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诽谤法院

11/07/18

作者/来源:张素兰(10-7-2018)人民呼声论坛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991373447706296

涉嫌触犯诽谤法院事件可以追索到1765年在英国时尚。无论如何,于1931年在英国和威尔斯进行起诉涉嫌触犯诽谤法院的事件并没有获得成功。虽然如此,这在英国是罕见的。它(诽谤法院)似乎在以前的殖民地中是臭名昭著的。

于2008年,有三名新加坡人在高等法院被判处触犯诽谤罪名成立。因为他们穿着一件印有描述袋鼠(?)黑色长袍的圆领衬衫。很明显这是记者们在法院外面看到了令人感到兴趣的圆领衬衫而及时拍摄的照片。后来,这张照片在新加坡的主流媒体上刊登了。结果,这三名穿着印有描述袋鼠(?)黑色长袍的圆领衬衫的公民被起诉触犯诽谤法律有关刑法而被判处坐牢(见网址:https://uk.reuters.com/…/oukoe-uk-singapore-kangaroo-idUKTR…)
假设报章不刊登这张照片,无法确定这三名公民是否会被起诉?

于2010年,一名英国作家艾伦.沙德瑞克(Alan Shadrake),76岁,被控涉嫌骚扰法院罪名。他在自己出版的书籍《快乐的刽子手:审判新加坡司法》(《Once a Jolly Hangman : Singapore  Justice in the Dock》)里的第219页评论新加坡的死刑制度,抨击该制度存在双重标准,又提到多宗曾轰动一时的死刑案件,还访问人权活动分子、缉毒人员、前警长和律师等,披露了不少“内幕”。他最终被法院判处入狱六个星期的徒刑,以及罚款2万元(逾期不履行,并加处两周徒刑。)(《新加坡文献馆》:《新加坡 死刑是低犯罪率功臣》见网址:http://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5041)

艾伦.沙德瑞克向法院提出上诉,但是最终败诉。他被判在新加坡入狱8个星期,服刑期届满被驱逐处境。(注:新加坡总检察署表示,在2010年7月28日致函沙德瑞克代表律师,要求后者表明是否愿意向法庭道歉。它也说明,只要艾伦.沙德瑞克以道歉作为求情理由,否则将加重他藐视法庭的刑罚。 艾伦.沙德瑞克昨天在庭上受控方询问是否愿意道歉,但他表明坚决不会道歉。 ) (《当今马来西亚》:《英国作家遭起诉藐视法庭罪无惧刑罚加重坚持拒绝道歉》见网址: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138824)

五年后,也就是2015年,政论社交网站(Yawning Bread)的一名著名博客区伟鹏(ALXE AU),他是一名非常谨慎的人。他被起诉两项涉嫌触犯藐视法院刑事罪,其中一项罪名成立。他最终被法院判处罚款8千元。(见网址:《博客区伟鹏藐视法庭 被罚款8000新元》
http://news.news-com.cn/a/20150306/1173572.shtml)。

他所撰写的文章是:《377轮子驶离高等法院的最完美计划》(377 wheels come off Supreme Court’s best-laid plans)(见网址:http://archive.is/2J6Qy)。法院起诉他所撰写的文章是评论主审法官(Chief Justice Sundaresh Menon)在安排两起开庭审讯的案件日程上是涉嫌触犯刑事法典第377A条款。这个条款是针对涉嫌触犯男性同性恋者性交行为的刑事罪。(见网址:
https://www.straitstimes.com/…/blogger-alex-au-found-guilty…)
区如鹏就法院的裁决进行上诉,但是,他败诉了。(见网址:https://www.straitstimes.com/…/blogger-alex-au-loses-appeal…)

在2018年,一个脸书社交群体网站(《议论政策论坛》)的五名管理员因为被指控批准刊载一则涂改有关新闻标题“质疑法院的公正性和完整性(impugned the impartiality and integrity of the Court of of Appeal”)(见2018年2月14日《海峡时报》)而道歉。这份中英文道歉信全文刊载在他们的社交群组网站(《议论政策论坛》)。道歉信说,“我们身为《议论政策论坛》管理员仅此为,于2018年2月2日上载了一则有关诽谤法院上诉案件造成诽谤而道歉……”

在今年5月份,社运分子范国瀚(Jolovan Wham)和反对党民主党副主席陈两裕(John Tan)(他于2002年已经被判处了穿着印有袋鼠的圆领衬衫的刑事罪)也接到了诽谤法院的起诉状。(见网址:https://www.straitstimes.com/…/high-court-nod-for-agcs-cour…)

范国瀚和陈两裕面对的结果与《议论政策论坛》的五位管理员不一样。他们并没有获得道歉的机会。高等法院已经定期审理他们的案件了。

在英国作艾伦.家沙德瑞克(Alan Shadrake)案件发生后,总检察署继续警告,咱们的国家将继续实施这部300年前的过时法律。他们对这种对司法的恭敬态度持不同看法。

在2012年当英国工党议员彼得.哈英(MP Peter Hain)被起诉藐视法院案件时引发了一场辩论。诽谤法院是否违反了《欧洲人权公约》第10条,即是保护言论自由。(见网址:
https://www.theguardian.com/…/10/freedom-of-speech-peterhain)

英国国会议员彼得.哈英回忆起他批评女皇法官吉文(Girvan)勋爵在审理一宗有关申请司法复核案件时,描述吉文勋爵的判决时说这是“失去了摇椅子(”off his rocker”)”。

一项由个人要求废除诽谤法院罪的法案已经提交到了国会。这项行动明显地也是针对着回应英国前殖民地继续进行类似起诉诽谤法院的案件。(见网址:http://petercherbi.blogspot.com/…/scandalising-judges-laws-…)

作者说,

“废除死刑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触犯有关法律的危险仍然是涉及到英国前殖民地的言论自由,以及辩论与批评的权利。”

当英国政府成立了一个法律委员会进行研讨有关的法案后,这项私人提出的法案最终是撤销了。英国终于在2013年废除了诽谤法院的刑事法令。

新加坡政府不但保留了300年前过时的法律,而且还赋予这个法律更加犀利的武器。他们在2016年在国会提出了《骚扰司法(保护)法令》,这部法令在国会获得通过成为法律,并在2017 年10月1日正式实施。

触犯诽谤法院最高刑罚是不超过10万元,或者监禁不超过3年,或者两者兼施。

请注意,您可以尽情地在网站上发表博客言论,但是,请您注意使用的文字!小心为上。总检察署始终注视着这一切。

凯文.陈博士将于2018年7月14日星期六在《功能8》(Function 8)举办的一场讲座会,谈有关“司法判决——说不出的话”。在凯文.陈博士演讲结束后,将会有听众答问时间。由覃炳鑫博士负责主持。 欲知详情,请到下述网站了解:
https://www.facebook.com/…/a.350454085131…/986763698167271/…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