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SDP对国会特委会报告提出严肃问题

25/09/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24-9-2018)
http://yoursdp.org/news/sdp_raises_serious_questions_about_select_
committee_recommendations/2018-09-22-6259

新加坡民主党对国会特选委员会报告建议书提出严肃的问题

编者按语:

本文章中文翻译内容如与英文原文有所出入或者不符合之处,均以英文原文作为最终解释权。

《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发表的报告建议书有关处理虚假信息是令人感到烦恼的。他们要求不同的社交媒体采纳与“主流媒体”的新闻专业标准(这并不是意味着依照新加坡报业控股集团与传媒集团标准),以确保“公平性、准确性和综合性的报道”。例如,不可以认真看待我们近期的历史。

新加坡报业控股集团与传媒集团——这两家公司是属于新加坡政府所控制的。它们长期以来就拒绝对虚假新闻进行确认。

以下的三个例子可以说明这一点。

一、新加坡报业控股集团与传媒集团在报道有关1987年《光谱行动》的逮捕行动事件时,把逮捕事件形容为是“马克思主义者阴谋推翻政府”,甚至播放了被捕者的所谓“自白书声明”。这是只有没有自尊的媒体和传播机构才会做出这样不需进行确认的卑鄙报道。

这就是所谓的维持“专业性新闻报道标准。”

《光谱行动》被捕者质疑政府当年采取的逮捕行动的正当性(即便是行动党政府的内阁部长特同样地质疑这样的全国逮捕行动)。现在他们站出来公开挑战政府对这起大逮捕事件的真实性。我们国家的出版业和媒体传播业对这起逮捕事件至今仍然有意识地抱团在一起保持缄默。

我们再举另一个例子。

于2106年武吉巴督补选期间,《联合早报》蓄意编造节录徐顺全博士的访谈录。李显龙总理接着就利用这个虚假的访谈进行攻击徐顺全博士。

当时新加坡民主党向《联合早报》编辑部发出挑战,要求重播有关徐顺全博士接受访谈的片段。但是,报章在这段期间仍然是保持缄默。它们只是在民主党提出了这是扭曲我们的原意后,才在自己设立的在线网站上进行纠正。但是,有关蓄意捏造徐顺全博士访谈的这个片段仍然是在报章上流传着。

过去数十年以来,主流媒体都在报道行动党部长们有关政府组屋屋价绝对不会下跌的虚假宣传。我们都知道这是不确实的,政府组屋屋价的下跌是严重影响着全体新加坡人民的。

《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要如何处理主流媒体发布的这些众所周知的虚假文件资料?当(行动党政府)大肆把新加坡报业控股集团和传媒集团树立为新闻媒体组织的“标兵”典范时,新加坡人民要问的是,

《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有任何计划处理那些从新加坡报业控股集团和传媒集团发出的虚假新闻信息?

新闻传播业的专业行为准则不应该是由行动党制定的。

无需忌讳地说,行动党为了自身广泛的利益,必须确保所有的主流媒体的报道有利于自身的利益的。

人们一点也不惊讶,

新加坡报业控股集团的主席就是行动党前部长李文献医生。英文、马来文和淡米尔问的主编华仁.费南德斯先生( Mr Warren Fernandez)几乎就被推选行动党的候选人。

(政府)要确立一个新闻工作者的行为准则,那么,他们就必须按照国际组织所阐述的标准,例如,《联合国科教文组织》(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或者是,《记者无国界组织》(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 (RSF;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所制定的准则。

顺便一提的是,新加坡的新闻媒体在《记者无国界》2018年度180个国家排名榜上被列在第151位。它仅夹在埃塞俄比亚和斯威士兰(均属于非洲国家)之间。

或许,《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在报告建议书里要提出最重要的建议是,废除《新闻与印刷出版法令》(the Newspaper and Printing Presses Act (NPPA))。它允许新加坡的新闻出版业多元化经营与运作。这将在没有行动党的垄断出版与传播媒体情况下,允许进行严厉的新闻审查和控制虚假信息的散播。

与此同时,

假设《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认为不考虑采纳覃炳鑫博士所递交的建议书,他们完全有权利这么决定。他们不必通过主流媒体在头版头条标出敏感标题形容他是一名骗子。吹毛求疵地特别质疑覃炳鑫博士在牛津大学所担任的学术任命职称。

甭管这样,人们都知道,

覃炳鑫博士最杰出的专业地位就是他是一名著名的罗德学者和的,国际学者。吹毛求疵地追究覃炳鑫博士的学术任命职称是幼稚的!对于《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来说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也建议,要设立一个全国范围的“公共教育倡议框架”,将包括了列入学校的课程里。
建议要在学校的课程里列入的内容必须包括各个方面的社会政治观点。而不仅是行动党一党的观点。目前在学生当中进行的宣传类似的学校课程内容必须停止。

总的来说,必须允许反对党和社会公民组织有渠道可以进入学校与学生接触。联合国人权宣言的原则与教义也必须列入我们学校的课程里。

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没有提出来处理的就是,即使用最好的法律来打击假新闻,这是不是新加坡人必须警惕法律的实施。

一个最佳的例子。

在选举投票日前夕的“冷静日”法律上严格禁止举行任何竞选活动的。

当行动党的候选人被人逮着触犯了有关条例时,(如行动党的候选人陈佩玲女士和维文医生),他们并没有面对被逮捕或者向他们发出警告的措施。

但是,在“冷静日”当天,张素兰小姐脸书网站上以个人的身份发表评论时,警方人员直接到她的家里进行搜查,并充公了她的个人电脑等物件。这些被充公的个人物件才在稍后时间归还给她。但是物件已经损毁了。

新加坡迫切需要一个开放包容的社会。在没有废除严厉控制出版言论等相关的法律情况下,制定和实施“打击虚假新闻”的法律,将会让这个国家陷入危险的处境。

世界已经步入现代化世纪时代及不断变化过程中了。这是最为关键的特别问题。它将要求一个革新和具有创造性的人民去驾驭的。通过压制性和严格审核制度是无法实现这样优良素质的社会制度的。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