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国当下的恐惧与期待

05/08/18

作者/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https://www.dw.com

清华大学法学家许章润教授日前在网上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至少在两个方面挑战了中国的政治禁区,作者明确提出“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和“平反六四“的期待。尽管如此,仍有学者认为,该文没有超过10年前的《零八宪章》。

对不同政见的人,中国执政者的态度向来强硬,而这在习近平上台后发展得尤为明显,在他的铁腕统治下,百家争鸣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噤声,或者一片颂扬。这一背景下,网上出现了《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的长文,冲击统治阶层表面坚硬的外壳,发出响亮却又理智的呐喊。有人说,这是2012年以来中国体制内学者批评统治集团最为严厉的檄文。

该文的作者是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他同时担任着清华大学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2005年被评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他也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特约研究员。作为法学和人权问题的专家,许章润在人权议题上有着较高的话语权。2014年的一次辩论会上,他曾明确表达了“绝对的主权不存在,而绝对的人权一定要存在“的概念。

《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全文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为“底线“,第二部分为8种忧虑,第三部分是8项期待。其中第三部分最具爆炸力,同时也引来最多的批评。

不断踏过底线

当下全体国民对国家的发展和个人安危产生了严重的迷惘,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是,“近年来的立国之道,突破了下列底线原则“。许章润阐明的4条底线分别是:维持基本治安,明确国家愿景;有限尊重私有产权,容忍国民财富追求;有限容忍市民生活自由;实行政治任期制。

其中最受关注的是第1条和第4条。第1条底线的含义是个人与国家达成共识,你当你的官,我过我的小日子,不搞运动,社会实现安宁平静的局面。第4条底线提及的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任期10年的制度,是唯一看得见摸得着也拿得出手的政治改革成果,而2018年人大修宪取消了任期制,等于一笔勾销了三十年改革开放,“一巴掌直要把中国打回那个令人恐惧的毛时代“。

8种忧虑

底线被突破,逻辑的发展便是老百姓出现恐慌情绪。他们的忧虑在于:产权恐慌;政治挂帅;又搞阶级斗争;再度关门锁国,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闹僵,却与朝鲜这类恶政打得火热;对外援助过量,导致国民勒紧裤腰带;知识分子政策左转与施行思想改造;陷入重度军备竞赛与爆发战争,包括新冷战;改革开放终止与极权政治全面回归。

8种忧虑是中国当下老百姓普遍心情的真实概括。比如移民潮的出现,当然原因很多,既有追求更高生活品质的,也不乏洗钱赶紧溜的,更有权贵携款逍遥法外的,但普遍缺乏产权安全感则为移民者的共性。又比如在大学里政治挂帅,大学教师连连因言获罪,因为担忧党政宣传口子找麻烦与课堂上学生特务告密,而战战兢兢。

许章润希望杜绝援外撒钱“大手笔”

8项期待

忧虑之下,文章没有呼吁老百姓走上抗争之路,而是提出了8项期待。

第一,杜绝援外撒钱“大手笔“。第二,杜绝主场外交中的铺张浪费。第三,取消退休高干的权贵特权。第四,取消特供制度。第五,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第六,“个人崇拜“亟需赶紧刹车。第七,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第八,平反“六四“。

这8项期待是文章最具震撼力的部分,每一项,都掷地有声,每一项,都会招致新闻审查的封锁。文章的结尾时,他是这样写的:“话说完了,生死由命,而兴亡在天矣。“他不是不知道文章会带来的风险。

“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和“平反六四”

中共前总书记鲍彤接受自由亚洲的采访时表示特别赞同8项期待中的最后两项, 即“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和“平反六四“。他还呼吁当局不要让敢于发声的许章润“消失“。据悉,该文在网络发表时,许章润本人正在日本访问。

许章润的文章较早在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网站上发表,至今仍可以看到。“这很大胆,“天则所一名研究员对《纽约时报》说。“许多知识分子可能也有同样的想法,但他们不敢说出来。“中国国内一些网站转发该文后,多半都被删除。在社交媒体上,零星可以看到“漏网“现象。

旅居美国的前北大经济学教授夏业良则对该文深感失望。在夏看来,许章润的文章远没有达到一名清华大学法学教授的要求,因为它更多地在跟执政党讨价还价:让当年的刽子手承认杀人杀错了,怎么可能?夏业良认为,《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还不如当年的《公车上书》,似乎在哀求皇上和官僚们,你们高抬贵手吧,因此,该文 “ 在内容上、格局上、在追求的目标上,远远低于《零八宪章》。”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