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政府组屋错误的假设引发的争论

29/08/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28-8-2018)

政府组屋租赁与拥有权——政府错误的假设引发的争论

转载自:
http://theindependent.sg/hdb-flats-rental-and-ownership-govts-mistaken-assumption-fuel-debate/

政府的假设政府组屋的租赁与拥有权是而二进次的错误。相反地,他们必须接受一个事实是:

“绝对所有权与短期租赁安排之间的关系。”

前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唐纳德.刘教授(Donald Low)在回应继续延烧的有关争论中政府组屋的的现状问题时说,

“政府通过这种假设的说辞,正在为自己制早问题往下坡路走。”

政府组屋问题是实质性提升到,公共住房居住者是不是屋主的问题?还是,屋主仅仅是获得99年的租赁权。

就这个问题人民在过去已经提出来了。总理早今年的国庆节群众大会上的最新讲话中,提出了有关《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ERS)》(Voluntary Early Redevelopment scheme (Vers))的新说法,引发了更大的火花。

这个《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ERS)》(Voluntary Early Redevelopment scheme (Vers))将是在20年后才付诸于实施。在这个计划下,那些租赁屋租赁期达到70年的租赁屋主允许将剩余的租赁期买回给政府。有关的计划详情将在明年公布。

政府的部长们都在为这个计划进行辩护。建屋发展局在20世界90年代引进了高增值资产计划。

他们说,

《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ERS)》(Voluntary Early Redevelopment scheme (Vers))这是政府其中的一项承诺,让新加坡人参与国家发展进程中享有的一部分。

无论如何,李总理在他的国庆演讲里很谨慎地说,

在《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ERS)》(Voluntary Early Redevelopment scheme (Vers))计划下的赔偿额将不会比《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简称“SERS(II)》(Home Improvement Programme (HIP) II)计划下来得那么慷慨。李总理的这番话给人们留下了许多政府将要提供的想象空间。

李总理在星期五再一次强调政府长期的政策是:

人民拥有住房是“国家主要的政策”。这个政策“已经显著地改善人民的生活。”

他也同时拒绝了建议把99年的租赁期仅仅是延长,而不是出售。

他说,

“政府组屋的租赁户完全享有与租赁土地的私人产业一样完全拥有的权利。你可以居住在里面。你可以进行转让。你可以作为遗产转让给你的孩子。这是你的房子。”

李总理的辩解是回应国家发展部张黄循才在三天前发表的看法。

黄循才在星期二的一个公共论坛上回答一个提问时,以人民购买汽车为例来说明政府租赁组屋的亦有权问题。他说,

“当你购买一辆车子时,这部车子能够使用多久?”

他反问,

“这部车子是租赁的?还是你自己拥有的??一套99年租赁政府组屋的租期远远超过了车子的试用期10年。政府租赁组屋是你的。这是你的资产。这是租赁屋主自己拥有的。”

在去年3月份,黄循才提醒政府租赁屋屋主,

不要期望他们自己居住的租赁组屋会在《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简称“SERS(II)》(Home Improvement Programme (HIP) II)计划下获得翻新的说法,引发了人们担心组屋的产值将会随着组屋的租赁期届满而过零。

他在去年说,

“随着这些政府租赁屋契协议届满,政府租赁组屋的价格也将会随着相对地消失。”

无论如何,黄循才在星期二发出了更加乐观的说法,

“在短期内会有很高的可能性。假设经济情况良好、假设收入增加,那么,产业的产值将会相对地与经济的基础一起增值。你在国家持有的价值——就是你的政府租赁组屋——将会随之而增值。”

在星期五,李总理也说,

与私人住宅产业相比,政府租赁组屋屋主事实上是“享有额外的特权。因为他们所居住的政府租赁组屋不是获得政府慷慨的翻新。”

问题关键是,私人产业与政府租赁组屋进行对比是否合理?
前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唐纳德.刘教授(Donald Low)在自己的脸书网页(on his Facebook page)上说,

“私人住宅产业与政府租赁组屋是没有可比性的。这是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很明显地,私人住宅产业业主拥有处置自己产业的权利,政府租赁组屋租赁户没有拥有这个权利。例如,私人住宅产业业主可以自主进行产业整体出售计划的权利。但是,政府租赁组屋租户并没有拥有权利自主处置。

他解释说,

“政府在坚持私人产业住宅与政府租赁组屋的性质是同等的时,实际上,政府就是引发人们对这两种不同性质的住宅产业进行对比。

”当人们开始进行对比后,这将导致(政治上)的差异了。人民将会指责政府在撒谎。这一切情况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因为只要政府简单地说,私人产业住宅和政府租赁组屋之间,在屋主拥有权——租赁权之间,在性质上是有相近之处、也有些不同的差别,这样一来,就可以说明两者之间的(产业处置权和 拥有权)的权利是有不同之处的。”

他补充说,

“无论如何,在新加坡,产业住宅根本就不存在着有任何完全拥有权的,即便是你拥有永久地契的产业,政府认为国家的发展需要,仍然可以通过强制性征用土地的手段收回土地。”

与此同时,退休的建筑设计师郑庆顺(前已故行动党教育部长郑勇顺的弟弟),星期三在自己的脸书网页上(his Facebook page)就政府租赁组屋与私人公寓住宅产业做了解释说,

“在私人产业公寓,很多都是属于99年租赁地契。但是,所有的私人产业住宅都拥有自己的房地产权证”

“在私人公寓住宅的产权证里明确了有关每户公寓单位所占有的面积以及在整个私人公寓占地总面积中,给私人公寓单位所占有的面积权利。举例来说,假设这个公寓占地面积建造了100个单位,那么,在这块发展的公寓力度每一个单位就拥有1/100的土地平分的权利。一旦这个公寓进行整体出售给新的发展商时,每一个单位的公寓屋主就享有了1/100的销售所得的权益。

又比如说,这个公寓的土地租赁权已经剩下50年了。新的发展商在在购买这地块时,在计算地块租赁期的公式基础上,补足了支付给新加坡土地管理局的土地租赁期年限(即99年租赁期)的租赁金。一般而言,新的发展上要购买整体出售的公寓,是基于城市重建局已经批复了增加该地块的发展容积率。提高容积率是发展商购买整体出售公寓地块所考虑的先决前提。这并不是一种特权。

“在政府租赁组屋方面,‘屋主’只是购买了99年的租赁期。他们不像私人产业公寓业主一样,在公寓的总屋契下享有有分享土地权益的权利。

这里的差别就在于,同样是99年地契,私人公寓的土地地契与政府租赁组屋地契根本不同之处。令人感到兴趣的是,在《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ERS)》(Voluntary Early Redevelopment scheme (Vers))计划下政府如何赔偿政府租赁组屋屋主?”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