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日中关系贸易激战中加速改善

03/09/18

作者/来源:美国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

日中关系在美中贸易激战中加速改善趋势

日本与中国8月31日在北京举行第七次财务对话后,发表了《联合新闻公报》。日本财务省公布的内容对最受注目的缔结《货币互换协议》称:“将基于今年5月(中国总理李克强访日时)首脑达成协议的项目加快金融合作作业。“

公报说:“双方一致同意保护主义不利任何国家,维持与推进基于自由、开放规定的多国间贸易体制。双方还还一致同意协调巨大的经济政策、促进减少贫困与开发、深化地区经济和金融合作,并基于保全地区经济与金融安定的观点,在G20(二十国集团)和东盟加三(东盟10国加日中韩)的多国间架构,以及包括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在内的国际开发机构中发挥巨大作用。”

公报还记载了两国相互支援税制、预算管理改革等的协议,讨论了在第三国经济合作和联合研究养老金制度等课题。

率领日方出席的日本财务大臣兼副首相麻生太郎当晚形容这次日中财务对话,“是迄今为止最好的(对话)气氛,是这次对话的最大收获”。对记者提出中国对一些市场也坚持保护主义这一疑问,麻生说:“取得言语意向也很重要,今后谈判时就可用”。

对话前,中国副总理韩正与麻生会谈时称,中方高度评价麻生对两国经贸、金融交流与合作的贡献。麻生回答说:“各方面日中关系都开始动起来,令人高兴“。随后麻生再与主管中美贸易谈判的刘鹤会谈,讨论了首相安倍晋三访中所需的成果等。

日中关系

同一天,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也到访北京,与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会谈,王岐山对二阶说,中日关系的友好发展,符合两国国民根本利益与时代潮流,中日缔结和平友好条约40周年时,两国领导人应基于4个政治文件的重要共同认识,增加互访、增进政治互信,扩大互惠、双赢合作,推进两国关系回到正常轨道并取得新发展。二阶会谈中邀请王岐山访日,

当晚东京有多个消息称,日中两国正调整安倍10月23日访中的行程。

日本舆论一向指深受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信赖、主管外交的王岐山只重视对美外交、不见日本客人。不料久未露面的王岐山8月24日在北京与日中友好协会会长、自民党税制调查会最高顾问野田毅等日本政客会谈。王岐山对日本关切的美中贸易战说,中美贸易就算有摩擦也并非贸易战,必须冷静对应。一周后王岐山再与二阶会谈,加深了日本对中国尽力拉拢日本的印象。

8月31日繁忙的日中关系舞台还有新加坡一幕。当天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部长级会议在新加坡闭幕。尽管隔阂仍大,但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记载了今年内缔结的目标。这个日本与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合作推动16国缔结自由贸易圈的势力,以往与中国领头,印度和东盟多国追随保护本国农产品的势力抗衡。这次基于对抗美国的政治意念,中国放缓姿态,其他各国在危机感中也选择努力合作。

安倍9月1日接受《产经新闻》专访,形容日中关系“完全恢复到了正常轨道”。正迎接9月20日自民党总裁竞选投票,优势显著的安倍说,他快乐地准备10月访中并将邀请习近平访日。

日美关系

日美关系自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起有了隔阂;今年3月尽管日本再三要求豁免,美国宣布增加关税的对象国名单里仍包含日本后,隔阂加深;4月安倍提议日美贸易谈判,并指名由麻生与了解日本经贸的美国副总统彭斯负责,特朗普同意。

6月份,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谈及结果,与安倍主张的对朝政策完全分离,象征着安倍与特朗普曾有的蜜月关系结束。尽管特朗普叫停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朝、批评中国等最新对朝、中政策都与安倍早期主张一致,但安倍与中国改善关系已构成趋势。

同时日美贸易谈判进展缓慢,麻生6月公开抱怨美国没能及时提出谈判品目清单。最近美国传媒还披露特朗普6月对安倍说他记得珍珠港事件,来对日施压。尽管传闻未获证实,但今年上半年仍有一周内数次电话会谈记录的日美首脑,下半年次数锐减却是事实。8月日美首次举行部长级贸易谈判,美国要求缔结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日本拒绝。东京有多个消息说,美国表面上是敦促日本改善汽车贸易,真正目标却是迫使日本对美开放农产品市场。而自民党内广泛意见是,日本在TPP开放农产品市场的妥协已达极限,不可能与美国缔结协定来否定日本致力的TPP。

美国退出令TPP魅力大减,但日本通过与欧盟缔结EPA(经济合作协定),如果再与11国缔结TPP、与日中韩缔结FTA(自由贸易协定)的话,可建立世界人口约一半、全球GDP(国内生产总值)约3成的自由贸易圈。现在还有RCEP,而FTA、RCEP都需中国合作。

日本影响

美中贸易战即将展开第三回合前夕,日中鲜明地改善关系形势对日本利弊多少?经济界称赞声高、防卫部门疑虑广泛、舆论整体并不乐观。

美中贸易战如果长期,对日本经济的影响不仅包括世界经济恶化,令依赖出口的日本经济受打击、令货币价值相对安全的日元可能大幅升值导致出口更严峻的前景,而且2017年日中贸易额约33万亿日元(约3000亿美元)、日美贸易额约23万亿日元(约2100亿美元)中,既含日本对中美出口的零部件,也有在中国组装、制造出口美国和通过收购美国企业等,在美国生产、出口中国的日企产品。

据日本大和总合研究所预测,日企因美中互增关税的直接损失达533亿日元(约4.8亿美元),如果世界经济恶化,影响当然更大得难以预测。一些日本舆论还担心欧美关系,怀疑领头欧盟的德国令欧盟与美国贸易纠纷,就会引起世界贸易大战。在复杂的贸易前景可能导致政治对立中,日本目前的立场显得很危险。

日本东北大学大学院教授阿南友亮指出,他对日本迅速与中国改善关系有隔阂感,也质疑安倍政权在美国致力牵制中国时,去迎合中国的诱惑是一种危险的“玩火游戏”。他认为日中关系不良,本质是政治体制不相容所引起的许多价值、是非观纠纷,中国外交、经贸、金融等所有方面都渗透了政治。他说:“日本对中国经济依赖越深,日本对中国外交就越脆弱“。他还指出日美同盟现代的假想敌本来就是中国体制与系统,从日本投资、援助中国都成为中国军事扩张的养分来看,日本现在是在日美同盟下的独立行动。不过他也承认背景与特朗普政权之前美国对中国怀柔、与特朗普外交政策不稳定有关。他说,日本政府与中国改善关系,“也许是为了牵制特朗普保护主义政策,但这只会促使日美安保关系后退的做法是危险玩火。”

三角关系

与中国改善关系同时,安倍推动围堵中国海洋霸权的印太战略至今没变,日本刚发表的今年防卫白皮书和准备修订的防卫计划大纲都加强警戒中国,海上自卫队舰队也正高调地在南中国海和印度洋参与美军行动。

共同社客席论说委员冈田充指出,安倍对中国一手推经济合作、一手推安保围堵。但安倍围堵中国与改善日中关系并行,令他推动的印太战略走进矛盾百出的死胡同。他说:“中国对安倍10月访中和习近平明年访日的主要关心不是日中关系,而是与特朗普政权的贸易战,美中两国为了各自利于竞争势力,正在拉拢朝鲜和日本。”

安倍正竞选连任自民党总裁,争取首相任期延至2021年。安倍目前的政策有多少是为了选举、多少是真意不仅暧昧,而且日本也揣测正为今秋中期选举铺垫的特朗普又有多少政策是为了选举、多少是真意。

不过日本将增购美国武器装备加强防卫和行使集体自卫权、安倍把修宪列入新政权目标都已明确,中国对日本这些举措届时也不会静观,美中日三角关系可能依旧,只是日本作为美中较劲的杠杆支点,是坐收渔翁之利还是脚踩两船险峻,要看安倍如何收放和演绎。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