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2019年印尼总统大选

26/08/18

作者/来源:Burhanuddin Muhtadi
伊斯兰国家大学社会政治学讲师
印尼政治指示器学会执行主任
原载:《罗盘报》2018/8/14 译者:崔一生

2019年印尼总统大选,
佐科维和博拉波沃再次对垒

谁是2019年大选总统候选人搭档的谜底最终揭晓了。但是让公众惊讶的不是将要重新对垒的佐科维和博拉波沃,而是选择他们的搭档那富有争议和戏剧性的过程。

  玛福特曾经是佐科维强势的准副总统候选人,在最后宣布之前几秒钟才被撤换。博拉波沃阵营内部的较劲也相当激烈,之前阿古斯·尤多约诺被视为最可能是博拉波沃的搭档,最后却被桑迪雅卡·乌诺替换。

  政党精英们的妥协

理论上,玛福特和阿古斯是佐科维和博拉波沃最恰当的选择。相对来说玛福特至少更具三点优势。第一,玛福特可能提升佐科维的当选率。指示器学会(Indikator)今年7月份进行的全国民调显示,玛福特是民众看好的最适合与佐科维搭档的第一位人物。佐科维明显的需要这位能够从竞争对手的票仓地区夺取选票的人物。

据指示器学会民调,玛福特比玛鲁夫更有渗透力,去夺取博拉波沃票仓选票。在支持博拉波沃的选民和212示威运动支持者,更多人认为,比起玛鲁夫,玛福特更适合当佐科维的副总统候选人。

第二,玛福特不仅有伊斯兰虔诚派的背景,而且有技术专家的优势。他具有完整的伊斯兰证书品牌和卓越的技术专家经历,能够被所有各个阶层接受。指示器学会对全国30个城市的451位评论名流进行的调查中,玛福特的名流质量比其他十几位人士更高。

玛福特的吸引力是他有高的诚信,被认为能够弥补第一届佐科维政府的缺陷,尤其是在树立法治和肃贪方面。

但是,支持佐科维的政党精英以各种理由,扫荡了玛福特这些优势。他们认为,玛福特的年龄不怎么高,是未来(2024年)大选对政党精英的威胁,如果他当了副总统候选人,就能打开他在2024年大选走向总统宝座的机会,这是几个政党要阻止的。佐科维联盟政党很多精英,希望在2024年有公平的竞争,所以,古稀之年的玛鲁夫,如果在2019年大选获胜当了副总统,被视为不是重要的竞争者。除此之外,玛福特也被认为会妨碍玛福特曾活跃的政党(注:指民族复兴党)。

这样,玛鲁夫被推选为副总统候选人,应该被解读为佐科维联盟政党精英的妥协。佐科维的确实是很为难的。如果玛鲁夫被忽视,就会危害联盟的团结,甚至会出现大选第三个阵营。如果佐科维强行委任玛福特,有的政党会离去而不支持他的联盟,这使佐科维的处境更加为难。

如果出现第三阵营,以简单的算术计算,佐科总是很难在一轮投票中获得50%加一的选票取胜。尤其是佐科维的当选率也不太高。雅加达省长巴苏基(阿学)在第二轮被击败的经历,使佐科维没有别的选择,只有接受玛鲁夫作为出路。

  玛鲁夫当然不是不能增值的。他的名字的出现,使科佐维的政治对手不容易使用身份政治(注:指宗教族群议题)来对付他。笔者不是说宗教族群议题在2019年总统大选博弈时完全消失,但是,使用这个中世纪的议题(指宗教族群议题)还会有,但不会像2014年总统大选和2017年雅加达省长选举那么激烈。
玛鲁夫作为印尼伊斯兰教士理事会(MUI)主席,又是伊联中央咨询理事会主席,致使佐科维的任何对手很难攻击他是反伊斯兰教,反伊斯兰教士(乌拉玛)等等。玛鲁夫在这些中世纪议题中是守护佐科维的象征性堡垒。当身份政治议题缓解,精英和民众将不得不进入纲领性,实质性和能力高低的争论。恰恰在这一点上,在如何回答全球经济,社会差距和技术性等等议题时,玛鲁夫就要受到挑战和考验。

联盟政党的交易

选桑迪雅卡当博拉波沃的副总统候选人的演剧也是富有争议性和引发争吵的。他当副总统候选人之前,民主党副秘书长安迪·阿力夫从四面八方对博拉波沃进行攻击,说他是(收贿金的)“纸箱将军”,屈服于后勤实力(注:指金钱)?而不是仰仗思维逻辑。他也指责国民使命党和福利公正党各接受了5千亿盾作为支持桑迪雅卡的代价。而大印尼运动党副总主席阿力夫·波尤欧诺则反击说,尤多约诺才是“真正的纸箱将军”。因为尤多约诺很多手下干部涉及贪污案件,把贿金藏在纸箱里。

联盟内部的争吵可以解释为推举佐科维或博拉波沃时,政党之间进行的联盟交易。我国宪法清楚指出,推举正副总统候选人必须有政党座车。后来2017年第7号法令规定提名候选人的门槛是在国会有20%的席位或大选中获得25%合法选票。政党的地位自然提高,因为没有政党的支持,任何人都不能参加总统竞选,而且这个政党的入门票也不是“免费的”。

在同步的总统大选和议会大选,政党的获票率取决于它们支持的正副总统候选人组合的支持选票。因为佐科维或博拉波沃的支持率已经比联盟各个政党的支持率更强大。如果选民对佐科维的满意度高,那末斗争民主党作为联盟盟主的获票率就会提高,它会比联盟的政党获票更领先。同样的,大印尼运动党的选票比它在联盟的政党选票更领先。

所以,其他政党努力争取自己的党要成为佐科维或博拉波沃的副总统候选人。支持佐科维的有4个旧政党和3个新政党,它们不得不优先选非政党人士当副总统候选人,以防止联盟内部政党的妒忌眼红。

那么什么是吸引政党加入佐科维联盟的诱因呢?是未来内阁的权力分配。这可能因为所有有信誉的民调,都把佐科维作为最博得人心的总统人选。这就是他胜选后,支持政党获得这个奖励的诱因。这也是博拉波沃面对的难题。几个民调把博拉波沃的当选率置于佐科维之下,所以,权力分配的交易,被认为为时过早和不现实。所以,支持他的民主党、福利公正党和国民使命党执意要推荐自己的党要被委任为博拉波沃的搭档。

其实阿古斯·尤多约诺,与博拉波沃的其他准副总统候选人比较,选择他是最合理的。第一,阿古斯会增加博拉波沃的选票票源区。博拉波沃本身已经贴上了伊斯兰标签,所以福利公正党咨询理事会主席沙林·塞卡夫·朱菲利或者国民使命党总主席朱基菲利·哈桑的选票增值对博拉波沃来说是不太重要了。第二,阿古斯被视为有“后勤实力”(注:指金钱),能够满足竞争的需要和弥补政要不当副总统候选人的其他政党的需要。第三,无论如何,阿古斯来自2004年以来的总统大选,曾经两度当总统的尤多约诺的家族纯种。

但是,这样的纸上谈兵计算,并不能比得上幕后的老谋深算。在全国维护宗教裁决运动组织(GNPI)作出的伊斯兰教士(乌拉玛)共识(Ulama ijtima)的建议,阿古斯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后勤力量”并不是想象得那么多。如果博拉波沃坚持选择阿古斯,他可能会失去福利公正党和国民使命党的支持。如果这两个伊斯兰政党不与他结盟,博拉波沃将失去他“伊斯兰”的合法标签。最后桑迪雅卡作为僵局的解救者出现了。他作为大印尼运动党人的背景,使国民使命党和福利公正相信,能够获得支持博拉波沃的选举回报。这与如果阿古斯当副总统候选人,胜选的尾巴效果(指回报)将由大印尼运动党和民主党两家独自垅断。还有安迪·阿力夫所说的“纸箱”,能够安慰政党的“后勤”饥渴。

2019年总统大选确实是旧戏重演,两位再上博弈舞台,但不是与能够获胜的最好搭档,佐科维选择垂老的玛鲁夫,这使他要更辛勤的努力,争取占选民总数52%的年轻选民。玛鲁夫是在反阿学事件漩涡中心的关键人物,他的出现会使进步派伊斯兰群和少数派族群失望。选择不是乌拉玛建议的桑迪雅卡也可以被视为博拉波沃忽视了很久以来支持他的乌拉玛群。

政治确实是复杂的。理想的政治是课堂的教科书。

作者是伊斯兰国家大学社会政治学讲师
印尼政治指示器学会执行主任
译者:崔一生
原载:《罗盘报》2018/8/14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