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南大复名 名副其实而非徒有其名

30/09/18

作者/来源:朱崇科
http://forum.blogkaki.net/archiver/tid-5108.html?page=2

(按,作者是新國大中文所博士班的中國留學生,不知畢業了嗎。)
 
南大复名 名副其实而非徒有其名 
 
徐冠林校长宣布要等南洋理工大学的文科发展有相当影响力之后才考虑复名,很多关心南大的人为此抱憾不已。作为关心此事的局外人,我的体验和感觉略有不同。于我而言,复名的关键是,从南洋理工大学到南大的复名是在什么意义和层面上进行?换言之,复名的合法性和裨益又如何体现?更进一步来说,复名是复什么名?
 
南大的精神凝聚与文化传承,众所周知,南大其实已被赋予了远远超越其历史的丰富内涵。对今天仍不断缅怀的人而言,它至少有两点特质值得体味:1.民间性/全民性。当我们想起南大时,首先浮现的是先辈们为创设和发展而不遗余力的奉献精神,惟必须明了的是,为什么今天有许多华人如此关心南大(包括中国人)?因为南大是大家的,由大家集体努力建成。这份为了美好未来而全民投入的激情与理想,是所有曾经参与的人永远不能忘记的图像。
 
故此,其被迫关闭(或合并)有着令人难以遣怀的悲愤,因为被扼杀的不仅是南大,还有原本欣欣向荣的希望和诸多心血。许多人在提及南大时总会抱怨一些顽固分子不能往前看,顺应历史潮流,实际上,他们根本不了解这份创伤的痛心彻骨。在我看来,复名南大首先应考虑抚慰这些伤痕累累的心灵,往前看和此其实是环环相扣的。
 
2.文化堡垒。很多时候,我们忘记了南大其实是综合性大学,也有其他比较实用或者基础的理工科目,甚至教学语言有时也是英文操作的。在大家眼里,南大往往被人为的简化成捍卫中华文化、传承民族记忆的坚固堡垒和一所文科大学。为此,语言的重要性显而易见:华文被强调到一个令人仰望的高度就不足为怪了。
 
在新加坡,语言往往被视作交流的工具或是乘搭经济顺风车的凭借。实际上,这种急功近利的看法非常可怕,尤其当我们考虑到语言和文化、权力等的复杂关系时。在今天,英语作为工作语言的新加坡现实中,居然有人力图用英文教人如何传承中华文化。问题是:如此真能借此传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吗?吊诡的是,即使在本地很多人莫名仰望的西方汉学,精通华文还是必备的条件。进一步来说,连中华文化研究都要仰望西方人,他们是否考虑到西方汉学本身的封闭性和自足性?
 
南洋商報.人文 2004/08/01 12:24:37
http://nanyang.com/index.php?ch=29&pg=723&ac=393274
 
 
南大复名 名副其实而非徒有其名(下)
 
南大在1980年的寿终正寝,给许多南大人打下悲伤的烙印;南洋理工大学在原来校址上的继起,其实和南大并无真正精神上的实质关联。所以,我们可能会问的是:复名,为谁复名?怎样复名?
 
表面来看,复名有许多好处,最理想的莫过于双赢战略:旧南大人从中找到了精神归宿,新南大人也为此获得了更加丰富的物质/精神资源(南大校友的鼎力支持、民间关怀和南大精神)和命名资源(校史可以骤然延伸到1955年)。
 
不过,实际上,这只是一种理想化操作(好比物理学上的没有摩擦假设)。南洋理工大学作为一所偏重理工科的大学,即使将来变成综合性大学,也和南大有着不可弥合的差异——教学语言首先是不可能走回头路。实际上,复名的精神贯注操作效果和水准也就因此大打折扣,不管徐冠林校长多么有诚意,他或许明白,用英文传播的中华文化和地道华文的浸染相差迥异,尤其是,如果学习者又不愿改变华文低等的错觉的话。
 
我很难想象在朗诵英文版的岳飞的《满江红》的时候,读者能否体验到文字的优美以及作者悲怆的豪情满怀;我也很难想象他们在阅读谭嗣同的“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字句的时候,又是怎么样的体会——悲壮无奈?更难想象他们如何体验这两种感情中的细微不同和共同志向。曾经拜读翻译大家杨宪益先生翻译的鲁迅的小说,杨先生的功力和文笔的确非凡,不过,我总觉得隔了层什么,读不出鲁迅的味道。
 
回到新加坡的现实,我曾和本地一所初院的喜爱华文的学生聊天,他们学习华文的目的,除了希望阅读更多更好的精品或写作抒发自我,不过,同样听到沉重的表白——“为了生存”。可以想象,我们如果不能改变思维,意识不到操作中的迷思和问题,我很怀疑这种精神如何灌输,如何实现新旧南大的精神衔接?今天,新加坡的现代华文水平已是如此不堪,怎样指望他们能承接南大精神——传承文化(需要更加高深的华文和古文积淀)。
 
从此意义上讲,徐冠林校长的想法也不无道理,至少等到南洋理工大学的文科达到闻名遐迩的水准后,我们和理想中的南大精神及其背后的终极追求才有着对话和续接的可能和更丰厚资本,否则,复名南大只是引起更多未曾平复心灵创伤的南大校友们的反对,也会让南洋理工的校友为突然失去了母校校名或归属感而愕然,甚至也让外人觉得这种复名不过是名不副实。
 
2004/08/08 17:25:56
http://nanyang.com/index.php?ch=29&pg=723&ac=395445
ckj 發表於 2004-8-20 16:08:03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