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台湾投身美国还是拥抱世界?

02/07/18

作者/来源:多维 http://news.dwnews.com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特金会”说,“世界将看到重大改变”。无论把这场世纪高峰会视为政治大戏,抑或朝鲜半岛无核化实质进展,金正恩这句意义深远的总结式感言,不只是说给美国总统特朗普听,更值得所有关注“特金会”的人再三咀嚼,包括台湾在内。

特金两人6月12日在镁光灯焦点下双手一握,朝鲜战争之后的70年风雨彷佛浓缩为一瞬间,在美国与朝鲜领导人的手中翻过了一页。同一时间,美国在台协会(AIT)新馆落成,台湾前后任总统马英九与蔡英文均到场祝贺,蔡英文盛赞“台美关系未来将持续谱写更好、更令人振奋的新章节”。相较于特金会,台湾的“小世界”彷佛时间不再流动,停留在“台美同盟”的美好年代。

台湾把AIT新馆落成当成头等大事,此前不断猜测美国会派出何种层级官员出席,甚至一度盛传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将亲自来台,并聚焦美国海军陆战队是否进驻馆内。台湾对于AIT新馆的高度期待,《自由时报》的社论《台美关系迎向新局面》把这种心态描绘得相当直白。文章说,AIT新馆就是“没有官方名义的美国大使馆”,对台湾而言,“台美关系才是真正影响生存发展的重大关键要素”。台独团体也在现场表达热烈欢迎,布条上写着“过去美国把中华民国带来台湾,现在台湾人要求你们将它带走”。独派的逻辑很简单,欲达台独建国目标,寄希望于美国。

台湾部分人士对于AIT新馆落成的兴奋之情,与近来美台关系升温有关。从2018年伊始,先是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台湾旅行法》,鼓励美台官员互访;接着,“台美军事工业论坛”首度在台举行。相关报道指出,美国考虑派遣军舰通过台湾海峡;日前美国参议院表决通过2019会计年度《国防授权法》草案,其中要求美国适当参与台湾军演。一连串的动作虚虚实实,但看在台湾有心人士眼里,无疑是美台紧密抱团的政治象征。

然而,必须追问的是,美国刻意营造出美台友好的氛围,究竟是真心协防台湾,还是在于剑指中国?先不论美国在香格里拉对话(The Shangri-La Dialogue)中,直接挑明中国的“军事威胁”。单看本次特金会,金正恩搭乘涂装五星旗的中国专机抵达新加坡,背后彰显出中国影响力的政治意涵,明眼人难道看不出来?“特金会”虽是美国与朝鲜领导人会面,但归根结底仍是中美两个大国的博弈。部分台湾媒体信誓旦旦说中国在特金会中彻底边缘化,令人不知今夕何夕。

俗话说,“期望越大,失望越大”。AIT新馆落成仪式,美国方面,博尔顿并未现身,取而代之的是国务院主管教育与文化事务助理国务卿罗伊斯(Marie Royce)。二战之后,中华民国曾是与美英等国并驾齐驱的四大强国之一,如今蔡英文以总统之姿,欢欣鼓舞地与司长级别的美国助理国务卿并肩而坐,即便此举是向中国大陆或全世界喊话:“我们有美国撑腰”,却掩饰不住自降格局以换取虚幻美台关系的无奈现实。

台湾在一个月内连续丧失两个邦交国,政府所提出的对策,仅是不断强调与美国等“理念相近”的国家保持密切联络与合作。台湾沉浸在美台关系甜蜜的认知之中,却没有任何政治人物愿意向人民说出实话:台湾早已成为美国在中美博弈之中的一枚棋子,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扈从性”,又要如何奢谈“主体性”呢?台湾屡屡把《与台湾关系法》搬出来“壮胆”,反而体现台湾自身的脆弱,同时反映出被美国牵着鼻子走的无奈与沮丧。

从中暴露的另一个问题是,脆弱的本质通常有着自我感觉良好的外表。2004年,时任台湾教育部长的杜正胜提出一个新奇主张,就是把台湾地图逆时针转90度,中国大陆随即位移到台湾的下方,台湾也成为世界中心。杜正胜的主张虽被当成茶余饭后的“奇谈”,但类似的心态不断在台湾蔓延,把美台关系放大为国际政治的一切,误以为世界绕着台湾转。最为经典的表现,即是时任台湾外交部长的陈唐山于同年公开指责新加坡是“鼻屎般大的国家”,却敢在联合国“耀武扬威”批评台湾。不幸地,如今这个“鼻屎般大的国家”因为特金会而成为世界关注的中心,而讽刺它如“鼻屎”的台湾,则因无视国际现实,正被世界无情抛弃。

国际的现实是什么?即二战之后建立起来、冷战结束后进一步确立的美国独霸的单极体系正在松动,尽管美国的政治影响力仍不容小觑,但是它与盟友之间的意见愈形分歧;而其他开发中国家正在与中国整合,朝向一个更为平等、团结、和谐的多边关系发展。2017年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Paris Agreement),已见西方世界分裂端倪;近来举行的G7峰会,美国面临其他六国强烈反弹,“G6+1”分裂态势更为明显。6月初香格里拉安全峰会上,印度与日本的态度令人瞩目,两国都不愿跟在美国后方对抗中国。传统西方大国关系纷扰,对照上合组织青岛峰会的覆盖程度横跨欧亚,成员国涵盖全球人口41%,不难看出中国从韬光养晦走向主场外交的成果,同时也映照出,世界不再是平的。

在传统的世界格局里,台湾确实有其关键角色,尤其是朝鲜战争后,台湾处在西方阵营围堵共产势力的最前线,在“第一岛链”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美台之间紧密的军事结盟关系不容忽视,也是台湾执政者对内诉求正当性、对外呼朋引伴的筹码。问题在于,历经两度“文金会”、三度“习金会”,以及如梦似幻的“特金会”,朝鲜半岛的和解与和平已排入议程,“朝鲜战争”一词可能将随之走入历史,台湾还能仰赖这套即将被扬弃的体系走到何时?

更为残酷的现实是,尽管台湾主体意识与日俱增,但是摊开亚洲地图,无论是东北亚六国,又或是东盟(ASEAN)十国,台湾几乎在亚太区域版图中成为一块空白。在风云变化的国际局势中,与台湾人口数相差无几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未届不惑之年,却相当明白朝鲜生存利益所在,展现出沉潜刚克的性格,一转“弃儿”形象,准确抓住天时地利人和,改变自身困境,在亲中的同时,赢得世界关注。还应该注意到,不被台湾看上眼的新加坡,与台湾同为民选政治体制,但其领导人看清自身在强权环伺下没有任性的本钱,坦然接受中国崛起的事实,在中美之间左右逢源。

世界在变,台湾仍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追求偏安一隅的小确幸,与真正的世界处在两个平行时空。台湾执政者或因无能、或因无奈,对国际与区域情势变迁有着错误认知,致使台湾正急速地走向边缘。已故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李光耀观天下》书中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不会为了维护台湾的“独立”与中国交战,但中国会为了台湾与美国打到胜利为止。他也认为,两岸“逐步和不可阻挡的经济整合将把这两个社会连接在一起”,“两岸不断发展的互相依赖关系将会使台湾无法实现‘独立’”。李光耀生前以政治领袖的高度,以及局外人的角度为台湾提出逆耳忠言,至今依然有效,台湾能听得进去吗?

短短一天的特金会,却为台湾带来重要启发。面对世界大势悄然改变,身为独立国家的朝鲜与新加坡都懂得与时俱进,抛下意识形态包袱做出调整,以足够的政治智慧游走在大国之中,撬动地缘政治。那么,台湾还有什么本钱继续陶醉于平行时空?

(本文转自《多维TW》第32期社论)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