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朝鲜不急于取悦美国的原因

27/07/18

作者/来源:埃尔维·勒玛豪(Hervé Lemahieu) 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https://www.bbc.com

上个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会晤,二人承诺将致力于发展“新型关系”,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但这之后外界受到的信息却有些不一致。

在一次被称为“划时代事件”的峰会后,各方壮志满满。朝鲜重申其对“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承诺,而美国则表示将会停止与韩国的“挑衅性”军事演习。

之后事情的发展开始变得曲折。虽然平壤好像已经开始拆除火箭发射基地,但有报道称朝鲜的武器项目仍在暗中进行。与此同时,平壤还在指责美国采取“强盗般”策略。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目前局势缺乏明确进展?

力量错位

朝鲜恶名昭著,知道如何占据全球头条,这可能也是外界高估朝鲜实力的一个因素。

平壤似乎将自己相对弱势的位置伪装成一种自己并不胜任的力量,将新加坡峰会粉饰成两个平等核大国之间的对话。

而在洛伊研究所的亚洲国家实力指数中,朝鲜在25个中排名第17。这份排名是根据军事、经济、文化影响力等因素,对地区实力进行的深度评估。

朝鲜是一个评价错位的国家。尽管它最近有了标榜自己为核武装国家的信心,但其仍是一个忙于存活的弱国。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由于朝鲜的影响力不成比例地依附于它的军事实力,它可能会不愿意作出真正的让步,至少不会作出美国和其他国家希望的那般让步。

军事实力

这个国家拥有140万军事和准军事人员,占其工作年龄人口的8%。在世界上,只有中国、俄罗斯、印度三国拥有比之更大的常备军。

相比之下,韩国人口是朝鲜的两倍,而且实行义务兵役制,但武装部队规模还不到朝鲜的一半。

平壤有大量作战坦克,甚至其海军也拥有大约70艘老化的潜艇舰队。

而这个政权的威胁之所以可以传递到邻近地区之外,依靠的是其不断发展的洲际弹道导弹和核武器。

不过,如果朝鲜真的动用这些武装,最终导致的可能会是结束其政权的报复行为。

围攻心态

平壤也为自己的永久战争状态付出了巨大代价。

据美国武器控制、核实和履约事务局(US Bureau of Arms Control, Verification and Compliance)估计,朝鲜将国家GDP的24%花在了军事上。

朝鲜把导致国内长期贫困的原因推到了外国侵略者头上。通过制造围攻心态,朝鲜将极端的军事负担进行合理化包装。

结果是,在所有非军事领域的资源及影响力评估上,朝鲜均排名较低。

经济资源

在这个多元并快速发展的世界里,朝鲜是落后的。

如果把当地物价考虑在内,朝鲜经济规模大致等同于老挝,而老挝是东南亚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人口只有朝鲜的四分之一。

朝鲜工人的生产效率是亚洲最低的,并且其自然资源的人均占有率也异常低。

这个国家严重依赖进口食品、精炼金属和燃料,而其主要出口的产品是煤球。

外交网络

平壤的外交与经济关系同样受到阻碍。

洛伊研究所研究显示,2015年朝鲜对外贸易额约为60亿美元,不到韩国总额的1%。

不过与朝鲜有关系的国家数量也比较惊人。

平壤在全球拥有46个大使馆,仅次于新西兰,领先于包括新加坡在内的许多国家。

这些前哨基地也经常被指控为非法活动的前线。

中国生命线

朝鲜经常会对有限的朋友进行最大化利用。

仅仅凭借是中国的邻国,朝鲜就已经受益。两国之间的共同防御条约要求,每个国家在受到攻击时向对方提供军事援助。

根据洛伊研究所研究,北京在经济上是朝鲜的生命线,两国之间的贸易占朝鲜贸易总额的87%。

这给了北京巨大力量,如果它愿意,便可以向平壤强加成本。

然而朝鲜知道,虽然中国支持联合国制裁,但也可能会避免采取更多惩罚措施。

那些惩罚措施可能会使朝鲜政权崩溃,从而给中国自己的边界制造不稳定因素。

国际影响力

朝鲜是一个狡猾的幸存者,但这与拥有广泛的国际影响力还不一样。

事实上,朝鲜受所谓“合法性不足”之苦,尤其是跟面积更大、更加民主、更加富足的韩国相比。

与韩国一样,朝鲜一直声称自己是整个搬到的合法政府。

但与自己的南部邻居相比,朝鲜拥有的力量要小得多。

韩国也有一支强大的军队,且与美国是条约同盟,其中内容包括延伸核威慑。

韩国在亚洲拥有广泛影响力,具备完善的贸易和投资关系。

它还具有相应的文化力量,K-pop与韩剧在其中助力不少。

每年有1570万游客到韩国游玩,而每年访问朝鲜的中国游客大约有140万。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朝鲜将美国总统拉到了谈判桌上,且两国部分关系正在走向正常化,金正恩似乎表现得不错。

金正恩赞扬了新加坡的经济成就,还承诺将吸取新加坡的经验,用来发展朝鲜经济。但他没有就去核时间表达成什么共识。

美国希望朝鲜率先放弃核武器,并以经济回报为交换条件。但外界现在远未清楚,朝鲜是否将发展经济及保留部分核力量视作不可兼得。

而且,朝鲜是否愿意放弃其标志性的核武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对改革是否会威胁自身政权的判断。

即使觉得自己可以存活,朝鲜未来或许不得不屈服于韩国的初级合作伙伴地位。

要想达到韩国的收入水平,朝鲜需要努力数十年,而在人口只有韩国一半的情况下,它有可能仍要处于韩国的阴影下。

这样的代价对金家王朝来说会不会太大?

本分析文章为BBC向外界机构专家约稿。

埃尔维·勒玛豪为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的亚洲国力外交项目主管,洛伊研究所为澳洲的一所国际政策智库。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