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覃柄鑫历史观唯一受害者是PAP

24/09/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22-9-2018)

转载自: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21/the-only-party-that-could-be-hurt-by-thums-views-is-the-pap/

覃柄鑫博士的历史观点唯一受害者是人民行动党

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的建议书里涉及到对待一个人没有拥有任何政治权利的严重指责。(见网址:would come down so heavily and personally on an individual with no political power.)

在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的建议书里特别提到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覃炳鑫博士在他递交给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的陈情书里阐述了有关虚假信息在新加坡的问题。覃炳鑫博士注意到,这种情况在新加坡是已经屡见不鲜了。在新加坡,政府是虚假信息的始作俑者。例如,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大逮捕。当年被捕者都是人民行动党的反对者。他们被冠以“涉嫌涉及共产党活动”罪名下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逮捕监禁。根据覃炳鑫博士在英国大英档案馆所搜集到的档案资料显示,它与人民行动党宣称赢得1963年的大选胜利的说辞,是与有关的档案资料互相矛盾的。档案资料显示人民行动党在当年能够取得大选胜利,是因为他们通过逮捕了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简称“社阵”)的主要领导人而取得的。

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在建议书里说,“根据他(覃炳鑫博士)在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的陈情,委员会不认为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供证者”。相信大家不会忘记,在律政部长善木根与覃炳鑫博士就其有关研究新加坡历史的文件进行了长达6小时的审讯。

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的10位成员大多数都是掌权者,或者是,在政府机构里拥有职权的人。因此,他们似乎非常恃强欺弱,所以他们对覃炳鑫博士进行了猛烈与强势的攻击。

在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选委员会对覃炳鑫博士的 评估,是自以为可以对覃炳鑫博士的个人信誉以及他在牛津大学所扮演的角色是一种极其微小的过程。覃炳鑫博士可能松散地使用“研究员”这个职称。但是,这与他所搜集的信息师傅有关联?杜宇那些不是属于学者的大部分公众人士来说,我们根本就不理会、或者理解“访问学者”与“研究员”的职称的差别在哪儿?

在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委员会》进行听证会期间,是否有任何成员就此联系牛津大学确认覃炳鑫博士的职称?作为一名新加坡公民,我是否要同意使用公款和公共资源追查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这就如是为了击垮一个人,不惜“打破沙锅”——寻根究底一样。

覃炳鑫博士在新加坡历史问题的研究与论述,并不可能、或者不会因为他的职称是“访问学者”,而不是“研究员”,而导致错误的论述。

我了解,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委员会的成员》在如何描述历史问题上是有着不同的意见的。但是,我不相信,他们可以垄断如何描述历史问题。委员会要使用哪一种标准让覃炳鑫博士证明自己的观点。

历史可能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的。但是,要如何描述历史,那就基于个人对历史的诠释了。简单地说,

双方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看法去诠释有关同一个历史的事实。但是,这并等于说,一方的看法是完全错误的、或者是,另一方是完全正确的。它只能够说,我们对历史的事实由着不同的诠释吧了。为什么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委员会》似乎对历史的诠释划分成绝对是“对”或者绝对是“不对”呢?难道其中就没有任何的灰色地带?

所有参与有关诠释历史的各方有权提出自身的论点。只要挑起导致任何的暴力行为,人民有权自己要听信、或者接受那一方的论述观点。

行动党政府和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委员会》完全可以挑战覃炳鑫博士的历史观点,同时提出自身观点。同样地,覃炳鑫博士仍然也许坚持自己的历史观点,行动党政府企图要通过玷污他作为历史学家的资历,来达到抹黑覃炳鑫博士的观点是似乎微不足道而不必要。

这就引申出一个问题:

对覃炳鑫博士的信誉进行诋毁的目的是什么?这是不是要保护人民行动党?

就我而言,覃炳鑫博士的历史论述只有一个受害者!——那就是人民行动党!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