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模式的朱门酒肉臭

14/01/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杜甫的《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赐浴皆长缨,与宴非短褐。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打其夫家,聚敛贡城阙。圣人筐篚恩,实欲邦国活。臣如忽至理,君岂弃此物?多士盈朝廷,仁者宜战僳!况闻内金盘,尽在卫霍室。中堂舞神仙,烟雾蒙玉质。媛客貂鼠裘,悲管逐清瑟。劝客驼蹄羹,霜橙压香橘。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荣枯咫尺异,惆帐难再述!…

白话文:赐浴温泉的,都是些高冠长缨的贵人,参加宴会的,更不会有布衣麻鞋的百姓。达官显宦,都分到大量的绸帛,那些绸帛啊,都出自贫寒妇女的艰苦劳动。她们的丈夫和公公,被鞭打绳捆,一匹匹勒索,一车车运进京城。皇帝把绸帛分赏群臣,这个一筐,那个几笼,实指望他们感恩图报,救国活民;臣子们如果忽略了皇帝的这番好意,那当皇帝的,岂不等于把财物白扔!朝廷里挤满了“济济英才”,稍有良心的,真应该怵目惊心!更何况皇宫内的金盘宝器,听说都转移到国舅家的厅堂。神仙似的美人在堂上舞蹈,轻烟般的罗衣遮不住玉体的芳香。供客人保暖的,是貂鼠皮袄,朱弦、玉管,正演奏美妙的乐章,劝客人品尝的,是驼蹄羹汤,香橙、金橘,都来自遥远的南方。那朱门里啊,吃不完的酒肉都已经腐臭,这大路上啊,冻饿死的穷人有谁去埋葬!相隔才几步,就是苦乐不同的两种世界,人间的不平事,使我悲愤填胸,不能再讲!

杜甫亲身体验、并广泛接触了下层人民的苦难,洞察了“朱门务倾夺,赤族迭罹殃”的社会矛盾,对国家前途、人民命运有着无限的忧怀。(录自百度知道)

杜甫所见到的唐朝社会阶级关系和贫富两极化在今时今日的新加坡似乎并没有什么两样,掌握大权者榨取民脂民膏。即得利益者也正是活在美酒佳肴的神仙境界里,遥远的不知道什么是人间疾苦水深火热。这不就是‘荣枯咫尺异’。

2009年1月6日海峡时报的生活品味版登载了一名新加坡常任秘书的个人生活品味经验自述:一家三口到法国渡5个星期长假,並花费46500新元上3个星期的法式烹饪和糕点制做课程。这篇短文在新加坡网上引起不小的涟漪。这名精英是1974年度的武装部队奖学金得主,官阶为准将,退役后曾在财政部,国防部任职和担任过总理的首席私人秘书。而根据自述文章太太是银行的高层职员,而儿子即将进入美国名校布朗大学。

资深报人佘长年以阶级隔离为题指出如此阶级的高官不应该在此时此刻炫耀自已的财富。余长年认为引发激烈批评的原因有两点:‘首先,他在炫耀来自高薪的财富,尤其是当新加坡正面临有史以来的最艰辛日子。成千的工人失去了工作或者遭受减薪的厄运。其二,政府领袖的薪金超高以至于无法体会普通市民的感受。他在炫耀自己的精英背景,他的太太是银行的高级顾问,他的儿子即将进入美国一所著名大学;拿5个星期长假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困难’。余长年也点出了财富分配的差距:‘有20%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之下,其中最贫穷者只获得290新元的福利津贴。内阁部长在拒绝后座认员要求增加贫困津贴时反问:“你要多少銭”。相反的,‘新加坡政府虽然接受了19%的减薪但却还是全世界之中最高薪的政府’。

此一事件在另一个网络论坛上也引发了不小的回响,即有保皇派的网监在维护政策也有异议分子在批评政策。

‘这并不是缺德之事,但在报章上向普通新加坡人炫耀自已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在当前经济不景的情况下,根本上就是不得体,冷漠和高傲。我们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赚到那一半的学费?我们之中有几个人可以享受5个星期的有薪假期而不会丢失工作?这只能发生在新加坡官僚体系的上层,他们享受到和私人企业一样的高额薪金’。

‘新加坡精英和高官的孩子一般上都不去新加坡国立大学和南洋理工大学,他们去长青藤联盟的大学…新加坡没有像样的烹饪课程吗?这名高官是明显的和社会脱节,远离新加坡的现实’ 。

‘我的天啊,这是一个不知羞耻的炫耀。他提起他儿子的长青藤大学,他太太的高级银行工作,和不太掩饰的说自已是高层,是一个优秀团队的好领导,这些都是不必要的,那只是要在我们群体的面前炫耀自已的成功人生。照片里的他洋洋得意神态是在自我陶醉。一个令人厌恶的自夸自大者’。

‘为什么那么妒忌?他有钱,让他自行决定,你们都是酸葡萄’。

‘其他评论者都不是在非议他花钱,那是他的权力,他们只是在批评他的不顾及其他人的感受而在此时此刻炫耀他的财富,如果他不是傲慢就是愚蠢’。

‘那是他的钱,他可以任意花费。但如此的高官在公开的炫耀是无视他人感受,尤其是当政府正在告诉普通新加坡人,他们了解人民在这非常时期的苦难。他们还有什么道德尊严去告诉人民必须吃苦的面对困境。46500新元对一般人而言是很巨额的款项’。

‘他没有博爱之心,一名自认为了不起的高官还是一名公务员,他的薪金来自公众的税务。所以公众可以期待至少一点点的同情之心,他至少亏欠公众那一点点。他连那一点点的博爱同情之心都没有。事情就是这样…我们的领导不再来自基层,他们出生与成长在象牙塔里’。

‘不要把你的愤怒指向他的自我沉溺,而是指向那些让他享有这种不合体统的高薪的一群人,那就是付税的人,他们对这种厚颜无耻的超高公务员薪金始终保持沉默’。

‘问题不是“有欠慎重的花费”而是应否让市场机制把顶级薪金推向一个令社会解体的定点-超高的高薪给社会上层而超低的低薪给社会下层’。

‘你们这一群失败者,为何对一名高级公务员的血汗钱发牢骚。我们如何知道那照片里的“无家可归的新加坡人”不是一名非法移民?他并不是含着金汤匙出世,他父亲是牛车水的小贩,他靠努力求学和辛勤工作才到达今天的地位。你们之中有几个人可以做到?成长起来吧!’。

‘这些评论的假设都是错的,这是他的銭他决定如何花费,他的上司满意他的工作而让他休长假。或许他已经有好几年没拿过年假。从另一方面来看,你们这群人是不是在最低层生话?每天吃最便宜的食物,穿最廉价的衣服等等?我猜想并不是这样的,因为你们至少会使用电脑和拥有一台掌上电脑。不要向玻璃屋丢石头’。

‘46500新元对我们一家三口而言可以买8年的伙食和日用品。一名常任秘书的薪金介于1百20万元到1百50万元之间。李光耀不就告诉我们:你的比例感在那里?’。

‘就象他有权决定使用自已的銭,新加坡人也有权去批评他。这不是酸葡萄的事情,假如他是一名银行家或者商人,没有人会注意他。事实是他是一名公务员,而且是一名拿很高薪水的公务员。或许现在是时候去比较新加坡常任秘书和其他发达国家类似职位所领取的薪金额’。

‘我的父母不是小贩,但也不富有。我没有象他那么高的薪金,但相信当他到了我这一个年龄时不会赚得比我多。我没有理由要羡慕他或者妒忌他。我完全不认为自已是一名失败者。那些有关无家可归者的相片共有45张可以在此阅览:http://singaporeenquirer.sg/?p=990。我相信你有能力分辨出新加坡人,孟加拉人,中国人,印度人和菲律宾人。有许许多多的新加坡人在组屋底层或在公园过夜。假如你还是不相信,晚上时分可以到友诺士弯,红山,女皇镇,大巴窑,和欧南园去亲身体会’。

‘那些为他辩护的人说这是他的銭,这种说法完全失去焦点…这样的品格缺陷是在告诉我们,以才选人的制度出了问题…使用了一个错误的任人唯贤制度…’。

‘我不认为露宿街头的相片支持你的论点。我处理过好些悲惨事件,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故事…对每一个这样的人,政府都有一套政府协助方案让他们回返正途。假如你执政,公务员会象邻近国家一样的低廉…他们的优秀分子都离开…坐下来想想-低薪金公务员制度会不会带来更多的人流落街头?你的说法是错误的,你必须离开你的电脑到我们邻近的国家首府去看看’。

‘你即自以为是第一世界,就应该和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芬兰,瑞典,丹麦和日本相互比较,为何要去和第三世界的邻近国家比较。…在露宿街头的人群中一些是因拖欠而被建屋局驱逐,我不是无中生有,海峡时报就有这类报导…假如金銭是唯一留住人才的方式,那就没有了忠心,当新加坡经济垮掉,他们就另行安排新国家移民。我们要有归属感,这是自已的国家,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高薪不一定代表好政府。逃马就是一个好例子。我们的内政部长和内部安全头子是全世界最高薪的,你如何解释陨职,这是另外一个诚实的错误?低薪公务员就是低效率政府,当然不是,假如你的理论正确,其他第一世界的薪金比新加坡低,那么他们就应该有更多的人民露宿街头了。澳大利亚和芬兰的公务员薪金都比新加坡来的低(这两个国家的发展指数排在新加坡前面)我们为什么要支付那么高的薪金。只有高层公务员享受超高薪金,他们的中层尤其是最低层就只拿一般或更惨的低薪’。

‘我不计较公务员领取接近私人企业的薪金,但不是少数的一些精英高层拿超高薪金。大多数的公务员只享有一般的薪金。水务部常任秘书的薪金和该部门的基层工作人员的收入是天壤之别。你是否在说假如我们的高层公务员只领取和其他第一世界里的一样薪金,我们的政府部门就会垮掉?我们并不需要奖学金得主去管理政府部门,他们也不配拿这般的高薪。即使他们的薪金减半,他们还是有能力购买私人公寓,汽车和到外国渡假’。

以上言论是从1月6日到12日的6天共61则中抽取,部分的反映了正反两方的言论。从几则保皇网监的发言来看,人民行动党政府是不会犯错的。换言之,人民行动党政府必将维护他们的正确政策。当年李光耀就曾赞扬吴作栋有勇气采取强硬措施。回头看看,新加坡模式如今落到里外不是人的困境就是这种强硬作风的结果。荣枯咫尺异;相隔才几步,就是苦乐不同的两种世界,人间的不平事,莫过如此,呜呼哀哉。

资源来源:

http://www.littlespeck.com/content/politics/CTrendsPolitics-090110.htm

http://wayangparty.com/2009/01/08/senior-civil-servant-boasted-about-spending-s46500-to-learn-french-cooking/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