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闻自由与虚假信息在新加坡

10/06/18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 (28/05/2018)

https://singaporecan.wordpress.com/2018/05/26/press-freedom-and-fake-news-in-singapore/

编者按:

本文章是报道于2018年5月5日,由人权组织《功能8》(Function 8)和《社区行动网络》(CAN)在Agora举办一场主题为:《新闻自由与虚假信息在新加坡》的座谈会。座谈会是以英语进行的。

鉴于场地局限,在网上发出通告后反应热烈、无法容纳太多听众出席,主办当局采取了以报名登记的方式。

仅将当天座谈会的情况进行简述。具体请读者根据本文中提供的YOUTUBE网站上网浏览。

特此说明。

从联合国全体会员大会于1993年5月3日宣布后,全世界国家都把这一天定为《世界新闻自由日》(见网址:《联合国关于新闻自由的宣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f705d0102wce6.html)。

根据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简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英文: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缩写UNESCO)的释义,这一天是:l

“庆祝新闻自由的基本权利、评估全球新闻自由、保护媒体的自身独立性受到攻击和向所有在执行其专业工作者献出自己的生命的新闻作者。”

为纪念《世界新闻自由日》,今年《社区行动网络》(简称‘CAN’)和功能8(Function 8)于2019年5月5日在AGROA会址新加坡新民路组织了一场有关《新闻自由和虚假信息在新加坡》的座谈会。座谈会获得热烈反应,出席者踊跃。

出席座谈会共有五位主讲者。他们在2个小组中发言,由独立电影制作人Lynn Lee主持。她同时也是《社区行动网络》(CAN)的成员。

(见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3&v=l6ipHidQqjw)
参与第一组座谈会主讲者有来自《新叙事》网站的克里斯丁.韩(Kirsten Han)、他说目前已经关闭的时事社交网站The Middle Ground前出版人、丹尼尔.叶(Daniel Yap)、以及前人权组织NURAH主席布雷瑪.马特(Braema Mathi)。

他们在座谈会上就立法禁止外国捐助资金、新闻记者之间缺乏团结,以及在主流媒体与社交媒体的记者们之间的出现的鸿沟已经影响了新加坡的媒体自由进行讨论。

当与会的听众问及有关政府指控《新叙事》是在具有政治议程的外国人背后支持的。特别是接受来自《开放社会基金》(Open Societies Foundation)的巨额捐助。克里斯丁.韩(Kirsten Han)澄清说,

《新叙事》的设立是专门刊载有关区域性的信息及意见的网站。这个网站的成员是来自赞助者和他的成员。

她说,

“(假设)这个网站的成员仅仅就是来新加坡人来报道有关区域性的信息,那么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她补充说,

“在缺乏任何的赞助和本地的任何形式人权组织予以支持,以及受到尊重其专业的自由新闻工作者是接受外来捐助的主要因素。“没有人会期望自己是义务工作的……我们做出这样的决定,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向自己负责。这样我们才能够出版急促出版更高水平内容的信息让我们读者阅读。”

丹尼尔.叶(Daniel Yap)也分享了克里斯丁.韩的看法,他说,

“对于(已经停止运作)的The Middle Ground社交网站来说,资金是一个主要的问题。在缺乏资金的情况下进行运作一个具有规模(的社交网站),The Middle Ground的关闭就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

丹尼尔.叶(Daniel Yap)指出,

当网站公开呼吁支持者予以捐助时,“媒体资信发展局”要求,不管捐助的数额多寡,(网站必须)提供有关捐助者的详细资料。这理所当然地为捐助工作设置了一个障碍。

他说,

“更进一步的问题是,必须找出说服私人企业的途径,告诉他们投资在一个独立社交媒体可以获得利益回报。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

他同意,

“一般是都有人乐意捐助,但是,这些捐助者的捐助并无法足于支撑一个新闻学系统在观点、模型和出版类型上具有多样性”。

前人权组织NURAH主席布雷瑪.马特(Braema Mathi)在回应,为什么新加坡对“国外的捐款这么敏感”是说,

“他们尝试确保我们党的任何人不会受到任何来自国外的感知或者是真实的议程。”

她补充说,

“似乎有一种外国政组织想(通过捐助)去(影响)推动这个国家的(政治)情绪。而事实上是,要(影响)推动者个国家的政治(情绪)是可以有多方面的途径的。例如通过经济、文化和环境等。”

在谈到 突出资金短缺以及如何克服这方面的问题时,她说;

“在无偿的情况下,一个人能够持续工作多久?这绝对是如克里斯丁.韩一直强调的,这是一个彼此间凝聚与团结的问题。这并不是仅仅是属于专业内、或者是专业追求者的问题。而是每一个人度能够站出来说,我相信(这个理念)。我不会提出任何疑问,因为我相信您,所以愿意把钱投进去。我想,这(个因素)是极其重要的。”

(见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v=mIEtWn9fPc4)
第二组座谈会是由覃炳鑫博士和张素兰小姐共同主持。
讨论的课题是有关虚假信息和主流媒体在新加坡。

他们谈论了为什么会参与国会特权委员会举办的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期间,有关覃炳鑫博士被内政与律政部长山姆根学生盘问了6个小时的问题,以及为什么说,政府是参与了推动虚假信息的。

覃炳鑫博士说,

“尽管意识到,特权委员会是一个属于民众运作的运作,它最终的目的是要让国会通过此乃过程立法。这是让他们可以通道我们的已经的机会。”

“假设政府为您提供机会参与民主进程,你就必须保握住这个机会。否则,他们会说,(既然你们不接受这个机会)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在未来在提供你们任何形式的民主协商呢?”

然而,他觉得,在听证会过程中所发生的事情,已经使听证会失去了预定应达到的效果了。

他对提交给特权委员会的陈情书把焦点集中在一些小细节问题上、接下来,特权委员会的听证会发展到是要妖魔化和损坏我的名声,我为此而感到失望。
我所关心的是,

自己所提交到陈情书。假设立法通过了虚假信息法令。这将可能不会详细阐明,包括假设未来虚假信息是由政府本身散播的,要采取说明适当的措施去处理。

他说,

“假设有人像特朗普一样当上了总理?我们要如何阻止这个人?这就是我们真正关心的问题。”

覃炳鑫博士在回答与会者提出的有关由全球284名学者联署的声明事件,做了详细的说明其背景。(见网址:《人民论坛》:《国际学者联署给新加坡政府的公开信: 关于覃炳鑫博士和新加坡学术自由》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5/03/)

他说,

“这是由利炯斯博士( Dr Lee Jones)组织发起的一项展现团结力量的行动。因为有人找上他,他问我在这方面如何予以帮助。利炯斯博士( Dr Lee Jones)是我过去的同事。目前是在英国伦敦玛丽女皇大学。”

覃炳鑫博士说,

“我说,做您认为最有效的话最适合的。”

他进一步澄清说,

他涉及这项全球学者联署行动,就是提供给利炯斯博士( Dr Lee Jones)他所认识的学者的具体联系情况。

“当然,他确实联系过我,向我确认(他进行组织联署签名行动)不会因此对我的情况造成更加进一步的恶化的局面。”这个具有意义的事实是,跟果冻外国学者加入了联署签名行动。

覃炳鑫博士认为,自我审查的可能性时说,

“当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工作时,一些人私下秘密告诉我,我不能够继续在新加坡工作了。现在,假设这事情可以发生在我的身上,它将会发生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因此,我不会感到惊讶,那些在新加坡工作的人经历了恐惧经历,而必须进行自我审查。”

张素兰小姐说明,为什么她会参与特权委员会的听证会时说,

“功能8(Function 8)确实提交过陈情书给特权委员会。如果受到邀请,我们是自愿出席听证会的。我们之所自提交这份陈情书,那是因为克里斯丁.韩、覃炳鑫博士和社区行动网络的行动让我们受到了鼓励。每一个人都为能够参与这个民主进程而感到欢欣鼓舞。”

身为一名于1987年在《光谱行动》下被捕的前政治拘留者,张素兰讲述了,在涉及政治前政治拘留者在自己的社区进行活动方面的用意的问题上,是政府和主流媒体如何共同推动虚假信息。
她说,

“当时我们都被关押在空调室里。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报章报道有关我们被捕的信息。”

她告诉与会者,

“她并不知道这些指控。假设与知道的话,她将会有告诉(外界)对事情的不同看法。她也不会与他们(内部安全局)‘展现(这么)良好的合作’。”

她说,

“我是那么的天真无知。”

她也揭露说,

在阅读了扣留令说明被监禁的原因,指控她是使用共产党统一战线的策略,尝试通过暴力行动颠覆政府。当时,她问负责处理她的案件官员,

“林先生,什么叫做‘共产党统一战线?’”

“这位官员在听到我的发问时感到惊艳!因为,他对我什么叫做‘共产党统一战线’的含义都不懂!”

在谈到自己的经历后,张素兰小姐补充说,

政府继续维持发表对前政治拘留者的指控。一直到2011年。他们说,前政治拘留者被监禁的英语他们从事颠覆活动。到今天,政府仍然拒绝接受任何要求对前政治拘留者进行公平的审讯。同时,他们继续坚持监禁前政治拘留者的合法的。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