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操控南大校政历史纪实

22/09/1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24-7-2015)

1962年7月14日,从南洋大学的独立自主层面而言,是大学历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天。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是在李光耀还未来得及干涉南大校政之前,南大创办人能够按创校的意愿,成立了一个大学最高权力机关。

是日,依照1959南洋大学法,大学当局组成了南洋大学第一届理事会。首届理事会成员由新马各州代表20人,新加坡政府代表3人,南大教务议会代表2人,及毕业生同学会代表2人组成,陈六使出任理事会主席。

此前,殖民政府立法《1959南洋大学法令》取代原有的以公司法令框架设定的南大章程,以便对南大的内部组织和行政权力,进行具有针对性的规范。法令实施后,南洋大学必须在官方划定的法制框框之内,进行组织和运作。

殖民官员制定的法令已经相当严格的对南大给予管制,但是,另有看法的李光耀对此并不满意,于是通过魏雅聆报告书,提出了对南大法令的重大修正。

魏雅聆报告书提出18项建议,有关办学的是:解散执行委员会及行政委员会,南大现在的最高权力中心。设立临时理事会,以接收治理南大的决策与行政权力。改变现有的理事会组织成员架构。增加设立联合工作团,由南大、马大及两地政府代表组成,以便策划两间大学的将来关系。

李光耀所要的不仅仅是管制南大的运作,而是要全面操纵与控制南大的办学。两者的不同之处是,殖民官员允许南大在官方划定的框架下办学,而李光耀却是要南大按自己的意愿办学。换言之,李光耀要成为唯一的,垄断操控南大的政治权力。

李光耀要修正南大法令的目的是多重的,要加强政府控制南洋大学理事会的权力,要通过第三方的马来亚政府,来模糊政府侵犯华人教育权力的政治责任,而要让马来亚大学参与是为了加速南洋大学的英化教育进程。

1960年2月23日,在政府接受魏雅聆报告书的情势下,教育部和南大创办人展开讨论,协商如何进行按报告书改组南大,但是,会谈没有结果。

1960年5月4日,大学与政府成立一个特别联络委员会,继续商议如何共同设立临时理事会。一直到了1962年中旬,双方经过两次会谈,都无法就临时理事会人数成员,议席分配与人选决定,达成共识。之后,第三次会议因为时局突变而无法如期进行。

此段时间之内,李光耀更忙于解决自身的政治生存困境,无暇顾及南大的改组。然而,有鉴于大学不能长期没有一个固定的决策管理层,陈六使等领导人于是在1962年7月14日,依照1959南洋大学法令的权力,组织了南大的第一届理事会。从理事会有着3位政府代表参与的情况来看,这是一个得到政府认可的合法大学理事会。

1963年2月2日,李光耀执行冷藏行动,从根本上瓦解了政治上的反对势力。是日,李光耀也派遣政治部特务,入侵南大校园逮捕20多名学生领袖,同时,吊销了学生组织的学术出版准证。

1963年9月16日,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李光耀在英国人和马来政治势力的支持下,加速打击华人政治,尤其是培育华人知识分子的南洋大学。

1963年9月21日,新加坡举行大选,陈六使呼吁华人社会,投票支持参选的南大毕业生。人民行动党获得胜利。

1963年9月22日,李光耀遞夺陈六使的新加坡公民权。

1963年9月23日,教育部长接见南洋大学理事会理事,表示李光耀亟望从速解决南大问题。

1963年9月25日,陈六使辞去南大理事会主席的职位。

1963年9月26日,26日晚间至隔天27日的凌晨,李光耀再度派遣为数众多的镇暴警察入侵南大校园,逮捕5名学生会领袖,同时,政治部特务也在校外,逮捕已经毕业离校的7名前学生会领袖。

1963年10月5日,政府与南大理事会代表恢复会谈,此时,李光耀在政治上占尽上风,所以不再坚持最初的意见,同意接受新加坡政府的理事会代表为3人,不过,另外再加设马来西亚政府代表3人。双方初步达致协议。

1963年12月9日,李光耀在议会上指出,要阻止南洋大学变成延安大学。与此同时,李光耀要打击南大学生组织的稠密计划,已经在紧锣密鼓中,要逐步执行。

1964年6月5日,政府与南大理事会签订协议,主要内容包括,双方同意依南洋大学法及《魏雅聆报告书》改组南大,政府将给予南大与新大同样的资助,南大可继续用华语作为教学媒介语,南大将永远是一间华文大学。

理事会由28名理事组成,成员有,新马政府代表6人,新马各州赞助人代表12人,校长与大学教学会员代表3人,毕业生代表2人,校外代表5人。

1964年6月27日凌晨,3000名镇暴警察侵入校园,强行破门进入学生楼内的各个学生会所,搜索并带走文件档案和书籍资料,逮捕 51名学生,大多是学生会及其他学生团体的领导人。南洋大学学生会被封禁。逮捕事件引起另一轮的学潮。随后的一段期间内,有101名学生被开除,75名教职员被解雇。

1964年7月4日,南大在马来西亚的各州委员会代表大会召开特别会议,通过接受南大与新加坡政府达成的协议。

1964年7月8日,第1届常务理事会举行临时会议,接受庄竹林辞职,组织临时校内行政委员会接手校政。李光耀委派的人选,从此统筹和控制南洋大学理事会。

1964年7月20日,第2届理事会成立,召开第1次会议,接受理事会主席陈六使辞职,并推选高德根担任理事会主席。卢曜和陈祝强,两位李光耀的亲信,以政府代表身份进入大学理事会。卢曜同时获选为常务理事会的常务理事,是为李光耀向理事会传达政府指令的关键人物。

1964年8月间,李光耀在打击南大学生会的同时,也在培育南大学生联谊会,试图建立一个亲政府的学生组织。

1964年10月19日,由庄日昆,杨子国,何家良,等人民行动党党员为首的南大毕业生,组成南洋大学毕业生协会,取代原有的南大毕业同学会。协会除了支持李光耀对南洋大学的改组,也扮演李光耀和南大毕业生之间的代理人角色。

1965年1月20日,临时校内行政委员会,委派王赓武领导组成课程审查委员会,按李光耀的意旨,改组南洋大学的整个教学体制。

1965年5月14日,王赓武完成课程审查委员会报告书。

1965年9月11日,李光耀发布王赓武报告书。

王赓武建议把南大旗舰系,中文系降格为汉语系,停办现代语言文学系,教育学系,化学工程学系,废除4年旧制,施行3年新制。报告书的不良意图,严重约束着大学的学术空间,抹杀了南大的发展契机。李光耀是要确保南大成为一个教育上停滞不前,没有学术发展空间的一所大学,以作为日后关闭南洋大学的借口。

1965年9月12日,南大理事会宣布接受王赓武报告书的改组南大的建议。

1965年10月26日,南洋大学十个学生团体就南洋大学课程审查委员会报告书,联合向南大当局提呈备忘录。南大学生团体反对王赓武报告书改组南大的建议。

1965年10月28日,南大教务处以违反校规开除85名学生,其中43名学生被政府驱逐出新加坡。南洋大学学生罢课,反对改制。罢课延续39天,于12月6日结束。

1965年11月20日,镇暴队进驻南大校园,力图破坏罢课行动,驱赶,辱骂和殴打在课室外的学生。同日,政府援引社团法令,解散11间校友会。

1966年5月28日,南大毕业生协会,出版燎原报,支持李光耀的教育改革目标。

1966年8月间,李光耀实施大学入学许可准证。

凡申请大学必须事先向教育部取得许可准证。目的是阻止黑名单上的学生进入大学,与威胁中学生不可涉足学生运动。

1966年10月26日,1966年南洋大学(修正)法案,在立法议院提出首读。李光耀是要通过立法,落实王赓武报告书改组南大的建议。

1966年10月29日,李光耀主持南大新图书馆开幕仪式。

约200多名学生游行请愿提出学生要求。李光耀邀请学生代表上台辩论,在李光耀答应人生安全保障之后,学生李万千上台以英文演说对话。事后,政治部特务到李万千的住所搜捕,大学先后开除200多名学生。从1963年至1966年,约有200多名学生被逮捕,另有300-400名学生被开除学籍。

1966年11月1日,政府公布南洋大学修正法案条文。

新法案对大学理事会做出重大的修改。原有理事会由校长及27人组成,改为由校长及20人组成,其组成架构为,政府代表6人,毕业生代表2人,教务会代表2人,大学教学会员代表3人,校外代表7人。理事任期由2年延长至4年。废除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赞助人代表出任理事会理事的旧条例;新马南大赞助人代表失去原有的大学理事会议席。

1967年6月1日,卢曜出任南大副校长(行政)成为执行李光耀政策的最权威人物。

1967年10月27日,宪报宣布1966年南洋大学(修正)法,由1967年10月23日起生效。

1967年11月间,理事会设立纪律委员会,以开除学藉为惩罚,防止未受校方批准的学生活动。此后,在政府严厉监管与大学乐意配合下,南大学生活动不再出现。

1967年12月29日,南大按南洋大学修正法令地19条规定,召开第3届理事会会员大会,选出20名理事。陈锡九蝉联主席。

关世强出任理事会政府代表,兼任执行委员会的首席理事,成为大学理事会中最有权力的理事。至此,李光耀的两名亲信,关世强在大学理事会传递李光耀的指令,卢曜在大学行政处执行李光耀的南大政策。

1968年5月25日,教育部长在南大第9届毕业礼上,宣布正式承认南大学位。李光耀自1964年进行的南洋大学改组,到了1968年间终于完成。

李光耀在全面垄断了控制南洋大学的政治权力之后,在全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开始了改组南洋大学的第二波,第三波,和最终的南大消失。

从1968年开始,南洋大学逐步的英化。

1975年李光耀委任教育部长兼任南大校长,加速打造南大成为一所包容各民族学生的英文教学大学。

1977年南大废除校长职务,改由一个4人特任委员会负责管理校政。

关世强做为新加坡大学校长,是首席特任委员会委员。事实上,关世强自第3届理事会就开始担任南大理事,直至南大最后的第8届理事会。 

1978年新学年开始,南大新生到武吉知马联合校园上课。南大使用新大的课程,考试制度等等。南洋大学一步一步,迈向最终通过和新加坡大学合并而消失无踪。

1980年,李光耀终于在毫无困难的情况下,潇洒的完成了要关掉南洋大学的政治意愿。

总的来看,这些铁证如山的史料,毫不含糊的指证李光耀对南洋大学的干预。回顾历史,确实的,李光耀是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消灭华人民族文化与关闭南洋大学的千古罪名。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