见到两岸和平尽快到来。那么李光耀所言何事?李光耀之所以令人百思不解是因为其评论並非从台湾或者中国角度而是从自己个人利益为出发点。

基本上,李光耀认同和平解决中台两岸问题是大势所趋,近期中美国势的改变进一步肯定这一个近乎必然的结局。事实上,2008年12月15日的两岸三通也在政治意义的层面上结束了,从1949年起近60年的‘经济内战’状态。

从李光耀的个人利益角度来看,这个和平过程不宜过快。

李光耀在2008年5月6日对候任总统马英九的建议是:“搁置(统独争议)四年,别提这件事“,只要能搁置争议,即使是四年,台湾也可以“成就重大的变化“。中国大陆正努力追求经济成长,台湾也该把注意力转回到经济。

同样的,李光耀对中国的进言是:如果能在未来20年到40年保持成长,就能解决内部问题,外部问题就较容易处理;如果成长速度不足创造足够就业机会,中国国内立刻会有麻烦,国际上的问题也会复杂化。

显然的,李光耀所乐意见到的是中台以经济为先,统独争议为次。从表面来看,这些谈论合乎情理。从另一方面来看,李光耀是不愿意大中华区早日落实,因为这种地缘政治对自已不利。因此,李光耀言论可以看成是试图影响两岸和平的进展速度。换言之,李光耀是要争取至少多4年的时间去改变新加坡政策。

要解读这个论说,有必要细说从头並回顾一些历史,因为历史发展有其轨迹和因果关系。

李光耀不相信世界上有免费的午餐。那么李光耀涉足中台两岸问题所为何事?

李光耀于1990年让出总理职位之后转而投身新加坡境外事务,为自已的政治生涯开辟一个新天地。

李光耀处理1993年4月27日在新加坡举行的“汪辜会谈“是图谋些什么利益?新加坡党政不分,新加坡的好处就是李光耀的好处,反之亦然;虽然未必就是等值对换。

汪辜会谈是国际大事,李光耀催促会谈有利提升自己的亚洲政治领袖形象与国际地位。诺贝尔和平奖是颁发给调解国际纠纷有功人士,李光耀的美国知交前国务卿吉星格就是1973年的得主。这未必不是李光耀之所以热衷于介入中台纠纷的动机之一。相信熟悉李光耀历史的学者应该不会否认这一种可能性。

此外,对李光耀而言脚踏两船的好处多多。一来,可维系新加坡和台湾的原有外交军事关系如星光计划和两军联合演习。二来,可提升李光耀和台湾政坛大佬的人际关系,如马英九和谢长廷在2008年总统大选时就分别前来拜会李光耀。这种地缘政治活动即增强李光耀在华人世界的政治家形象,更满足他做为知名国际政治人物受人祟拜的欲望。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何李光耀认为有必要不断的以诽谤罪起诉国际传媒和新加坡的异议分子。

李光耀原本是西方资本世界的亚洲反共急先锋,为何如今乐意为中国大陆说项?首先,李光耀凭借自已身为西方代理人的经验,进一步担任中国与西方资本世界之间的中介角色。一来,可以巩固自己的国际声望和地位,二来,增强李光耀和中国领导层的人际关系有利新加坡开发中国市场。其次,东亚经济在在20世纪中期开始快速转型,所以新加坡做为西方在亚洲代理人的角色也必须顺应时局快速转型。按李光耀的用语:我们必须维持和西方世界的关联性以便为他们提供应时应节的服务。

1994年的苏卅工业园区计划就是为西方资本世界的环球经济分工制度设立在中国的分工经济。这里有几个基本经济与政治因素:首先,新加坡必须延伸其作为西方代理人的传统角色以顺应国际市场的改变;在这一架构下顺理成章把西方资本世界带入中国。其二,中国在若干年后必定主宰亚洲太平洋区的命运,李光耀有必要看风使舵。这就是重复当年李光耀由仇美到亲美的历史过程。事缘1967年英国宣布撤离新加坡,次年李光耀访美,从此之后新加坡就成为美国的重要亚洲伙伴。其三,李光耀在东盟似乎没有立足之点,印尼苏哈多失势之后,李光耀在东南亚政坛上就更为孤立。新加坡做为一个弹丸之地早己不能满足李光耀的领袖欲,而在东盟又无立锥之地,唯有放眼中台纠纷事故图个重要历史地位的契机。

由此可见,李光耀做为一个‘外人’却热心中国人自家的问题,无非是在创造个人的国际政治空间。当然,李光耀个人声望亦是有助于维持新加坡的传统经济中介角色和开发新加坡的第二翅膀经济。

2009年1月25日中国网的亦菲就从李光耀的新加坡利益分析:‘这回,李光耀为何与传统习惯相挬…离开新加坡利益的新加坡政治家是不存在的。因此,分析李光耀对两岸关系的言论不可能不与新加坡的利益相关联…两岸紧密擕手,那么,新加坡利用两岸关系的空间也就大大缩减。在这种情况下,李光耀批评台湾两岸政策走得太快就不难理解了’。

诚然,李光耀不只面对国际空间缩减从而影响国际地位的困扰,却更在意自己一手塑造的新加坡模式将会有何种下场,因为这将决定李光耀的新加坡历史定位。李光耀的好友之中,印尼苏哈多和泰国达信不就是在一夜之间,一子错全盘皆落索。

在国际金融大风暴下新加坡经验是一个贬值模式的情势愈为明显。佘长年在2009年1月24日的一篇分析《芽茏:世界娼寮》(Geylang: A Global Brothel) 不就是在感叹新加坡由赌场,人体器官买卖,动用国库储备金,到允许娼寮野火燎原的每况愈下? 新加坡模式不仅仅是在贬值更是走向堕落社会的方向。这也或许解释了对新加坡模式了如指掌的李光耀为何会在2005年时发表儒家价值观过时论。

当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时李光耀在电视前呜咽。李光耀从1965年新加坡独立至今的44年始终无法改善和马来西亚的关系,是李光耀众多败笔之中的一项。

李光耀在争取加入马来西亚时以独立新加坡是一则笑话来强调加入马来西亚的必要性。然而,在新马纷争时新加坡却选择独立而不是接受撤换总理人选的妥协留在马来西亚。巫统领袖也在新加坡将会爬着回来的期待下果断让新加坡独立。这一个历史包袱始终困扰新马两国的关系。新加坡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重返马来西亚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政治困扰,更是李光耀的政治恶梦。很明显的,李光耀的一生政治成败就看看新加坡是否会爬着回去马来西亚。这就是李光耀自已后园的新柔海峡两岸问题。

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在上一个世纪的新加坡经济困境时,时任总理的吴作栋不就是吓唬新加坡人要支持人民行动党政策不然就会回到马来西亚。时任首相的马哈蒂强烈回应对一个破产的新加坡没有兴趣,更谴责新加坡的要胁言论具有贬义对马来西亚是一种羞辱。

2007年10月31日新民周刊的《李光耀心结》报导李光耀向美国专栏作家重提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条件: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另外也提及在1996年李光耀曾私下向马哈蒂表达合并之意但被婉拒。

李显龙在2002年的重塑新加坡运动似乎还未看到改弦易辙后的好景观。新加坡如今面对国际政治大洗牌重建世界新秩序的当儿显得手足无措;回返马来西亚是李光耀的一个选择。在这一层面上,李光耀不满马英九过早亮牌无非就是要争取时间,在自己的国际政治空间消失之前,有更好的政治筹码盘算如何在牛年吃回头草。

由此可见,李光耀确实是有两道海峡两岸问题,而看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两道难题却是内有乾坤。解铃还需系铃人。2010年国共合作应该会有划时代新突破,所以有先见之明的李光耀是在着急对马英九喊话叫停。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新马政经_gpsg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