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学术自由面临新加坡国会的严重威胁

21/06/18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 (20/06/2018)

转载自《大学世界新闻》网站:
http://www.universityworldnews.com/article.php?story=2018051916034291

在民主的国家里,学者一般上都乐于向国会提供自己的专业意见和(在听证会上陈述自己的)证词。但是,有一名专业人士被新加坡人的国会邀请出席当听证会的证人进行陈述有关“虚假信息”时却被另类对待,已经造成了全世界的恐慌了。

利用国会特权企图破坏学者的学术地位是对学术自由一种新的挑战,这将会对新加坡的其他领域的学术界产生巨大的影响。学者们已经就此提出了抗议。

覃炳鑫博士一名新加坡学者,他目前是英国牛津大学一名研究员。同时,也是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的协调员。他在今年3月底受新加坡国会的邀请出席国会特权委员会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他向特权委员会提供自己的专业陈述。

听证会分成三个星期举行,一共进行了8天。

覃炳鑫博士是一名杰出批评新加坡的政府学者。

那些赞同新加坡政府立场观点者在听证会开始时都已经进行陈述了。

在出席听证会当天,覃炳鑫博士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内政部长善摹根进行具有挑衅行动审问的对象。善摹根进行挑衅性审问的问题是聚焦在覃炳鑫博士有关新加坡历史的研究方面。覃炳鑫博士的对新加坡历史的学术研究超过已经让新加坡政府陷入了极其尴尬的困境,但是,这些审问的问题根本就很少涉及“虚假信息”的问题。

新加坡官方正式播放的有关审问覃炳鑫博士的六小时视频(见网址: Singaporean government videos of the hearing)所显示的是,善摹根对覃炳鑫博士的欺辱、人身攻击,以及有关覃炳鑫博士的历史学术研究。这个审问甚少涉及覃炳鑫博士提交给特权委员会的陈述书。(见网址:三木根与谭柄鑫视频网址: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riDKnI8mO4&feature=share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lVdVrWQz3o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brBLO4m9ig
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EFRESvJxU0

覃炳鑫博士说,善摹根部长对他过去所进行的学术研究采取了挑剔的方式。事实上整个听证会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和企图摧毁他的学者的名誉,以及让公众人士对他所进行的新加坡现代历史的研究的产生质疑。

覃炳鑫博士告诉《大学世界新闻》是时,形容善摹根对他进行的就如是一场法院式的审讯。他说,

“一个在参与、相互尊重和存在的基础上进行的讨论,以及愿意聆听对方的发言,与进行审问式的、交叉盘问及展现审讯方式,根本是两个不同性质的情况。”

“学者们将会非常恐惧地说出反对新加坡政府的意见。他们也会非常害怕提出任何的独立见解——即便是他们所提供给国会的这些陈词是建立在事实证据的基础上的。”

“这将会进一步压制言论平等和学者志愿发表自己的意见。最终的结果就是,为政府呈现他们自己所期望的事实,而不受任何的挑战扫除障碍。”

关于公开信的问题

这一事件引起了强烈抗议,并促成了国际学者为了捍卫学术自由而联署发表一封公开信。联署信是写给国会特权委员会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主席张有福的,张有福也新加坡国会副议长。联署信里表达了,

“深切关注你的特权委员会(在听证会期间)对待我们的同事的态度。”

联署信同时指出,

“(这是)在新加坡的言论自由以及学术自由广泛含义。”

“很明显地,(特权委员会的听证会)的目标不是要确定虚假信息的危害性,而是在对付攻击和贬低一名长期以来批评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的杰出历史学者。这将会让人对新加坡的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感到心寒。”

(见网址:《人民论坛》:《国际学者联署给新加坡政府的公开信:关于覃炳鑫博士和新加坡学术自由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5/03/)这封由284名确认的学者们联署的信件签署人利炯斯(Lee Jones)说,

“我们是说,利用国会听证会(对待覃炳鑫博士)的不切当的。在听证会期间对待覃炳鑫博士的态度是无法接受的。”

利炯斯( Lee Jones)是一名在英国伦敦玛丽皇后大学国际政治学者。他是联署信负责组织进行的推动者。他说,

“学者们是非常高兴参与进行积极的学术交流,以维护自己的观点的。但是,利用公共听证会作为诋毁和恐吓学者们是不切当的”。

当利炯斯( Lee Jones)致函给张有福时,另外还有100名,或者更多的签名者并没有包括在内。

“这些签名者是来自新加坡的公众人士,他们关心覃炳鑫博士的事件。但是,我在致给张有福的函件时,说明了这起事件已经引起了公众人士的广泛关注。”

覃炳鑫博士在牛津大学的同事们在上个月也同时致函(张有福)表达了“以最强烈的措辞表达了关注覃炳鑫博士在听证会上遭到的对待。”(见网址:wrote separately)。

他们在函件里指出,善摹根部长一再地对覃炳鑫博士的学术研究表现了藐视的态度。(见网址:《人民论坛》:《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回应张有福的指控》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5/04/)

他们说,

“覃炳鑫博士的学术研究已经达到了牛津大学制定的严格审查标准,以及本区域历史学专家们同行的审核了”

“事实已经说明,特权委员会举办的听证会的目的是在对蓄意散播虚假信息质疑和重新启动实证研究结果。”

“它对新加坡的学术自由和言论涵义是令人感到非常困惑的。特权委员会主办听证会的原来宗旨是通过听证会确定有关信息的事实依据。但是,实际上是在对那些寻求事实真相的人进行近乎恐吓的审问。”

这两份公开信都一致要求新加坡政府予以覃炳鑫博士公开的道歉。来自新加坡的几位学者也同时在国际学者发表的公开信里签了名。利炯顿说,

”例如,那些在政治上有问题的人是不会终身受聘的,所以可以理解:虽然新加坡的学者们非常关心这起事件,他们不会强出头去冒险。”

其中一名来自新加坡的学者琳达.林(Linda Lim),她是一名经济学退休荣誉博士。她是毕业于美国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她告诉记者说,

“对覃炳鑫博士的审问将会对学者们产生冷酷的影响。这是在向“学术界挑战现有既定的正统观念。挑战正统既定的观念是学者们的应扮演的角色。这是公民社会成员对公共课题应负起的责任。”

过去的口角

覃炳鑫博士与新加坡政府在过去已经有过口角了。

当时他是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研究有关“冷藏行动”的课题——超过100 名人士不经审讯被监禁。新加坡政府指控被监禁者当年是涉及参与了共产党活动阴谋推翻政府。

覃炳鑫博士在他递交给特权委员会的陈情书原件里阐明了,新加坡并不缺乏相关的法律法规对付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他提出争议说,这个国家已经有足够的法律法规用来压制言论自由了。

他在提交给特权委员会的陈情书指出,虚假信息在新加坡并不产生巨大的冲击,除了“冷藏行动”事件外。当时政治家们告诉人们,

“那些不经审讯被监禁者是基于国家的安全。因为他们涉及了极端的共产主义阴谋国家颠覆我们的国家。”

覃炳鑫博士补充说,

“解密档案已经证明这是一个弥天大谎。”

(见网址:《人民论坛》:《覃炳鑫博士提交给特权委员会 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陈情书》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4/21/ 覃炳鑫博士过去研究(有关新加坡历史)的工作是建立在英国殖民地的档案资料基础上的。他说,

“我的研究工作是要说明整个事件的背后操纵者,以及在政治上“冷藏行动”基本上就是一个具有政治意图的行动,并不是什么基于(国家的)安全理由。”

鉴于覃炳鑫博士对“冷藏行动”的历史的研究论述的原因,已经让自己在新加坡的学术生涯产生了影响。他说,

“在我出版和在授课时提出的了这些论述后,大约是在2013年较后时间、或者说2014年,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某些高级人员告诉我,我已经不再适合在新加坡工作了。一旦我的工作合约期满,就不在与我续约、或者是其他变更、或者延期、或者更新了。因此,我必须自己寻找新的出路。他们说,这是来自最高阶层的指示。”

“这个人本来是不应该告诉我的。他们是掐自己的脖子向我说出了实情。对我来说,我永远会感激他们的。我知道这一切真相后就计划回去牛津大学了。”

尽管是如此,但是,听证会上所发生的事情仍然始料不及的。

他说,

“我确实是感到自己太天真了。因为当时我是抱着良好的意愿出席听证会的。”

“当时我的期望是,政府已经决定通过法律合法化的政治行动。就我个人而言,即便是虚假的,但是。事实上他们是愿意花时间在进行公共咨询的活动。他们已经向前跨进了一步了。”

“我想,他们已经有整十年没有通过特权委员会进行公共咨询了。”

事件的升级

这起事件后来进一步升级是由于在本月份较早的时候张有福通过国会发表了一篇针对支持覃炳鑫博士的公开信的声明。这篇声明成为了新加坡的媒体的焦点。这篇声明出指出,

“表示现有信息显示有外国势力企图影响本地国会议程,事态严重。”(见网址:《早报》:《张有福:须​维护国家的独立性和议会制度》https://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80430-855092)

张有福说,

“这意味着,研究是不能够被质疑,是与言论自由及学术奖学金的基本原则背道而驰的。”

张有福发给牛津大学副校长的声明副本也说,

“你狂妄地在告诉新加坡国会议员如何做我们的工作”,同时,提醒说,特权委员会的听证会是“公开和透明的”。(见网址:《早报》:《张有福:须​维护国家的独立性和议会制度》
https://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80430-855092)

利炯斯说,

“我们并没有攻击新加坡政府举办国会听证会的权利。我们说的是,假设学者所参与国会的听证会,他们必须受到正确的对待。而不是对他们的研究工作存有恶意的。他们的专业是真实的。”

“就此而言,假设有人在新加坡以外的国家批评新加坡政府,就被视为是具有国际阴谋的一部分。这是极其荒谬的。他们自己也知道这是极其荒谬的。学者们关心的是学术自由问题。”

“他们当然可以举办一个关于重大历史事件的公开调查、来听取不同专家的供证,所以,与他们认为我们主张学术界不应该受公众监督,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琳达.林说,

“要鼓励、期待和尊重各种观点,而不是压制。覃炳鑫博士是真正经历了长达6小时的审问的。在未来,将不会有任何个人、或者学者、或其他人士自愿承担类似这样的具有敌对性的迫害,想通过分享的方式是不可能与官方的端点相一致的。”

她注意到,

“在新加坡设立国会特权委员会的听证会是一种罕见的事件。”

她说,

“覃炳鑫博士的事件是令人感到兴趣的。它让我们知道,在新加坡的执政党对历史是那么的敏感。再加上这起事件将会对在新加坡的历史学者产生特别的影响。”

在今年5月份,覃炳鑫博士提交到补充陈情书给特权委员会。覃炳鑫博士回答了特权委员会提出有关他的历史研究的具体问题。(见网址:《人民论坛》:《后续提交给新加坡国会特权委员会 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陈情书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5/06//)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