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孟沙 我读《避世圃随笔》

02/09/18

作者/来源:孟沙 (写于96年7 月25日﹐南洋商报主笔室) 南大之友

汶莱一凡文友今年一月间寄来一叠文稿﹐并附上一封短信﹐ 只简要说明这文稿是她的一 位文友写在廿年前之作﹐ 准备收入由新加坡文艺协会出版的《亚细安散文选》﹐ 为了推介给读者﹐希望我抽空写篇评介文章。

我认识一凡文友是去年杪的事。那时﹐ 我随大马作协几位理事一起出席新加坡举行的 “亚华”和“世华”大会﹐ 见到不少旧雨﹐也结识不少新交﹐一凡是其中之一。回国不久﹐ 我便接到她的来信﹐更没想到一面之缘竟然带自己一项“苦差使”。

我服务的报馆﹐从年头开始委我以“主笔”新职﹐除了写﹐ 还要一週六天见报的 《言 论》版。责任重﹐工作压力大﹐ 业余需要多作进修﹐闲杂的事都一于少理。一凡寄来的文稿﹐ 就这样置诸一旁。直至将近半年后她再来信催促﹐我才惊觉事态严重﹐ 再也不能等闲视之。只是这一来己经耽误了作者的出版时间﹐ 真是罪无可宥。

《避世圃随笔》收录十二组文字﹐名为“避世”﹐实际上都是警世之作。 作者才思敏锐﹐ 文笔犀利﹐就文论文﹐应属于“愤世疾俗”之辈。 再看作者简介一栏﹕傅文成﹐汶莱诗 里亚人﹐祖籍广东陆丰﹐ 从事电脑程式设计﹐曾受邀在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 印尼等地设计电脑程式﹐廿年前任教诗里亚中正中学时为学生壁报撰写 《避世圃随笔》十二篇﹐假神之名抒发感怀。。。。。

我不认识傅文成﹐不知道他今年有多大年纪﹐从读文章得到的第一个印象﹐ 他应有一定的人生阅历﹐不然不会对世道人心有那麽多深刻的体会。 于此同时﹐他还应是一位积极的生活干预者﹐ 勇于向丑恶的社会现实挑战﹐敢于揭发社会的阴暗面﹐ 更大胆地揭穿社会种种虚假﹐伪善的嘴脸。而事实上﹐ 作者写这组文字时还是个年青人﹐我不由得不惊讶﹐ 惊讶于作者的早慧与成就斐然。

一凡在信裡这麽向我推介《避世圃随笔》﹕ 是一组思想性与艺术性两皆上乘的创作﹐ 具有丰富深邃的内涵及富有哲思的诗样的语言﹐给人很高的审美享受﹐ 同时也可以作为微 形小说来欣赏。这些优点﹐我在细品味时﹐ 都深有同感。所谓“文格如人格”﹐在阅读的过程中﹐ 我实际上在聆听一位初识者 (文字上) 无遮的心语﹐裡麵包含理想﹐ 期许﹐热诚﹐辛酸﹐愤慨和控诉﹐依稀间﹐似乎也看到自己当年跳跃的影子﹐ 通过文字语言寻求同情和共识。只是﹐比起傅文成来﹐ 我自觉缺少他的一份成熟与隽智﹐ 却多了一些那个年龄所惯常见到的“文艺腔”。

通过《避世圃随笔》﹐傅文成也试图解剖人性。如《虚伪之神》这麽写道﹕ 虚伪俱乐部 在教你虚伪的艺术﹐教你怎样骗尽天下苍生﹐而且骗得漂亮。 它先教你作违心的笑脸﹐ 心中充满厌恶却笑得和蔼可亲。 再教你作满脸忠贞状﹐愈是心中有鬼﹐愈装作清白无辜﹐不明内情。 如《智慧之神》告诉我们﹕很多人不能脱离野兽的本性﹐很多人厌弃智慧﹐ 甚至仇视智慧﹐尤其是未来的智慧。因为在很多人眼裡﹐现实比智慧可爱﹐ 他们不断追求感官上的满足﹐心思却日益迟钝。如《惩戒之神》对世人说﹕ 世间的惩戒十之八九是你们自己製造﹐我只不过乐得“顺水人情”罢了。 如《世故之神》揭开世人的假面具﹕ 热衷尘俗者将生命系于尘俗之上﹐ 脱离尘俗将一无所有﹐因而处心积虑地保护自己﹐因而世故。 如《变通之神》则挖苦世人﹕人类可笑而且可怜﹐追求表象过于追求本质﹐ 善于故弄玄虚﹐自我欺瞒。如《历史女神》正告世人﹕历史经常乖离史实﹐ 不要在历史中计较真伪﹐你只须从历史中获悉启示与人生的灵感﹐ 有时错误的历史较真正的历史还要感人。

人性有坏的一面﹐也不能抹煞它好的一面。年轻人有的是激情﹐ 对人生对世态有着极高的期许﹐当在现实环境裡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