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访问大马政坛元老赛胡申阿里

17/06/18

作者/来源:Martin Vengadesan sunday@thestar.com.my
人民论坛 (08/06/2018)

转载自: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8/06/03/a-lifes-work-after-more-than-six-decades-of-political-struggle-dr-syed-husin-ali-is-elated-at-the-wi/#zCD18q6EIQ3olr3o.01

《马来西亚星报》访问社会主义斗士元老 赛.胡申.阿里提醒:不要一个只是迎合大企业的政府

在“509”大选取得历史性胜利后,赛.胡申.阿里博士已经确定了,我们承认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了,但是,不要假定我们已经赢得了这场战斗!

他在八打灵再也的“文运书坊”Gerakbudaya bookstore(见网址:Gerakbudaya bookstore)接受《马来西亚星报》采访时说:

“我为能够实现改朝换代而感到高兴。我未曾想过能够取得这么大的胜利成果。我希望接下来能够带来真正的改革和改变”。

他一生中经历了学生运动领袖、政党活跃分子、学者、作家、内部安全法令下被监禁6年的牢狱生活以及马来西亚上议院成员。

在6月9日晚上,他坐在公正党总部竞选活动指挥中心。

长期以来,他一直呼吁政府制定一项不分种族的扶贫的经济计划。

“新闻政府将会采取亲人民的经济和社会政策,特别是弱势群体和那些处于低层社会的所有种族。”

“也可能存在着回到过去的日子。在政府内部有人还是拿着包袱。暗示他们已经表现出改变了。”

“危险的问题是,他们取得了政权、又腐蚀了政权。我们不要再回到一个贪腐、压制以及一个迎合大企业的政府,”

无名英雄:赛.胡申博士于1990年与马来亚人民社会主义阵线前辈领导人合影照片。(左起)赛.胡申博士、拉惹古玛医生、伊沙.阿兹.默罕默德(又称SAKO)伯伯的太太、SAKO、陈凯希。他们不仅仅是进行反对英国殖民主义斗争,同时也为争取改善人民的社会经济情况而斗争。(本照片为赛.胡申博士所提供的。)

赛 .查哈利博士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巴都巴辖。他今年82岁。对他来说,这场压倒性的胜利已经把自由之风吹遍整个国家了,但是这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期盼着我们的国家有一个真正的民主与自由。它不仅仅是只有人权和政治上的自由,而是人民在经济领域上拥有平等的地位。”

“假设国家实施(人民在经济领域上的平等),有一些人会感到恐惧。因为他们担心马来人将失去竞争力。

我的看法是:马来人不会失去竞争力。

举个例子说吧,以每个家庭收入低于3千元马币的情况来说,超过2/3是属于马来人。您将会让马来人感到高兴的同时,不会因为种族歧视政策、或者以种族为基础的政策而激怒其他种族。”

他很敏锐地指出,在扮演分化马来西亚人这方面,政治化教育机构扮演着积极的角色。

“我们必须看到,要付出真正的努力去建设一个全民团结和宗族融洽的国家。已经在本届大选落败的过去政府,为了赢得马来人的支持,一直在操纵种族和宗教的课题。”

“我们必须通过教育、社会运动活跃分子和政党去建立一个全民团结和宗族融洽的国家。大家都必须为达到这个目标而努力。绝对不允许通过操纵种族和宗教课题来源的政治上的支持。”

黑暗的日子:赛.胡申博士暂不安全法令下被监禁了六年。

但是,他的经历并没有摧毁他的斗志。

在大选过后,已经开始调查一些前政府领袖的奢侈的生活方式了。即便是一个生活简单、甚至简朴的生活方式的人,他们腐败的情况也会令人吃惊吗?

“我对它的数额感到非常震惊的。而更加令人惊讶的是,他们是如此屈服于它。同时,那些支持前政府的人到目前为止仍然一直保持缄默。那些在国外的人对此发出的呼吁声音,比在国内的人还要来得多。”

作为一名前学生运动活跃分子,赛.胡申博士相信,改变(一切制度)经常是可以从课室开始的。

“我想,能够给予学生更多的自由,而不仅仅是让他们参与政治活动吧了。应该鼓励他们发展创造性和批判性的思维。”

“限制性的法律法令,如《大专学府1971年法令》(the Universities and University Colleges Act 1971)简称‘UUCA’)以及那位名叫 Aku Janji 的讲师必须开除。即便是在小学和中学里面也应该鼓励学生们接受创新的思维。”

“目前的大学就像中学的教育水平。并没有向学生们灌输政治意识和足够的知识累计。”

赛.胡申博士说,

“目前是在十字路口上:我们不能假定认为已经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了,而忽视政府在历史性的改变。”

对于赛胡申博士来说,这次的大选是真正的转折点。回想起他在1950年代,作为一名马来亚大学在新加坡唯一的校园的学生。

“当我还是一名学生时,那时候的活跃环境是不同的。我们是把争取独立和发展社会正义的斗争视为最重要的。”

“大约是1959年,当我在完成我的荣誉系毕业学位时,我已经成为马来亚人民党党员(Parti Rakyat Malaysia (PRM).)。

我被鼓励参加马来亚人民党是因为有机会遇见了三名为争取(马来亚)独立的坚定战士。他们是:阿末.波士达曼(Ahmad Boestaman,)、巴哈奴丁. 阿尔贺尔米医生(Dr Burhanuddin al-Helmy)和伊沙.阿兹.默罕默德(Ishak Haji Mohd 又称SAKO)”

当时他们是领导马来亚人民党、马来亚回教党(现改称“伊斯兰党”)和马来亚劳工党。我是与他们在马来亚人民党秘书长甘榜巴鲁的家与他们见面的。“

“我们见面的时间大约是一小时左右。在见面期间,我只是聆听他们的讲话。他们对我说,我们必须关心(争取马来亚的)真正的独立,而不是(让马来西亚)处于(与英国)非殖民地的关系。我们必须关心穷人的困境”

尽管自己是一名学者,赛.胡申博士经常觉得自己被卷入激烈的政治环境中。在1974年,他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的监禁了。

“我一开始时是与一千多名学生一起被捕。一些学生如学生领袖安华.易卜拉欣(Anwar Ibrahim,马来西亚公正党实权领袖)和讲师Gurdial Singh(马来西亚马来亚大学法学教授)。

我们的被捕的主要原因是参与和支持学生和讲师们的声援1974年的华玲农民抗议事件(Baling incident)。

这次事件发生时,在甘榜里聚集了三万名愤怒的村民。当时这些村民面对着经济条件极为困难的环境。面对着橡胶价格下跌时,国会议员们却增加了自己的津贴。在吉打的华玲(Baling)和锡( Sik)大批的村民聚集在一起。”(见网址:《马大新青年 (UMANY):华玲事件发生在1974年11月19日。》
https://www.facebook.com/umany2001/photos/a.191780494185851.45430.190453184318582/1055887934441765/?type=3&hc_ref=ARTpcsIEdmy0G8mZxSjzqpTebJhgYmk5uC3asVdob6_jC8yzSkObQNPbJEtXrIvLVIs)

尽管面对着虐待和与妻子及年幼的孩子的分离,赛.胡申博士仍然拒绝放弃自己的立场原则。

“在被监禁的六年时间里,他们使尽了各种手段要摧毁我的精神,但是,这一切只能让我变得更加坚强。”

于1980年,赛.胡申博士获得释放了。但是,他并没有选择过平静的生活。相反地,他以新的活力回到了政治斗争中。

“当我成为一名讲师时,我在1990年已经是马来亚人民党的主席了。我被当局通知离开大学。我在1990年尝试重新建立马来亚人民党。但是,面对着相当大的困难。到了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开始了,情况也随着改变了。安华从监牢里给我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提出了,为什么不可以考虑马来西亚公正党。在2003年,中央委员会召开了2-3次的全体党员大会,通过表决批准了两党合并的决议。我也就成为了人民公正党的副主席。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一直在推动(马来西亚的)改革运动。我们一直坚持着这个愿望,现在我们的欲望实现了。”

在2008年大选是分水岭。身为人民公正党的副主席的赛.胡申博士自我推荐为马来西亚国会上议院议员。

“我从2009年开始担任上议院的议员,连续两任。每一任任期为三年。我是代表雪兰莪州的。事实上,我是不要成为一名上议院的议员的,因为我知道‘上议院议员’是什么一回事。但是雪兰莪州州务大臣丹斯理.卡哈立德.易卜拉欣一直推动着要我去干这事。当我在沙特阿拉伯的麦加时, 他们轰炸式的天天写信或发电子邮件给我。最终我被说服了。”

“我知道,上议院的议员是咋回事?我也证明了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它不就是一个橡胶印章吧了。当你发言时,报章根本就理会你。政府也不会认真对看待你的发言。但是,我仍然是严肃的看待自己扮演的角色。每一次在上议院进行辩论时,我都会事先进行准备工作,并在开会时充分表达自己的看法。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让我的发言记录在案。

现在‘新马来西亚’(Malaysia Baru)就是一个热门的话题了。

在我领导马来亚人民党时,我们编纂了一本书。它的书名是:《呈献一个新社会的纲领》。我希望在未来能够把这些文件资料呈献出来。”

长期以来,赛.胡申博士为了人民的政治意识而坚持斗争。他对于由几个反对党组成的希盟与以马来人为核心的巫统以及伊斯兰党的看法如何?

“在吉兰丹和丁加奴,基本上是属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传统势力区域。我们感到惊讶的是,反而是伊斯兰党取得了胜利。我想,目前由希盟组成的政府与民主行动党在大选中表现的很好。在西海岸,我相信,希盟的组合将会继续并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获得支持。在东海岸方面,我预估,巫统将会逐渐失去支持。希盟将会伊斯兰党开展一个强而有力的竞争。”

最后,我们谈到了“509”当晚的欢悦情绪。

赛.胡申博士是否回想起你那些已故的同志,如卡森.阿末、阿都拉查克、卡巴.星和陈志勤?

“不只是他们几个人吧了。还有其他跟随着阿末.波士达曼(Ahmad Boestaman,)、巴哈奴丁. 阿尔贺尔米医生(Dr Burhanuddin al-Helmy)和伊沙.阿兹.默罕默德(Ishak Haji Mohd又称SAKO)之后的人。更加早期的许多杰出的人物已经几乎忘记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撰写《马来西亚人民的历史》。我就是要展现历史的另一面,而不是(当局)仅仅歌颂哪些精英分子。我撰写的这些历史人物不仅仅是参与了反对英国殖民主义斗争,同时,他们也是为改善在资本主义社会环境下人民社会—经济情况。”

“在选举投票的当晚,我一直在总部观察着选举的结果。我非常荣幸地成为了党选战室指挥主席。我们一直与所有的支部和候选人保持紧密的联系。

到了晚上9点,我已经知道,我们将会取得胜利。即便是那位年轻的亲希盟的巴都区的候选人也获选了。当选举结果出炉时,我想,我们将会赢得胜利。”

人们告诉他,在他的一生中不要在浪费时间去进行这样的斗争了。因为政府实在是太强大了。这个制度是无法推翻的。但是赛.胡申博士从来就没有放弃。

“在任何一个社会里,改变都是存在可能性的。必须要抱有积极的态度,并为之而奋斗。即便是一开始时存在着困难,我们也必须勇往直前,直至企业的最终的胜利为止!”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