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甭再提邓小平借鉴新加坡经验

18/01/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邓小平的一句客套话不应该沦为政治工具持续的被利用来肯定新加坡模式。香港的阮次山说:‘中国…宽待李光耀…恭维有加,称要学习新加坡经验,李光耀也常信以为真…’。多年前香港南华早报也报导过郭鹤年对此一事的不以为然;一个300多万人口的新加坡可以出一个李光耀,中国的一个县市就可以有几个李光耀。当然,李光耀和新加坡经验是有其可取之处,因为反面教育也有很大的学习价值。

邓小平要中国学习新加坡的什么经验?香港和新加坡一样,其经济收益来自于对西方资本世界提供商业服务。从这一层面来看,邓小平主要是在向中国社会解释为何利用西方资本与市场经济是通往经济创造财富的途径。从政治层面来看,邓小平也警惕中国社会不要象新加坡一样沦为被西方资本世界操纵的弱主权国家。

想当年,李绍祖不就认为新加坡是伪独立。从新帝国主义理论来看,新加坡的后殖民政体是西方世界的代理人。是否确实如此?李光耀是否摆脱了西方世界对独立新加坡的牵制?新加坡支持美国侵略伊拉克,派军队协助‘重建’伊拉克。当美军被迫从菲律宾的苏比克海军基地与克拉克空军基地撤退之后,新加坡为美国海军建设本区域最大的后勤基地与提供支援服务,是美国在本区域除澳大利亚之外的最忠诚支持者。这些新加坡特色对中国社会而言具有反面教育价值。

2009年1月17日邓小平访问新加坡三十周年纪念讲座的一些观点言论具有争议性,因为对同一观察可以有另类的解读。

一位教授如是说:‘行动党从社会各领域广泛吸纳顶尖人才,为人民服务,是确保其政治体系向社会保持开放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些人才因为来自社会各方面,能更好地了解社会的需要,更好地表达社会的各方面利益。更重要的是,他们进入党之后,就强化了执政党的合法性。这是执政党保存权力不变质的有效方法’。这是否也可以说成是:‘行动党从社会各领域广泛吸纳顶尖人才,为人民行动党服务,是确保其持续垄断新加坡人才以维持一党专政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些外来人才在体制内经过制度化的洗礼之后住住就失去其原有的独立见解。这种‘招安’策略无助于提高一人政党的合法性。

这一位教授也说:‘民主的本质是竞争,而不是政党的数量;权力可以集中,但关键在于保证掌握权力者,必须是社会上最优秀的人’。这也可以有另类看法。完全竞争建基于无限制的参与,其精神在于自由与多元特性,这和权力集中是天南地北的差异。按新加坡经验而言,不论是在苏卅工业园区或者新加坡AB团队的争议上,李光耀不就是以资源欠缺为理由反对苏卅高新区的竞争和非议人民行动党内的AB两派的竞争?李光耀认为竞争是浪费宝贵资源。显然的,在理论上,李光耀看来是不可能支持竞争论的,因为这世界上所有宝贵资源都处干缺稀状况。

另一位位教授则如是说:‘邓小平和现内阁资政李光耀的思想相近、两党具有共同以东方传统为基础的价值观、新加坡有良好法治等’。邓小平和李光耀的思想相近一说有待考证不宜评论。但中国模式和新加坡模式却是明显的两个不同的政体。吴庆瑞认为新加坡思想接近英国维多利亚的精神文明,这多少反映了新加坡的殖民历史文化和人民行动党领导层的西方教育背景。人民行动党的政治思想意识形态里有多少是以东方传统为基础的价值观?吴庆瑞认同西方文明。李光耀如今也认为儒家价值观已经过时了。新加坡是否有良好法治的课题更具争议性。人民行动党自认为新加坡是依法执法。相反的,国际以及本地异议论者却认为新加坡是以法凌人。依法执法 (rule of law) 和以法凌人( rule by law) 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新加坡模式或许确实是有可以让其他发展中国家作为借鉴的宝贵经验。但在推荐与借鉴之前是否更应该先确认什么是新加坡模式?有何宝贵经验值得多学?是学习如何为西方资本世界提供服务?是学习新加坡的依法执法抑或是如何以法凌人?在确认新加坡经验是什么之前,没有人应该把新加坡模式偶像化。邓小平对新加坡的美言只不过是一句客套话,更没有必要30年不变的炒作。真金不怕红炉火,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