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克强 欧洲没必要担心中国

10/07/18

作者/来源:德国之声 https://www.dw.com

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欧洲,先在保加利亚举行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16+1峰会“,随后前往德国访问。对于中国在中东欧地区的积极布局,布鲁塞尔和柏林并非毫无顾虑。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问题专家金玲认为,这样的担心并无必要。

德国之声:自从美国总统特朗普推行强硬贸易政策以来,保护主义在全球似乎有所抬头。在此背景之下,中国加强与中东欧国家的“16+1“合作,是否也是一种应对措施?

金玲:中国中东欧合作做为中欧合作的一个组成部分,理所当然的我们推行加强这种彼此的贸易合作,共同发出自由贸易的声音,我觉得都是在世界舞台上传递一种积极的、对于开放和自由贸易的一种支持。

德国之声:就贸易额而言,中国与中东欧十六国的贸易总额在过去几年有所增加,但目前水平仍在700亿欧元左右的水平。相形之下,中德贸易总额高达1680亿欧元。中国是否会试图在一定程度上缩小这一差距?

金玲:中国和中东欧之间与中德之间不必然发生贸易转向。过去几年的情况也不支持这样的结论:中国和中东欧合作贸易的上升就会导致中德贸易的下降。我们希望的是齐头并进。因为中国与中东欧合作,事实上是针对当时中东欧具体现状,对不同的地区采取一种细化的,差异化的政策。所以从这点上来讲,我们过去看到的是中国中东欧贸易增长并没有影响中德贸易的上升。从这个角度来讲,希望中德关系和中国与中东欧关系是两者共同促进,而不是取代。中国和欧洲的关系总共是几个层级。它包括双边、包括次区域、包括中国和欧盟的整体,我们的希望是这三者之间,应该是一种相互促进、相互推动的作用。

德国之声:针对来自中国的投资和影响力,欧洲内部近年来疑虑有所增加。中国在与中东欧国家合作时是否考虑到这一因素?

金玲:其实我知道德国朋友是比较担心的,欧洲层面也是比较担心的,但事实上这种担心没有必要。我们看到的是,没有看到有冲突的、或者相互对冲的现象,看到的应该是一个加强的现象。从根本出发点来讲,中国与中东欧合作,它也是希望能够借助多种力量来加速这个地区的发展,来促进欧洲一体化更为均衡的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说,这跟欧洲一体化的初衷是完全一致的。
Serbien Die neue Brücke über die Donau (picture-alliance/dpa/T. Brey)

16+1框架下由中国投资建立的大桥

德国之声:根据一些专家机构的统计,到2017年年底为止,中国在16+1框架下投资建设的基建项目中,彻底完工的只有在塞尔维亚的一座桥梁和马其顿的一条高速公路。中国是否会加速推进在该地区的建设投资计划?

金玲:合作的进度取决于双方意愿还有现实情况。的确,在基础建设项目中,有一些小项目进展得还是比较顺利的,但是一些大型项目,比如匈塞铁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一直在延迟。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客观来说,大型项目的拖延反映了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信任的赤字。我明白欧洲方面讲的很多规则、规范、标准等等。但事实上从根本而言,如果我们从一个地区的发展需要来看,大家是可以通过对话解决解决。而出现项目长期延迟的现象,就表明了双方目前关系中存在一些问题。我们也知道这次中国中东欧峰会之后,会举行中欧峰会,希望这样的一些峰会机制能解决这些问题。至于加速,我想这是一个双方的动力问题。既然有了规划,一开始是大家的共识,那这个事情肯定是对双方有利的,那么双方应该是有这种推动的意愿的。但是很多程序问题是欧盟的事情,一些程序上的事情肯定不是你说加速就一定能加速的。我觉得现在一些遭到诟病的问题,更多的是针对一些大项目,尤其像匈塞铁路这样的项目。这就不是中国和中东欧国家的问题,需要欧盟层面的协调。

德国之声:16+1峰会之后,李克强总理将抵达德国访问,并进行第五轮德中政府间磋商会议。双方上次类似会议是在2016年。这两年间,德国经历了一次联邦大选,政局发生剧烈震荡,执政十多年的默克尔总理承受巨大压力。德国内部政治的这些变化是否会对德中关系产生影响?

金玲:如果说没有影响,那肯定也不太可能。但是从德中长期的发展状况来看,根本的决定因素还不在德国内政,而是经济上的相互依赖,以及相对来说具有优势互补的特性。其实这是德中经贸关系一直保持稳定的一个非常重要性的因素。第二个,我想就是无论德国政府出现怎样的不稳定风险,但是中德关系以及两国在政治上的合作和协调,是由一些结构性的因素决定的。这个结构性的因素主要包括中德两国都是目前来讲在国际社会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国。在国际局势或当今的这种国际社会的不稳定状况之下,还是有共同主张的。例如说,对于多边主义,不论是贸易还是气候变化,这些应该都还是双方的共同追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德中在一些具体问题上也会有分歧,这点我们都能看得到,但是应该不会左右中德关系,尤其在目前国际社会上需要合作的大局面下。所以我认为即使德国内部出现一些短时间不稳定的现象,对于中德关系的大局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