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山慕根及谢健平的不负责任评论

10/09/18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 (07/09/2018)

转载自
https://www.facebook.com/jolovan.wham/posts/10156708170379810?tn=K-R

山慕根及谢健平的不负责任评论造成 暴民对覃炳鑫博士和克里斯蒂.韩的霸凌

在网上有一些网民向谢健平建议,应该起诉那些与马哈蒂尔医生见面的人。刘敬贤也说,确实,我们去与他会面是有些幼稚,他未预料到行动党会如此反弹。对我来说,问题非常的清楚:首先是新加坡政府和政治建制体系就对我们的这场会面本来就不高兴的。但是,就我而言,我参与任何的活动与他们无关。假设他们选择胡搅蛮缠,让他们发挥对叛国行为和背叛行为的疯狂想象力吧!这也只能是暴露他们不正常的自我偏执、专制和狭隘心态吧里!

他们指责覃炳鑫博士要求马哈蒂尔推动东南亚区域的民主与人权是等于“邀请外国人干预(新加坡内部事务)”!至今尚未予以明确满意地说明这个问题!

山慕根在回应克里斯蒂.韩提出覃炳鑫博士在于马哈蒂尔对话时辩护时并没有提到新加坡时,做出的评论是,“克里斯蒂.韩接着发了一张帖子说,那是指东南亚,不是新加坡。假设新加坡不再东南亚的话,新加坡在哪儿啊?”

现在,游说一个海外政治家关于你们国家的政治和公民权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全世界的公民社运分子都是这么做的。我的脑海里最新的例子就是,来自香港购买社运者游说英国和美国。国家政治压力是国际公民社社运活动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我们国家令人窒息的政治体制和公民文化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那是因为我们国家长期以来就是一党专制统治。

即便是覃炳鑫博士要求马哈蒂尔把“民主带进新加坡”,而不是东南亚,那又是有什么问题?有人可能会质疑这是他个人在游说马哈蒂尔。但是,这纯粹就是一个战略问题。这与“外国人干预本国事务”,或者是颠覆没有任何关联。所谓真正的干预是,当外国政府尝试介入我们的选举结果、或者是摧毁我们的国家制度和尝试操控我们的媒体资讯。

反对外国干预只是维权体制的一种急躁典型表现吧了。这就如中政府指在香港公民活动分子一样。越南政府也说这么说的。他们起诉自己的公民反对国家宣传活动。外国人的干预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是存在的。世界上有足够的仇外和虐待移民和难民问题,被我们操纵着去思考有关被一个幽灵般的外国鬼怪吓坏了。

谢健平和山慕根在评论一般性博士不关注新加坡的利益,在内心里是隐藏着虚假、狭隘和危险的国家主义,以及蓄意在这个过程中把我们与覃炳鑫博士联系在一起。

他们真正要说的是,我们内心里没有关照行动党的利益。因为一个更加民主的东南亚和新加坡将威胁到他们的政权。如果说,有人在人民之间制造分裂,那就是由于山慕根和谢健平所发表的不负责任的评论,造成了暴民对覃炳鑫博士及克里斯蒂.韩的霸凌!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