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英语再好也是西方眼中的香蕉人

25/06/18

作者/来源:李华 关键评论 https://hk.thenewslens.com

说华语被轻视,英语讲再好也是西方眼中的「香蕉人」

李华 曾经在中国政府机关任职,后因言获罪,现流亡海外,着有《自由的远方》

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一则短视频,地点在新加坡「大食代」美食广场,起因是一名新加坡男子向中国女服务生点餐外带,以英语要求分开包装,女服务生用中文回应,结果让新加坡男子不满,对女服务生进行言语羞辱。

该新闻在网上传播后,引发了新加坡和中国网友的唇枪舌战,很多新加坡人认为「英语是必备的能力」、「想在新加坡工作,就要会说英语」,不少中国人认为「人家离乡背井来打工,为何要为难别人?」

我看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不禁想起曹植的那首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以前我也听到许多类似的事,主角一般是不同的族群,这次却是一个中文讲不好的华人嘲讽一个中文比他好的华人,还以不会说英文来羞辱人家,有点不可思议。

我曾经去过一次新加坡,被那裡优美的自然环境和当地人的文明有礼所折服。据我所知,新加坡有华人、马来人、印度人三大族群,英语、华语、马来语、泰米尔语是官方语言,当地的路牌都有上述四种语言,官方电视台也开设了四种语言的节目,每个族群的人可以学英语和本民族语言。

骂人的这位华裔说:「我是新加坡人,你必须学会说一点英语。」 我觉得这句话没错,在新加坡,不同族群的人一起交流,需要使用英语,所以学会说一点英语是应该的,但是同一个族群的人用华语交流有什么错呢?

这位骂人的先生也许自己华语不是很好,但是他有什么资格强迫别人说英语呢?按照这位先生的逻辑,不会说英语,不是新加坡人,就要滚回自己的国家,那么这位先生的祖辈,当年从中国飘洋过海来到新加坡,也不会英语,也不是新加坡人,为什么还要赖在这裡呢?

乡音可改,肤色依旧 英语是全世界通用的语言,并不代表只要学会英语就可以了。就算是英国、美国这样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他们的国民也要学习外语,我从来没有看到一个民族像华人这样轻视本民族的语言。华人来到一个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国家,努力学好英语,融入当地,无可厚非。为什么在一个华人佔了多数,并且将华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国家,华人也如此轻视自己民族的语言。这个现象不单单发生在新加坡,在其他国家的华人中也是很普遍的现象,这类人习惯上被称为「香蕉人」或「ABC」,他们和传统意义上的华人划清界限,努力做一个精神西方人。

不过现实有点残酷,那些生活在西方社会裡黄皮肤、黑头髮的华人,不管英语说得多麽好,多麽认同当地的文化,在白人眼裡,他们还是中国人。

中国人这三个字在很多华人眼裡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中国在历史上确实创造了很多令世界称奇的辉煌成绩,但是这些都已经成为历史。现在的中国经济腾飞,政治上依然不民主、不自由,国民素质参差不齐,隔三差五的负面消息总是能登上世界新闻的头条。对很多海外华人来说,中国人已经不再是一个带着光环的名词,他们也没有义务去做一个中国人。

我曾经在澳洲的背包客旅馆,遇到一位自由行的中国老太太,我非常敬佩她的勇气,有一天她跟我诉苦说:「我在这裡遇到中国人真是令人心寒,你用中文向他们问个路、买点东西,没有一个人给你好脸色。」

我笑了笑说:「您不要称呼他们为中国人,很多华人排斥这个称呼,你要称呼他们华人就好了,最好用英语和他们交流。」 这个世界上的人本应没有贵贱,出生不应该有贵贱,语言不应该有贵贱,职业也不应该有贵贱。但是我们这个民族却硬生生地把很多东西分成了三六九等,让自己徒增烦恼。

我那次在新加坡只待了三天时间,也是我第一次出国,我在新加坡过马路的时候,不是人让车,而是车让人,在商店买东西,最后结完账,店员总会说声「谢谢」,这些生活的细节比起我在中国的经历,确实是文明许多。但是现在想来,我在那裡待的时间毕竟太短,没有深入瞭解当地社会,才匆忙认为那裡民风淳朴,百姓善良。

一个社会的文明与否不仅仅是做好表面文章,有没有同理心,能不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能不能真心尊重别人,应该是衡量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内容。 如果这件事情的主角是一位华人和一位白人,也许会让很多华人义愤填膺地抗议这赤裸裸地种族歧视。今天主角变成了两个华人,难道只有相互间的谩骂和指责吗?我们不应该去认真反思,我们这个民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吗?

俗话说人生有四大喜: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当我们有一天,漂泊在海外,蓦然回首,听到一句乡音,那是一件多麽令人激动和喜悦的事。也许中国人太多了,他们大量来到海外,他乡已经变成了故乡,再也勾不起一丝乡愁,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生存法则。 Photo Credit:Reuters/达志影像 他山之石,也许可以攻玉 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民族令我敬佩,一个是犹太民族,另一个是法兰西民族。犹太人被誉为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他们善于经商,这一点和华人很像,此外他们还非常注重教育。一千多年来,他们自从被赶出了耶路撒冷,一直流散在世界各地,没有形成一个独立的国家,但是这个民族依然生生不息,进入了很多国家的精英阶层。

曾经上海的英租界裡也有他们叱吒风云的身影,坐落于外滩的绿顶和平饭店,由犹太人维克多・沙逊(Victor Sassoon)创办。他当年一个人来到上海,可以说是一文不名,多亏了犹太同胞的帮助,加上他自己的勤奋努力,才有了后来的成功。 团结互助应该是犹太民族饱受苦难,依然不屈不挠,取得辉煌成就的重要原因。相反我们华人,一个人是一条龙,三个人就是一条虫,有时为了蝇头微利就要争到你死我活,这样一个民族儘管人数众多,但是一盘散沙,没有任何凝聚力。

如果有人问我:世界上最美的语言是什么?我会不暇思索地回答是:法语。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法语更美的语言,但是法国人似乎一直在向世界灌输这样的观念。

法语没有英语那么普及,法国人也学英语,法语在他们的心中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就算到了所谓的国际场合,他们依然讲自己最美的语言。我曾经听说在法国国内的一个大型活动上,因为主办方用英语发言,导致法国人集体抗议。

在我们不少华人眼裡,掌握了英语,似乎就可以「脱亚入欧」,在中国人中间就有了优越感。每当中国举办一些大型活动,主办方和嘉宾在上面用英语侃侃而谈,下面一群中国人可能听得云裡雾裡,但是他们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这样更具有国际气息,更高大上了。法国人对本民族语言的自豪感是中国人无可比拟的,人家以说法语为荣 ,我们似乎以说英语为荣。

前段时间,澳洲内政事务部长达顿称:南非白人农民正面临暴力问题,值得澳洲政府关注,澳洲愿意敞开大门帮助部分「难民」落户澳洲。结果他的这一番言论引发了很大的争议,有些人认为这是种族歧视。如果从南非白人的角度看,这何尝不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为什么我们华人不能像白人一样善待自己的同胞呢? 我来到西方社会后,说实话没有感受到来自白人的种族歧视,相反我被华人同胞反覆伤害。我也有和华人说华语被轻视的经历,因为英语说不好被华人同胞欺负,因为诚实被华人同胞欺骗。我没有因此仇恨这个民族,也没有继续去伤害别人,我希望所有的不公,今天都在我们身上结束,期盼将来这个民族可以充满正能量,可以因自己是一个华人而骄傲,可以为自己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而自豪。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