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美中贸易战波及亚洲国家福兮祸兮

23/08/18

作者/来源:瓦斯瓦尼 BBC中文网 https://www.bbc.com

美中贸易战牵扯到的不仅是这两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其他亚洲经济体通过高度互联的供应链与中国错综复杂地联系在一起。那些瞄准北京的打击措施,可能会同时伤害到其他国家,比如韩国、台湾,以及新加坡。

机器开动的嗡嗡声回荡在新加坡中央商务区边缘的 工厂中,这家工厂正在为该区域的客户生产扬声器和空气清新剂。

为该地区的客户生产扬声器和空气清新剂的机器稳定的嗡嗡声在新加坡中央商务区的郊区通过工厂回荡。

这家工厂由乔伊斯·萧(Joyce Seow)的父亲萧宝黄(音译 Poh Eng Seow)在1970年代创立。萧宝黄曾在新加坡一家跨国公司的工厂担任楼层经理。

当跨国公司退出时,他决定继续为西方客户提供服务——这个时候他手下只剩7个人。

今天,这家名为Watson EP的公司雇佣了350多人,并且还在中国和越南开设工厂,年营业额达到4000万美元。

萧宝黄认为,2000年初决定在中国开设工厂是公司发展壮大的原因。

“在中国做生意像是接受教育“,他笑着告诉我。“你必须学会如何以正确的方式做事。最好聘用当地人作顾问!”

但现在中国也可能成为这个家族企业陷入危机的原因。

乔伊斯和她的父亲发现,他们在中国工厂生产的扬声器销往美国时可能会被收取25%的关税。美国发布针对2000亿元中国商品征税的最新名单上,扬声器赫然在列。

这一关税政策尚未生效,目前只处在考虑之中。但乔伊斯和父亲都非常担心对公司的影响。他们在中国的业务中有一半以上是为美国市场生产扬声器。

“我们非常失望,会因为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而感到非常不安“,乔伊斯在查看货物清单时告诉我,关税威胁将直接影响美国客户的底线。

乔伊斯指出,他们最初将生产线转移到中国,就是因为他们的西方国家客户坚持要求这么做,以利用当地较低的劳动力成本。

“我们被夹在中间,“她说, “我们的声音淹没在巨人之间—— 这是中美之间的斗争。”

根据东南亚最大银行星展(DBS)的分析,新加坡是一个独特的高度依赖贸易的国家,因此可能成为贸易战中该地区受灾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新加坡称,如果中国和美国对其交易的所有产品征收高达25%的关税,对新加坡今年经济增速的影响最高可达0.8个百分点,明年则可以达到1.5个百分点。

新加坡拥有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在这里你很容易看出贸易对这个小国有多重要。

新加坡被称为转运中心——这意味着来到这里的每10个集装箱中有9个实际上运往了另外的国家,比如中国。

在中国进行最终组装的商品,许多零部件实际上产自其他东南亚国家,如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然后经过新加坡转运到中国,在这里需要添置一些其他产品。

新加坡因此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中获益匪浅,这种贸易模式,也将这个国家从一个小渔村转变为世界金融强国之一。

但现在,就像这个区域的其他国家一样,新加坡发现自己陷入了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斗争。而且自己能做的事情极其有限。

“受到影响不仅是新加坡。“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部长陈振声(Chan Chun Sing)指出,生产一件产品,基本需要一个全球性产业链,如果全球产业链的一部分受到干扰或扭曲,它不仅会损害一个特定的国家,而是伤害所有国家。

星展银行也支持这种说法。该银行分析表明,韩国、马来西亚和台湾这些高度依赖贸易的制造业中心, 今年可能损失高达0.6%的经济增长率。但陈振声指出,这仍然不是最糟糕的情况。

“如果全球信心受到动摇和负面影响,并且每个人都不再投资,我认为整个全球经济将会有严重后果,这是最大的不确定性“,陈振声说。

瑞士投资银行UBS的分析指出了类似的预测。

该银行东南亚经济学家艾丽斯·富尔伍德(Alice Fulwood)表示,全球经济一体化如何运作,简单来说,如果你的邻居表现良好,这对你有好处。

相反,如果中国经济放缓—— 瑞银认为明年仅增长6.2%,低于其此前6.4%的估计—— 那么亚洲其他国家将会出现连锁反应。

但瑞银还指出,东南亚的一些制造业为主的国家可能从设备和工厂撤出中国的过程中获益,比如越南。不过,这无法抵消贸易战可能为全球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

富尔伍德解释,总的来说,采取提高关税等进攻策略,而不是合作和沟通,往往会适得其反,因为它们往往会使各个国家的增长放缓,并且让每个人都更加保守。

视线回到工厂,乔伊斯和她的父亲检查他们准备向客户推销的一些最新产品。

这是一个富有韧性的家庭,他们已经在考虑将生产线转移到越南以减轻中美贸易战的威胁。

对于像乔伊斯这样的数百万小企业主来说,在中国开展业务的风险变得过于高,而且在这场贸易战消退之前,不会变得更容易。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