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关闭南洋大学历史纪实

15/09/1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7-7-2015)

根据坊间文献记载,李光耀早在1964年,也就是人民行动党执政不过5年时间,而南大创办不到10年时间,就有了关闭南洋大学的念头。李光耀之所以要用长达16年去结束南大,是顾虑华社的反抗意识,毕竟李光耀是靠华校生动员华人选票而取得政权。当然,慢慢的消耗南大的反对势力,也同时可以让李光耀细腻品尝政治胜利的成就感。

历史上,李光耀从掌权之日开始,即传承与执行了英国人要阻扰新马华社创办民族大学的政治规划。在这种打击华人民族语言教育的政策思维之下,李光耀接受了白里斯葛报告书,不承认南洋大学学位的建议。之后,李光耀策划了魏雅聆报告书,王赓武报告书,丹顿报告书,一步一步去落实关闭南洋大学的计划。

李光耀关闭南洋大学的部署是既周详亦有条不紊。魏雅聆报告书建议以马来亚大学的办学方案进行改组南洋大学。王赓武报告书扼杀南洋大学的学术发展契机。丹顿报告书建议新加坡只需要一间大学。就是这些报告书的建议,让李光耀在静悄悄的政策执行过程中,消灭了东南亚的第一间,也是唯一的一间华人大学。

李光耀关闭南洋大学的计划,在1970年代初开始快马加鞭,随着时间进展,在1970年代中,改以疾雷迅电之势去推展,到了1970年代末,则是快刀斩乱丝的速战速决。

1971年,南洋大学开始以英文取代原有的华文书写大学公函。李光耀要南大校方以身作则,领导南洋大学走向英化的必然过程。

1971年9月10日,南大理事会委任学者专家组成南洋大学发展策划委员会,提出南大10年发展全盘性计划建议。这一个建议书预告了大学未来的发展途径。一,南大以新大为榜样的大学。二,南大为与新大相辅相成的大学。三,南大为一个独特的大学。现实是,王赓武报告否定了第二个建议,即南大不可以开办新大所没有的课程。魏雅聆报告书否定了第三个建议,即南大要采用新大的教学模式。顺理成章,南大的前途,必然就只能是以新大为发展榜样。这就是李光耀心目中盘算的南洋大学结局,果如其然,南洋大学终于在1980年步入历史。

1973年11月15日,教育部政务部长宣布,南大与新大统一招生。这是要让新大主持大学学额的分配工作。如此一来,李光耀可以塑造,优秀华校生选择进入新大的现实,进而造成南大只招收次等生的社会现象。这是李光耀用来关闭南洋大学的其中一个理由。而李光耀终其一生,更是不断使用这一个理由,来支持关闭南洋大学的合理性。

1974年7月27日,教育部长在南大第15届毕业典礼上指出,南大应该不受语文的限制,课程的教学用语,中、英文都可以使用。

1974年10月31日,南大校长指出,南大为配合国家语文政策,将在教学与研究方面,更普遍应用英语。由1975/76学年起,南大加速增加非华文源流的学生。

1975年3月14日,李光耀委派教育部长兼任南洋大学校长,确切落实英化南洋大学的计划。南大在教学媒介语方面,除中华语文一科外,全部学科改用英语文教学。荣誉学位的毕业论文,也以英文书写。此外,以英语教学的南大,招收各民族学生进入各学院就读。实质上,南大和新大除了大学规模和学科多寡之外,已经是同一类型的大学。南大和新大在语言文化上,原有之东西方思维的显著区别,已经坦然无存。李光耀期待的,华人社会去中国化之社会改造工程,有了更坚实的基础。

1975年7月25日,南大第16届毕业典礼,南大校长宣布,南大和新大将设立一个校际委员会,以促进两间大学之间的合作。李光耀的目的是要通过这一个委员会,探讨如何在大学行政上让南大逐步融入新大的体系之内。这一个结果应该就是联合校园计划的诞生。

1976年4月1日,南大受命全盘检讨各院系课程,避免与新大的发展目标及方向重叠。王赓武把只在南大开课,新大却没有开设的学科关掉,杜绝了南大的学术发展空间。南大因为被逼穿小鞋而完全失去了,能够在办学方面超越新大的可能性。虽然如此,李光耀还是要再进一步约束南大,确保南大不会在新大要重点发展的学科方面,进行任何形式的竞争。换言之,李光耀是要强势拉开,南大和新大在学术上的落差。

1976年8月14日,教育部长在南大第17届毕业典礼上重申,南大将招收更多华校以外的其他源流学生,更积极落实以英文为教学媒介语。

1977年8月13日,南大废除校长职,改由一个4人特任委员会,负责管理校政。李光耀委任亲信,新加坡大学校长关世强,为首席特任委员。

1977年8月23日,关世强宣布:南大与新大进行更密切合作;南大采用新大的课程提纲,考取学位。至此,南大势必并入新大的计划,已经显露无疑。

1977年11月1日,新大行政职员开始进入南大,掌管大学的重要日常运作。

1977年12月23日,李光耀在新大政治学会演讲,强调政府有责任确保南大的改组成功,所以政府决不再袖手旁观,而是直接参与南大的改组进程。李光耀也一再强调英语的重要性。李光耀不再隐瞒,正在紧锣密鼓进行的,关闭南洋大学的进程。

1977年12月27日,李光耀委任社会事务部常任秘书,陈祝强出任南大秘书长,负责执行特任委员会之决策。陈祝强甫上任即刻废除南大的所有学科,转而全盘使用新大的科目与课程。并且规定南大学生与新大学生,接受统一的考试。新框架之下,南大已经沦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新大附庸学府。

1978年2月10日,李光耀在南大建国堂发表专题演讲时指出:南大校园是根深蒂固的华语环境,英语的应用不容易在这种环境里建立起来,建议将南大学生全面浸入说英语的环境中。更重要的是,李光耀也明白表示,新加坡应有两间大学,一间在肯特岗(新大),一间在裕廊(南大)。此刻,通过联合校园计划进行彩排,南大并入新大的工作已经在实地运作,事实虽然如此,但是,李光耀却还要欺骗社会大众,提出新加坡应有两间大学的观点。这种讲话正是李光耀,很典型的睁眼说瞎话。

1978年3月 4日,南大和新大发表联合声明,宣布由7月的新学年起,新大在武吉知马的校园,将成为新大和南大这两间大学共同课程的联合校园,两校学生修毕共同课程后,将参加统一的共同考试。这一安排落实了李光耀的建议,让南大学生全面浸入说英语的环境中。另外,声明中亦提到,三、四年后,当两间大学平等合作的目标达到后,南大师生将返回裕廊校园。南大学生回返裕廊校园之说,是另一则欺骗社会的谎言。

1978年7月3日,新学年开始,500余名南大新生在武吉知马联合校园上课。新加坡大学校长关世强为两校的共同行政首长。联合校园的绝大多数院系主管由新大的人员担任,原本由新大人员担任的课程,则由南大的教学人员从旁协助。南大的裕廊校区照旧由陈祝强主持。南大的附庸特色,一清二楚的显露无疑。

1978年11月13日,根据新大于8月间进行的调查,南大的英校源流学生占学生总数的49%。换言之,南大的华校生人数,只是大学学生人数的一半。

1979年6月间,李光耀到伦敦物色,一位适当的英国人撰写报告书,探讨新加坡是否只需要一间大学的议题。

1979年10月18 日,李光耀聘请的丹顿到达新加坡,停留2天,走访官方安排的人士,以及,听取总理首席秘书的简报,之后,回返英国,根据官方提供的数据和资料,撰写报告书。

l979年12月11日,丹顿完成报告书,提出新加坡只需要一间大学的结论。

1980年 3月7日,李光耀致函南大理事会,给予南大三个选择:
(1) 南大和新大合并,为一间国立大学,一个校园;
(2) 南大和新大合并,为一间国立大学,两个校园;
(3) 联合校园的3年过渡期满后,让南大重新开办。

1980年 3月10日,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复函李光耀,提出南大应继续存在的两点理由。一,两间大学互相竞争;二、南大是新加坡及本地区的各阶层人民出钱出力辛苦创办的大学。

1980年3月15日,李光耀对外公布丹顿报告书。是日,李光耀私人秘书发表致报章读者公开信,解释为何李光耀认为两间大学不能并存,主要原因是很难聘请好师资前来新加坡两间大学执教,并表示可以在南大校园内建立南洋工艺学院。

1980年3月20日,黄祖耀复函李光耀提出两个建议:
(1) 南大采用美国大学制度,并跟一间有名望的美国大学建立联系。
(2) 不必拥有两间互相竞争的大学,而是要拥有两间相辅的大学。

1980年3月24日,连瀛洲致函李光耀,强调南大不应失掉其特性,并建议在南大增设旅游与旅馆管理等学系。

1980年3月26日,南洋大学学生会召开紧急会员大会,调查结果:76.92%的在籍三年级及荣誉班学生反对南大同新大合并,赞成者仅12.46%。

1980年3月29日,李光耀复函黄祖耀提出南大三个选择:
(1) 南大改为美国制大学;
(2) 南大独立存在,并与新大竞争招生;
(3) 南大改为理工学院,成为国立大学的一部分,到1992年建立南洋理工大学。

1980年4月 1日,李光耀复函连瀛洲,强调设立南洋理工大学的建议,提供了保存南大名字,并且跟新加坡前途最有关系的情况下利用南大校园的机会。

1980年4月 5日,南大理事会发表文告,决定接受李光耀的建议,把新大与南大合并为新加坡国立大学。然后,理工学院将设在南大校园,称为南洋理工学院,1982年开始招收学生。1992年,南洋理工学院升格为南洋理工大学。

1980年7月7日,南洋大学并入新加坡国立大学。

1980年8月16日,南洋大学举行第21届毕业典礼。最后一批南大学生领取南洋大学文凭。南洋大学办学的社会责任,从此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回顾这一段历史,不难发现李光耀确实是处心积虑的要算计南洋大学,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李光耀既传承了英国殖民政府的政治思维,也重用了两名殖民官员,关世强和卢曜,去执行殖民时代制定的去华人文化教育政策。

除此之外,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潜在危机,让李光耀对华校生有着莫名恐惧。李光耀深信不能驾驭华校生的结果,将会颠覆自己的政权,而要解决华校生的政治威胁,就是把培育华校生的华人教育体系,彻底的消灭掉。

在这一个人为设计的消灭华人大学的过程中,李光耀编织了南大学位是贬值文凭的诽谤,塑造了南大只招收次等生的种种骗局来说事,以转移南大问题的焦点,意图完全推卸自己消灭民族语言文化的,不可宽恕之千古罪人的历史责任。

馆注:据作者所言,李光耀参与干预南洋大学事宜,应该是更早的在南洋大学尚处创办之际。这些史迹可以从李光耀与英国殖民政府之非比寻常的密切关系去推断:即李光耀是英国精心培育的西方代理人之说为论述基础。这是从审阅历史发展轨迹而取得的有所依据之结论。此外,一个更实质性的根据是来自白里斯葛报告书其中的有关南洋大学法令的评议。这一个推论的见解散见于《开膛解剖白里斯葛报告书》的数篇分析之中。故此,追究南洋大学始终历程中的李光耀角色,是一个有待发掘的历史议题。预先在此明言提出,就是为了如果这个判断没有被更具体的进一步阐述,则其观点是可以让未来新生代的南大历史学者作为探索路径的参考之用。(10-9-2018)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