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为何不可以拿公积金开刀?

20/01/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2009年1月19日的《动不动拿公积金开刀?》一文告诫新加坡人不可期待政府改变公积金政策以应付经济衰退的难关。公积金不是一头神牛,人民行动党政府已经多次拿公积金开刀割肉。那么,人民为何不可以期待公积金协助渡过难关?

早年购买组屋要使用现金,政府为了促销停滞的组屋需求,于1968年允许动用公积金购买政府组屋。从此之后公积金成为建屋经费的主要来源。1981年政府允许公积金购买私人产业,以推动停滞不前的产业市场,刺激新加坡经济复苏。1984年在社会老化前提下利用公积金推进医疗经济私营化。1989年允许公积金支付大学学费以便大学根据自由市场订价收费。1979年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全盘失败之后,引发1980年代中末期的经济不景气,为此政府再次改变公积金政策:允许投资股票市场,以刺激新加坡成为区域金融与资本管理中心。

由此可见,原本是为养老而设的公积金随着时局的不同也承担起不同的使命,如今的公积金机制已经沦为人民行动党政府的一件不可或缺的财务工具。简单的说,公积金机制已经成为新加坡政府的提款机。

在1980年代中期景气最坏的时候,李光耀谈论政府或许可以考虑让人民以‘借贷’方式领取部分公积金以渡过难关,显然的,当年的李光耀就曾经考虑并决定可以拿公积金开刀。所以拿不拿公积金开刀完全不是一件政治课题。

然而,关键性的问题却是人民行动党政府可不可以不依赖这一架人民制银机?一个烧饼就是那么大,所以当政府更饥饿时,人民也就得吃少些了。显然的,这纯是一个财务上的可行性问题。GIC与淡马锡的严重帐面亏损让短线投资沦为长期投资,打乱国库原有现金流量管理。换言之,政府本身目前所面对现金周转的困难是维持公积金缴交率不变的基本因素。除此之外的说法无非都是托辞,不足为信。

‘不能因为解决短期问题,而引发另一个更严重的长期问题’。说实在的,现在都活不成了还谈什么长期以后。凯恩斯不就说过:长期之后,我们都是死人。两年前一位正当壮年的一家之主,不就是在求救无门之后含恨跳轨。可见公积金的方便之门是可以让很多人活过去的。没有今天何来明天?

人民行动党政府多次对公积金开刀割肉显然就是不认同‘对公积金开刀代价沉重’的说法。人民投资烧到手和政府投资烧到手的结果两相比较一下并没有什么不同。当国库荡然无存,人民的退休金不也化为乌有?

不久之前李光耀还说很难预测几年之后的局势。那么,有什么必要和意义去警诫人民考虑2030年的公积金问题?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