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网民对下届总理人选超过一个人的反应

09/06/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27-5-2018)

网民对李显龙说,“下届总理人选超过一个人”的反应

转载自:Published on 2018-05-21 by Martha Soezean

李显龙于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在国会上说。

“超过一名合格的领跑者会成为我的接班人。我肯定希望一名明确的领跑者在下届大选之前诞生。”

李显龙说,

“我们非常幸运的是,因为它给予了这个团队的力量和深度。现在是这个团队本身筛选当中最最佳人选的。”

他注意到,第四代部长们能够一起共事是至关重要的。接下来谁成为下一任总理并不重要。

他强调说,

“这是一个团队精神。我们要一个强大包容的团队。这样新加坡才会赢。”

李显龙接着问,

“下一任领导人能够建立在我们过去50年各项的经验上吗?继续维持集体使命吗?他们能够共同改进新加坡人民的生活吗?而不是在照顾一小部分人的利益。这样一来,他们可以继承一个更强大更团结的新加坡”

“我想他们是可以的。”

李显龙也同时指出,

反对党和他们多扮演的角色是保持新加坡政治的“竞争性”(‘contestable’)。

他说,

“人民行动党没有垄断权力,也不能无限期统治新加坡,如果人民行动党政府变得无能或者腐败,反对党自然强大。”

“一个政党能执政或者当反对党多久,取决于政党是否能更新和持续为人民服务。如果行动党成功做到这点,就可以继续执政。如果失败了,行动党就该输掉执政权。”

对于李显龙的讲话,许多《亚洲频道》的读者在脸书网页上留言回应。他们当中不乏有些是对人民的福利关心的中肯意见

读者Fran Tfai的留言:

“废除征收水价税、电力税、废除所有的公路电子收费和停止引进所有外来人才、与马来西亚一样,降低柴油与汽油税、停止提高公积金存款最低顶限额、归还我们的公积金、公开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在国外的投资账目、不要调高消费税至9%、停止政府组屋售价的起价、停止给予外国学生津贴、停止垄断交通服务行业和其他行业的商业活动、停止利用公积金在海外进行商业投资、更为重要的是放弃你的私人飞机,以及其它更多的东西。然后,我们可以在来临的大选前才再谈其他的问题。”

所有那些在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和政府投资公司(GIC)董事部担任董事的部长立即辞职。这完全是属于政府与商业机构之间的利益冲突的。我们需要一个关心我们的政府来管理我们的国家人民,以及改善国家经济,而不是通过垄断公司如交通、运输、医药和房地产来自肥自己。请不要忘记,新加坡人支付薪金让政府管理这个国家,而不是支付薪金给政府,让他们经营自己的公司、让自己领取丰厚的薪金收入和花红

Jeff Heng写到:

“哈哈哈……凡是反对党都进行投票表决……那么。具体的投票结果是多少???这不是垄断?又叫啥??哦……我忘记你是总理。何晶控制着淡马锡也是没有存在着利益冲突……同样的理论!!!”

Gabriel Liong写道:

“粉红色者在这里玩弄逆反心理……告诉新加坡人在投票权要再三考虑当政者被赶下台……”

Kuantangoh Spencer写道:

“造成马来西亚海啸的主要因素是播下了如下的种子“

根深蒂固 贪污腐败
总理为人自己的总检察长
总理直接控制了国家的财政权利
总理控制了贪污调查局
总理重新划分选区
当人民生活陷入困境时,总理拒绝接受人民要废除消费税
当总理和他的朋党集团过着豪华舒适的生活时,人民的收入仍然低薄的,

在我看来,上述因素在我们的制度中并不突出。第四代领导人仍然缺乏赢得人民支持的领导能力。他们是通过总理的委任的捷径而上位的。”

Barry Koh写道:

“统治新加坡?我乐意使用为新加坡人服务。可能,假设从根本上看,我们的基本需求也许不那么昂贵。”

Lim Filomena写道:

“任何事情都会发生,这一个群人的游戏。但是,我可以预见搭配其结果,大多是新加坡人都是接受‘北大西洋公约’(NATO )态度的(意思是:只限于谈论,不敢于落实到行动上的。NO ACTION TALK ONLY)”上一届的大选的结果已经告诉我们一切了。非常的失望。

Geoffrey Lim Ming Hui写道:

“我要我们的生活费下降。我不介意领取较低的薪金。因为这等于获得更多的自由和基本需求。我可以自己储蓄和花更多的世家与家人在一起,而不是被公积金被捆绑着……”

William Chan写道:

“对于第四代领导人寄予厚望,希望他们能够找出解决调高消费税的替代方案,否则,他们所领取的薪金与任务不相配的……”

Fung Ernest写道:

“当我们把未来寄托于一个领导人时,这位领导人必须能够听取、观察和感受到我们……和倾听我们的声音。假设他说无法做到的话,他就不必期待人民会给予他们强大的支持。你对人民的爱付出多少。人民就会回报多少的爱给你。记住,今天大多数的人民是受过教育的。他们的眼睛明亮的,可以看到一切。他们耳朵可以听得出哪些事是正确的、哪些事是错误的。当每一个人的局限都到的极点了。这就一切。”

Joe Weng写道:

“这会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假设政府将把消费税从7%降低到3%。我并没有建议把7%的消费税完全废除。但是,我要说的是,我记得当局告诉已故总统王鼎昌先生,当局要耗费50年的时间去计算我们国家的储备金。假设为引述(王鼎昌总统的)的说话时错误的,请给予纠正,愿上帝保佑。–”

ChengHui Cai写道:

“但是希盟突然替代了国阵(成为政府)?6%的消费税不存在了。安华从监狱里释放出来成为没有刑事犯罪记录一个自由人。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请扪心自问,假设你们是为了公民的真正利益而服务的话。
其他读者的评论将会把(当前的)反对党的环境与于李先生的演讲联系在一起”。

John Tankers写道:

“表演吧了。从50年前第一任总理表扬工人党……我们可以等到2020年吗?今天选民(说了算)是老板,为我们每年支付220万薪金给你就是去赞扬工人党???”

Leon Andanni写道:

“现在你伪善地赞扬工人党。演戏给人民看吧了。白衣人就是为了要赢得选票的政党。假设在下一届大选他们取得胜利了,他们将会再对付反对党的。他们说啥都不要相信。”

Robert Tan写道:

“反对党也有能干的人,例如律师、医生以及其他专业人士。为了证明每一个候选人能力,必须废除集选区,让候选人在单选区里进行一对一的竞争。让选民在投票前可以全面的审查和评估他们每一个人。”

Danish Zia写道:

“只要工人党和民主 无法协力合作,他们仍然是会继续执政党……
就像马哈蒂尔与安华的政党所做的一样……
(新加坡的)每一个角落都是行动党……
但是,不是每一个角落有民主党 和工人党……
工人党必须尽快地招揽最好的人选去进行这件事……
这样我们就可以拥有一个新的执政者……
假设他们不这么做……就是到了你的曾孙子那一代,行动党仍然
是执政党……”

许多读者把李显龙总理的讲话与
马来西亚倒台的国阵联系在一起

Philip Lim写道:

“自从长堤彼岸的国阵倒台,我开始怀念行动党的领袖们的傲慢态度。昨天是陈振声,今天又是李显龙……”

MüSo Léé写道:

“在我们最邻近国家的在大选的成绩,(行动党)对反对党成员的态度有明显的转变。他们都可以一起成长为高贵的政治家,就像那些在发展中的政治家一样。我们可以不同意其他人的意见,但是仍然会尊重他们。在国会里展现的那种傲慢的态度,已经对我们的社会造成了反冲击和有损于社会礼仪了。这样作风必须立即停止。李光耀的那种作风之所以可以行得通,那是因为大多数人在那个年代是文盲。”

Hannti Tan写道:

“行动党现在是不是继承了(马来西亚)国阵成为民主选举政府执政历史最久的政府?这个记录注定实是要被打破的。这就是为什么说,行动党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多自信和傲慢了。因为他们担心自己将成为下一个(被推翻的政府)。”

Andrew Ng写道:

“他担心下一届大选将会和马来西亚一样没有消费税、没有公路收费……哈哈哈哈”

Soo Tommy Leong写道:

“由于马来西亚大选溢出的效应,(新加坡的)反对党成了‘亲密战友’”

Yochana Abigail Yule写道:

“假设国阵可以在61年后崩溃。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行动党不会呢?2011年4月份《亚洲第一站》(《海峡时报集团》集团下的入门网站,已经停止运作。)在报道总理李显龙谈到有关两党制不是一个伸缩性的政策。因为无法拥有一个足够的一流人才管理新加坡。他现在是自相矛盾了。”

Koh Andy写道:

“为什么他们一直在赞扬反对党??你我都知道为什么?我们的邻国已经告诉我们了”

Suresh Kumar写道:

“在马来西亚反对党在最近的马来西亚第14届全国大选动摇了执政党的国会后,现在行动党的所有国会议员开始发表关怀与圣人般的讲话了。我们将会继续听到类似的讲话内容一直到下一届大选。”

Chin Hua Yak写道:

“啊兰嘛……你(李显龙)以为说那些话就可以让你避开(在马来西亚发生)你即将到来的同样的‘困境’……我们一定可以看到的。顺便说一点……继续起诉工人党知直到它脱掉裤子……笑死人了……没有垄断(权利)?淡然说没有垄断(权利),假设你看到马来西亚目前的情况……笑死人了……你还以为随心所欲地‘称兄道弟’,以及与纳吉继续进行‘榴莲结盟’?笑死人了”

SB Zhang写道:
“行动党并没有拥有垄断的权利,没有绝对统治新加坡的权利……高兴吗……假设马来西亚没有发生(变天海啸)事情,我想。(李显龙的)声明的内容将会不一样。”

Yap Jonathan写道:
“可以看到行动党已经害怕了”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