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把他们标签为不孝子 行吗?

09/06/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26-5-2018)

自从李伟玲称呼他的哥哥,李显龙总理为“不孝子”(见网址:her brother “dishonorable son”)后他几乎无法摆脱这个标签了。

在他的问题上,这个标签与(李伟玲)指控他把其父亲的遗嘱放在个人的最终动机上有关,

接着,还有几个著名人物的儿子,他们在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导致造成让他们的父辈尴尬的人,像有些人提到的那样,他们会带来自己和父辈们视为不孝子和声名狼藉吗?

马来西亚出生地的通讯与新闻部长普杰立.普都查理是多米尼.普都查理的儿子(见网址: Janil Puthucheary is the son of Dominic Puthucheary)。多米尼.普都查理是职工会领袖和人民行动党的发起人。后来(1961年9月),他离开了人民行动党参加了社会主义阵线。他是在1963年“冷藏行动”下被捕的。

被捕的原因是被指控具有造成共产党颠覆和暴力(革命)的威胁。多米尼.普都查理在当年被监禁了10个月被驱逐出境,不准进入新加坡一直到1990年。

教育部长王一康是内阁成员。他和普杰立.普都查理一样,也是“跳船者”。他的父亲是1960年代的左翼分子。

在1963年大选时,王连丁父是代表社阵参加竞选而获选的13名社阵国会议员之一。他在1963年至1968年是社阵武吉班让国会议员。

这些人的孩子是不是可以被称为“卑躬屈膝”和“不孝子”?——为了迎合一个完全反对他们父辈的政党而违背的父辈的尊严

还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是JB拉惹勒南和帝凡那的个案。他们俩都是与李光耀和行动党进行过著名的战斗的。他们进行的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不屈不饶地坚持到最后。

今天他们都有一个孩子——相对而言,他们是从体制外走向了体制内的。

普杰立.拉惹勒南(Phillip Jeyaretnam)是负责领导审核(工人党管理下的)阿裕尼市镇会独立调查委员会的。他就是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工人党国会议员在付款上处理不当的起诉人。他同时也是公共服务委员会的高级律师,以及前新加坡律师公会的主席。

贾纳达斯·蒂凡那(Janadas Devan)在另一方面是行动党的旋转医生——他的职衔是政府通讯与资讯部主管,他同时也是政策研究院的院长。

帝凡那的任期是在受尽屈辱的情况下结束的。他被白皮书指因为酗酒和其他恶行导致“彻底无耻的破坏行为”后被割职的。。

帝凡那对李光耀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极其严厉的批评,“李光耀是一个才华横溢和雄辩者。但是,变化无常的上帝并没有给予配备得救的恩典,让他真正伟大的智慧得到发挥……”

JB拉惹勒南与李光耀和行动党之间的战斗是具有传奇性的。李光耀发出警告:“每一个人都知道,在我的是手袋里有一把非常锋利的斧头。你对付我,我带上自己的斧头,我们在死胡同里相遇。(意思就是夹路相逢!)”一点也不令人惊讶地,JB拉惹勒南在许多与李光耀进行的战斗中输了。

贾纳达斯·蒂凡那和在较小程度的菲利普.拉惹勒南以及其他人,如普杰立.普都查理及王一康等人,投靠到行动党摆脱父辈个人与政治的枷锁的动机是什么?

我们对他们当中这些孩子的思路略知一二。普杰立.普都查理从曾经说过:“哲学不是重要的,只是作为国家使用主义的含义。”

实用主义哲学超越了哲学和意识形态?或许,这就是一个时代的标志。当来到理智和情感的法则下,作为一个父亲的孩子并不需要继承他们父辈的足迹或者沿着父辈的足迹继续走下去。

那些选择这一切是背叛或者把它标志成不孝子,没有遵循父辈坚定立场的遗愿的看法,那就是,孩子必须和父辈一样与敌人划清界限。相反的反应是:对他们与行动党的拥抱的反应变得更加反感。

但是,最终,我们不可能知道这些人内心真正想的什么?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