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我感激共产党人和其他人协助我的逃亡

17/09/18

作者:陈华彪
来源:人民论坛(15/09/2018) 转载自:
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posts/1305220316281030?xts%5B0%5D=68.ARAEaoxuosnKrEHSB-t8M7f5U8fACaSnAcbkttAbsdVwOcIYuSeBH2lUhhG-04fg2H__JhqUro1uakB5xKozZ5EaDbsWa-chkx-PXAyfMIONgCa79426YZwuuPkUO4I3Jg6DsQ-yeMhlZ_MQ6aewPBD0nRnUt9ZLPL-zphouE8sug7EiQkIwiWI&__tn_

我感激共产党人和其他人协助我的逃亡……

可以预见地说,只要我的名字出现在聚光灯下,那些人必然就会提起有关我逃亡以及与“马克思主义阴谋”关连的问题。这当中有些是无辜无知的,但是其他的则不是。

最新的攻击是在《关闭TRS网站》(Shut Down TRS)里。他们提到了共产党协助我逃亡的。

好的。是不是共产党协助我逃亡,你们去判断吧。

当年我是24岁,也就是于1976年,我服完政治性迫害刑期后我开始计划进行逃亡了。

于1987年,当行动党政府上演一场大骗局和虚假新闻的大合唱—为了向国人证明他们逮捕的22名爱国知识分子与“马克思主义阴谋”有关,同时,指明我是这个“阴谋”的“幕后主脑”。

事实上,行动党政府知道,我能够成功逃亡教会是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的。已故主教Yap Kim How已经在后来公开和私下的场合里承认了这个事实。

我在抵达泰国曼谷时,我从教会取得了机票。这一切是由亚洲教会理事会(the Council of Churches of Asia )的已故 Rev Oh Jae Shik所安排的。在当年,当我和未来的太太抵达曼谷机场后,我们登上了一架飞往阿姆斯特丹的班机。当时是已故 Rev Dave Eichner在机场确定了我们的安全离开。

在抵达伦敦时,我的第一站就是首先向英国教会理事会表达对他们我的支持与敬意。

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界教会理事会的瑞典知识分子和神职人员Rev Lester Wikstrom特意飞来伦敦为我的安全逃出新加坡表示祝贺。

假设我从曼谷逃亡的计划失败的话,Rev Lester Wikstrom是负责我逃亡计划的后备方案执行者。被暗杀的瑞典总理已故奥尔夫帕姆 (Olof Palme)当时瑞典外交部长。他已经负责安排了我到瑞典驻泰国曼谷大使馆寻求政治庇护。同时他拟定的详细计划还包括了我在斯德哥尔摩的住宿细节。

在抵达伦敦时,基督教学生运动组织已经为我们安排了住宿事宜。我们住宿地点是在戈尔德斯绿色(Golders Green)的一栋半独立式住宅,后来又转移到刘易舍姆(Lewisham)一座维多利亚式的大宅邸。

假设这些协助我逃亡的人都是“马克思主义者”或者是“共产党员”。那也行。事实上,他们都是社会民主主义主义者和基督教徒。

至于共产党人,在新加坡,自1930年开始,他们就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社会与政治运动的一部分。他们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政治活动所做出的历史贡献仍然需要予以公平的评价的。

当您需要逃出独裁者李光耀的魔抓时,就会有许多人主动出来予以协助的。
我衷心与诚挚那些协助我进行逃亡的人,其中包括了共产党人和其他人。

神父和报账

从《关闭TRS网站》(Shut Down TRS)快拍下载的帖子(左)已故主教Yap Kim How(右)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