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与马哈蒂会面及覃炳鑫博士的简短对话

05/09/18

作者/来源:克里斯蒂.韩 人民论坛(03/09/2018)

转载自
https://www.kirstenhan.com/blog/2018/9/1/a-response-to-mr-seah-kian-pengs-allegations

于2108年8月30日,我和陈华彪、希山木丁、覃炳鑫、范国瀚以及刘敬贤一起会见 了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这是马哈蒂尔第二次担任马来西亚总理职位。我们大家都渴望在近距离与这位新马来西亚总理见面。

在会见期间,我们有机会向马哈蒂尔医生提出一系列的问题,他对提出了广泛性看法,其中一些看法——例如,关于不同种族之间的问题和同性恋的权利问题。对于这些我们是不同意他的看法的。我在自己的博客表达了意见。(见网址:I blogged my thoughts from the meeting);范国瀚同时也表达了意见(见网址:shared his reflections on Facebook)。

很明显的,我们此次渴望与马哈蒂尔医生的会见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们有机会与东南亚这位极其重要政治领袖的见面,远远不仅仅是马哈蒂尔医生的全心全意的支持吧了。我们为此表达感激与满意。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我看到了行动党的国会议员谢健平在他个人脸书网页上说,(见网址:a Facebook post)说,

“覃炳鑫和他的朋友(包括了克里斯丁.韩、刘敬贤、范国瀚)与马哈蒂尔医生见面时,邀请马哈蒂尔医生把民主带来新加坡,以及提出了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

目前新加坡仍在摸索如何应对网上散播虚假信息和误导性资讯的问题。谢健平先生本身是国会网络蓄意散播虚假信息委员会的成员。事实上,他就是主持长达5小时聆听会的主席。我当时出席这场聆听会。

显然地,谢健平先生对我们与马哈蒂尔医生的会面后所发表的评论,是对我们会面的实质意义产生了误解。他在发表的帖子对我们进行了数项的指责。他发表的帖子将可能会导致人们揣测,到底2018年8月30日我们与马来西亚总理的会面,以及我们的看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是非常的不幸的。

我是出席这场会面的人之一。我愿意把此次会面经过的记录公诸与大家分享,以纠正哪些在网络上散播错误的见解、或者造成的误解。

在2018年8月30日的会议室里,除了马哈蒂尔医生及其两位助手外,现场就是我们六位受邀者。我们不是以一个集体身份的形式与马哈蒂尔医生会面的,而是以不同的群体身份的形式与他会面的。

华彪与希山慕丁是以“东南亚复新力量”(the Renewal of Southeast Asia,)的组织名义出席的。他们计划在本区域组织一个专题民主会议。他们要求马哈蒂尔医生在这个会议,并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他们向马哈蒂尔发出正式的邀请。,除非届时无法分身,原则上马哈蒂尔已经接受了这项邀请。

除此之外,我们其他的4个人并不属于“东南亚复新力量”(the Renewal of Southeast Asia,)组织的成员、或者是参与组织这个区域性的专题民主会议。我无法代表华彪和希山慕丁。但是我的感觉是,既然华彪本人不可能进入新加坡,这场区域性的专题民主会议的地点似乎是不可能是在新加坡。

接着,覃炳鑫把会面的情况在脸书网页上发布:

今天我与马来西亚总理敦马哈蒂尔医生见面。我要求他领导推展东南亚的民主、人权、言论自由和资讯自由。我表达了希望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人民更加密切。我送了一本书名为:《与神共舞》给他。

我说,

“(他,指覃炳鑫博士)要求马哈蒂尔医生领导推展东南亚的民主、人权、言论自由和资讯自由”,同时,覃炳鑫博士也表达了“希望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人民关系更加密切”(我相信,谢健平先生也同时会读到这段文字。因为他在发布的帖子上附上了快拍覃炳鑫博士的帖子的图片。)覃炳鑫博士并没有说,他邀请马哈蒂尔把民主带进新加坡。我在与马哈蒂尔会面过程中有听到覃炳鑫博士的这样说法。

隔天,

覃炳鑫博士祝贺前“马来亚联合邦人民独立日快乐((“Selamat Hari Merdeka”),同时也祝贺“新加坡人民非正式独立日快乐(”happy unofficial independence day”)”

1957年8月31日马来亚联合邦正式脱离英国殖民统治宣布独立。六年后,原定于1963年8月31日由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沙巴、沙捞越宣布成立。尽管当时由于来自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的反对,最终把宣布成立的日期延后至1963年9月16日。无论如何,时任总理的李光耀在1963年8曰31日自行宣布新加坡脱离英国殖民统治独立。

“1963年8月31日李光耀宣布新加坡独立宣言:

于1963年8月31日,时任新加坡总理的李光耀宣布岛国(新加坡)独立宣言,朝向马来西亚联合邦的正式诞生。马来西亚原本是宣布在1963年8月31日正式诞生。但是,为了让联合国让代表团有更多的时间进行调查确定,北婆罗洲的沙巴和沙捞越的加入马来西亚后是否对他们的人民有利,马来西亚吉隆坡中央政府将宣读马来西亚诞生延迟了两个星期,直到1963年9月16日。联合国是在印尼和菲律宾政府反对马来西亚的诞生下进行这项调查工作的。

于(1963年)8月31日在新加坡市政厅前面的大操场举行了独立宣言仪式。李光耀当时在这里宣言,新加坡效忠于马来亚吉隆坡中央政府。他说,这个效忠(于马来亚吉隆坡中央)是超越了政党之间的矛盾和个人不同的差异。为了一个团结和繁荣的马来西亚,这是一个不可改变的原则……”

当时李光耀说,

“我们 已经自由了 !”

请阅读1963年9月1日《海峡时报》第一版(page 1 of The Straits Times)。这条信可以在一个由国家图书馆管理的在线网站 chronicled on HistorySG搜索到。李光耀于1963年8月31日在市议会大草场发表的独立宣言收藏在这个网站(见网址:Here is the speech)。

基于此,可以这么说,

1963年8月31日对于新加坡人民来说就是一个“非正式的独立日”。正如李光耀所说,这是意味着新加坡已经结束被英国殖民统治了。历史学家祝贺新加坡人民“非正式国庆日快乐”就一点也不会感到惊讶了。或者是说。我们纪念园英国殖民统治200周年。这确实是需要让新加坡人民知道和牢记,这一天是新加坡脱离殖民地“主子”获得自由的日子。

谢健平写道:

“这明显地说明,也覃炳鑫并不是祝贺新加坡好运。令人感到兴趣的是,克里斯丁.韩、范国瀚和刘敬贤主动与覃炳鑫在一起。”

我与覃炳鑫在一起工作已经两年了。我了解他。

他是一个在对新加坡和她的人民的问题进行的思考是非常深入和小心的。他是一个勤奋和敢于担当、但是不求巨额回报的人。因为他已经向自己的祖国做了承诺。尽管有人告诉他,“将不可能以一个学者的身份在新加坡工作”。(见网址:told that he would never work in Singapore as an academic again)但是,他仍然是尝试回来留在自己的祖国长期工作。那是因为他要把自己的一切贡献给祖国。

我可以肯定地向谢健平先生证实,

我是长期以来与覃炳鑫共事在一起的。我从来就没有发现任何的迹象、或者证据证明:他祝贺新加坡生病!(他是第一个游泳成功游过英吉利海峡的新加坡人。时任总理李显龙为此赞赏地说“你的冒险精神、敢于面对困难、以及艰苦地完成了挑战,是鼓舞大家精神上的灵魂。”)

谢健平先生感到“兴趣”的是我有愿意与覃炳鑫博士的交往。

对我来说,我感到这是一个巨大的荣耀。我能够与关心我的人一起工作。李显龙总理所得对极了。覃炳鑫博士就是精神上的灵魂!
正如我在自己的帖子里所说的,

我们当中的人任何一个人都没有邀请马哈蒂尔把民主带来新加坡(见网址:blog post)!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把民主带给马来西亚人民(这一切让马来西亚人民自己决定。)”的所有希望寄托在马哈蒂尔身上!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在与马哈蒂尔会见期间也没有人向他表达过:新加坡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

随笔:

同时,谢健平先生也对张素兰在《网络公民》TOC上载的视频发表的帖子——“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啦”留言感到兴趣。

张素兰根本就没有出席与马哈蒂尔的会见。我无法确定,为什么要把张素兰的留言帖子扯进来?我没有看到张素兰的帖子原文。因此,我选择不予以评论。我要说的是,这确实有点令人莫名其妙,为什么要扯上新加坡民主党。正如张素兰所说的,

“我在很久以前已经不是新加坡民主党的成员了。”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