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国会议员煽动对公民的仇恨是对的吗?

03/09/18

作者/来源:张素兰 人民论坛(02/09/2018)

转载自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02/is-it-right-for-a-member-of-parliament-to-incite-hatred-against-citizens/

昨天晚上我正在观看《亚洲频道》。当时该频道出现了国会议员谢健平在他脸书网页上发表的帖子(见网址:wrote on his facebook)。当时我满头雾水。我的在线评语和一张2011年民主党竞选的传单快拍出现在电视频光幕上。

只有行动党的支持者才享有获得在《亚洲频道》发布任何信息的权利。他们都乐于把那些不同意行动党政策的人或者是反对党成员不光彩的事情发布在电视荧光幕上。

让我来谈谈有关谢健平先生在谈到帖子里对我所做的不实指控。他是这么写的:

“张素兰在TOC网站上载的一个视频这么写道:‘新加坡是属于马来亚的一部分啦’”(见以下图片)

国会议员谢健平是在引用TOC网站上视频。我花了数小时追踪这个问题的视频。这是视频是于2018年8月18日在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举行的一场有关“新加坡可以复制马来西亚”的言论会的现场直播视频。

我在做家务时观看在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举行的有关《新加坡可以复制林一个马来西亚》的讨论会

我对这个视频发表的评语上是在晚间17:08时发表的。当时正好是西沙幕丁.拉昔先生正在发言。我发表的评语原文是:

“17:08时 (我)同意希沙的说法。民主的空间是首先必须被保留的。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啦。”

假设国会议员谢健平愿聆听西沙幕丁先生的全部发言内容。他会意识到,发言者是以轻松的方式向在场的听众讲述历史课程。

西沙幕丁先生是在讲述有关马来西亚的民主进程是始于1957年,当时是马来亚联合邦取得独立,而不是在2018年5月9日。

正如每一个了解历史的学生都知道(遗憾的是谢健平先生在学校读书时没有学习过历史),

当时马来亚(半岛)和新加坡同样是属于英国的殖民地。这段历史是始于1867年英国人把槟城、马六甲和新加坡从马来亚半岛分割出来,并定位它们为海峡殖民地。这个地区的英国殖民地一直延续到二次世界大战。

于1942年,在新加坡沦陷于日本时,英国人迅速地逃离东南亚。无论如何,于1945 年9月12日,当时日本人战败后,英国人回来主持接受日本的投降仪式。于1946年,英国人把新加坡和北婆罗洲从马来亚半岛分割出去。新加坡当时就成了英国人的主要殖民地。槟城和马六甲就加入了马来亚联合邦。马来亚人民和世界其他国家人民一样,开始掀起争取国家的独立浪潮。

马来亚在1957 年取得独立,但是,新加坡仍然在英国殖民地的统治下。

假设谢健平先生可能不知道他英国殖民地的历史,让我提醒他,

人民行动党在1954年建党宣言里,是誓言要结束英国殖民地统治和建立一个包括马来亚联合邦和新加坡殖民地在内的马来亚。

所以,谢健平先生,你认为,我在聆听西沙幕丁先生论述有关马来亚民主进程始于1957年时,所引述他所说的有关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历史有错吗?

对谢健平先生在脸书的帖子我感到不满。他声称,

覃炳鑫博士、克里斯丁.韩小姐、刘敬贤、范国瀚以及我本人,甚至包括了民主党对新加坡不忠。他怂恿自己的支持者攻击我们所有人。顺便说一下,他误导了公众我是新加坡民主的成员。行动党拥有高效力度情报网。他是完全知道,我不是民主党的成员。

就在谢健平先生的帖子发表后,他的支持者们随即开始围攻我们,要我们所有的人离开新加坡。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形容我是叛国者,说我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逮捕监禁是罪有应得。有人甚至说,我不应该被释放。请看如下截图。

“AC R PANG 张素兰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时对的。唯一的错误就是她被释放了”

“她在被释放后,并没有约束自己的言行。她说许多有关内部安全局虐待他的谎言。最好是向内部安全局禀报。”

这是不是一名尽责的国会议员应有的行为?他如此煽动仇恨公民的做法对吗?身为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权委员会的成员,是否拥有特权对无辜的公民制造与散播虚假信息?总理是不是应该立即采取纪律行动对付国会议员谢健平。

让我毫不含糊地告诉谢健平国会议员,

比起他坐在国会议事厅里,在某种程度上,我比他更加热爱我的祖国。

于1980,我年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监禁了2年半。我并不因此抛弃自己的祖国。我仍然为坚定不移地相信,这一切都是为了同胞们的福祉而斗争的——那就是在平等的基础上,实现一个人民享有自由和充满温馨的祖国!我仍然继续向新加坡人民宣传克服任何的恐惧,让全体人民过上一个正常的生活!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出版了自己的政治回忆录——《在蓝色的栅门后面》。

我严正要求谢健平国会议员立即删除他在脸书网页上发布的帖子。我不会为此向警方报案投诉。因为这是一名国会议员应尽的不可推卸的责任。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