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与马哈蒂尔80分钟的见面

06/09/18

作者/来源:克里斯蒂.韩 人民论坛(05/09/2018)

转载自https://www.kirstenhan.com/blog/2018/8/30/80-minutes-with-dr-m

我耗费几个星期在《新叙事网站》领导编辑马来西亚“509”大选报道工作。这些有关马来西亚“509”大选的信息是由马来西亚的记者和艺术家们做出的贡献。我审核了《(安华夫人)旺阿兹沙惊人的持久力》)(见网址:amazing staying power of Dr Wan Azizah Wan Ismail)(她目前是马来西亚副首相),敬佩她努力在基层耕植的工作以巩固了选民的支持(grassroots effort ploughed into making sure that voters #PulangMengundi), 和 很少瞥见的仪式气氛(had a little glimpse of the ceremah atmosphere. )

没有任何人协助我分析选举的结果。

突然间,执政了60年的国阵垮台了。一个新的政府上台了。但是,这不是一切:马哈蒂尔,一名从1981年到2003年担任马来西亚首相总理,在92岁高龄时又成为首相。

为什么?

胡扯。

从我个人角度看长堤彼岸,对于马哈蒂尔在竞选期间的故事着迷了:一个老人回到了政治斗争的前线!他会自己的前门徒一起拯救马来西亚——从从腐败和贪婪的魔爪中解脱出来。他是一个曾经被人民形容为独裁者和专制者。马哈蒂尔突然间成为了马来西亚人民争取民主的一面旗帜。 (见网址:And also an impressive troll.)

我读了有关安迪洛萨克社会媒体运动(见网址:the #UndiRosak social media campaign,)的资料。这个运动号召马来西亚人民投废票以抗议缺乏有意义的政治变革。我可以看到他们的观点。

我不止一次听过马哈蒂尔描述过“马来人的李光耀”(“Melayu Lee Kuan Yew”)。

一个青年的新加坡人耗费大量的精力投身到我们的国家的政治。如果新加坡的反对党拥抱了这个人,我会有什么感受?他剥夺了新闻自由,打击了公民社会运动,制造了恐怖气氛。这一切都是我们今天仍然还在进行挣扎着的斗争。我会把它视为必要的政治策略还是妥协?我会支持与李光耀的结盟吗?还是抵制不去争取正真的东西?或者是,纯粹是纯洁的政治愿望?

直到5月9日我仍然没有找到答案。或者说,即使是马哈蒂尔正式宣誓成为马来西亚总理的那一分钟。我想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近距离观察他,以便得到我所需要知道有关他的一切。假设为能够有这个机会说明这是一个新马来西亚所需要的正真的新马哈蒂尔的话。

我们与马哈蒂尔见面的时间是2018年8月30日下午4点整。我们被告知会面对时间只有40分钟。会面的地点是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政府行政中心布城(Perdana Leadership Foundation)(见网址:http://www.perdana.org.my/)。

它是一个有其他建筑组和而成的。它是马来西亚历届的总理作为“制定政策、战略及倡议的资源中心。”它也会作为国家发展过程中所使用的中心。”理解马来西亚总理的肖像都悬挂在宽敞的大厅(但是没有悬挂纳吉的肖像。)

在布城中心大厅里悬挂着历届国家领导人

我们最终是延迟了一些时间进入会议室,但是,却延长了会见的时间。我们在会见前被告知,这是一场“大家自由畅谈”的会面——总理准备满足所有提出的问题。我们在他宽大的办公室接待处坐着。但是,我们感到非常的轻松。他的谈话相当坦率;我们之间的谈话内容相当的广泛,涉及了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的关系、长堤的关闸检验检疫时间、民主、政治改革、人权和同性恋者平等的课题。

马哈蒂尔所担任的职位没有一个是出人意料的。我认为大部分,如果不是全部的话,都是创下历年的公开记录(a matter of public record)。尽管如此,我仍然是倾听他个人真正的实质看法,包括了:当华人在努力地工作时“马来人却持有错误的价值观”、“倾向于退缩,他们将不会成功”……等课题。对于政治文化和贪污腐败问题没有多少的质疑、或者是殖民主义的遗产——会动摇他长期以来的论点。

自从希盟取得政权以来,马来西亚的公民自由阵线的活动取得令人鼓舞的进展。例如,《反虚假信息法令》已经废除(见网址:has been repealed),以及其他属于压制性的法律法规正在进行重新审核(见网址:other oppressive laws are being reviewed)。好像马来西亚主流媒体人已经找到了新的生活了。哪些经历了数十年反对贪污腐败和为争取人权的活跃社会运动者,现在已经找到了自己能够直接影响国家政策的角色了。正当东南亚的民主受到冲击的时候,马来西亚已经成为了这个地区的希望明灯。这象征着再一次向所有的民主与人权捍卫者保证,他们的斗争并没有遭受挫折。

(对于新加坡人民来说,马来西亚者全都更换是更加具有深层的意义的(见网址:an added significance)新加坡已经把2019年定为人民行动党上台执政60周年。一些新加坡反对党支持者渴望着再来伦敦大选时,马来西亚的小海啸海浪能够溅到我们的鞋子上)

但是不是所有的马来西亚事情都在进步中。例如同性恋最近著名的肖像画家的作品就成了观众关注的焦点在槟城威省的节日会上被移走。(见网址:removed from the George Town Festival)以及在丁加奴,一对同性恋者被判鞭刑(令人感激的是,这个刑罚已经延期了。但是今后不应该再次发生)(见网址:been postponed)
就在今天,公正党主席、马来西亚副总理旺》阿兹莎说,穆斯林是支持同性恋社区的圣地(见网址:said)虽然马哈蒂尔的女儿,玛丽亚.马哈蒂尔驳斥了旺阿兹莎的言论。在谈到同性恋者的权利违背的社会上大多数人都价值观时,马哈蒂尔本身告诉我们,“假设我们接受同性恋这的价值观,穆斯林教徒将会受到伤害。”

他惊讶地说,“两个男人互相接吻,看起来是那么的怪异的。”

如果这是马来西亚高层人士在看待同性恋者权利的问题上的能立场,那么,马来西亚的同性恋者争取平等权利的斗争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这并需要我告诉马来西亚的同性恋者。

在离开会场后,我思考着几个问题的答案。但是,仍然是比较清楚了。虽然他被认为是马来西亚民主的拥护者——难道我们不喜欢一个人对我们清晰的阐述自己的看法吗?——马哈蒂尔在很多方面并没有改变。他从自己的角度看待问题的。他仍然坚持着自己值得商榷的观点。

(当我们在谈话中谈到有关基本人权问题,例如言论自由时,“他说,我想,在我有生之年可以实现,不是很急促,”稍后他指着,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监禁的人权活跃分子希山幕丁.拉昔(与会者之一)开玩笑地说,“他是我过去的敌人。”希山幕丁.拉昔是本次会见的组织者这又是一个马来西亚政治扭曲的思维的例子。)

敦马哈蒂尔医生与陈华彪见面,他是新加坡前学生运动活跃者,

目前流亡在英国伦敦。

但是,现在的马来西亚是有改变了。第一次委任反对党国会议员出任公共财政审核委员会主席(见网址:appointed)。同时,已经跨进一步进行三权分立。(见网址:separation of powers)

在谈到未预见希盟会取得大选胜利情况下,希盟的竞选宣言承诺将进行改革和民主化时,马哈蒂尔开玩笑地说:

“我身为总理成为了自己制定的政策的牺牲品。”

这就是新马来西亚的力量和潜力。身为一名记者及社运活跃分子,就在这个邻国工作。马来西亚的政治环境的改变,对我来说,它给予了一些行为和鼓励。甭管这是一个人的看法如何,马来西亚人民已经改变了。他们长期以来建立在政治教育和公民社会运动的斗争所要达到的期望和诉求,政治组织认为,他们必须兑现——现在必须让他们兑现这些的诺言了。像马哈蒂尔这样聪明的政治家(他也同时是一名杰出的政治家)都会察觉改革之风正在吹刮着。

我没有资格告诉马来西亚人民要如何做。假设有任何问题需要咨询,我首先是会向我的马来西亚志同道合者(即公民社会活跃分子)请教。这包括了展开群众性的活动、教育群众和组织群众等方面。对于我与马哈蒂尔的会面——我纯粹就是出于好奇和多管闲事——它(指与马哈蒂尔的会面)没有给我造成任何惊天动地的启示或心灵停止的顿悟。所有的这一切就是更加强了在我的脑海里的看法——那就是,我们不可以以来如何个人的力量去“挽救民主”、或者是,或给国家带来持久、有意义的改革。民主并不是商品可以通过交易取得的。它也不是一个正在进行中的项目。民主是一种渴望,它鼓舞着我们所有人都需要不断地为之奋斗。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