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不准个人的抗议行为

09/06/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23-5-2018)

转载自:
http://www.atimes.com/article/no-solo-protests-allowed-in-singapore/

艺术工作者西莱.巴兰以一个人站立在国会大厦外面被控于触犯了新加坡《公共秩序法令》。这是新加坡政府用来限制人们表达言论自由和不同的意见。

这可能是新加坡艺术工作者西莱.巴兰付出最昂贵的步行。

33岁的艺术工作者在2018年5月22日被提控参与了一项未经许可在公共场所的活动,因此涉嫌触犯了新加坡的《公共秩序法令》。

假设罪名成立,他第一次触犯有关法令将被判处最高罚款不超过3千元(相等于美金2,235元),重犯者最高罚款为五千元(相等于美金3.725元)。

这项“未经许可”的事件起因于2017年10月1日,西莱.巴兰在进行一项表演艺术活动。他在表演是展示了一面写着:“32年,审讯的镜子”。

这面写着“32年,审讯的镜子”的在反映一名前国会议员谢太宝,他在不经审讯下被监禁和软禁在家共达32年。

他的艺术表演活动首先始于芳林公园。芳林公园是新加坡政府允许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可以在未经许可下举行集会的地方。接着,西莱.巴兰拿着一面简单的镜子朝向国家艺术展览馆方向前进。国家艺术展览馆坐落于前新加坡国会大厦和前高等法院的旧址。他最终抵达了国会大厦。

他在抵达国会大厦后,持着那面镜子在国会大厦前静默站立了近半小时。接着,他被在场的警方人员扣上手铐被捕了。

《公民在线》网站提供现场查照片:新加坡人西兰.巴莱于2017年10月1日进行个人抗议活动。

新加坡禁止反对抗议和游行示威的严峻法令是闻名遐迩的。但是,许多人并不知道赋予这部法令的权利已经扩大到哪个程度。

《公共秩序法令》是于2009年在新加坡主持高规格的《亚洲太平洋经合会》前在国会通过的。这部法令为“集会”做了广泛的诠释。

它包括了通过游行示威进行支持或者反对政府,进行某些宣传、或者,纪念活动,这包括了即便是“为了上述目的而进行个人游行示威”在内。

在国会进行辩论这部法令时,时任内政部长,现任律政与内政部长的三木根编程,新加坡是一个人口密集、不同种族和宗教的国家,为了社会的稳定不得不需要制定这样的法令。

有一群人进行的任何活动,不论参与的人数多少,将会都令一群在肢体方面或者情绪方面产生冲击”。

他接着说,“稳定社会的局面对我们在经济上和社会方面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假设拥有不稳定的局面是造成主要的设施必须关闭,与起那些大国相比,它对我们的影响要大得多,腐蚀性也大得多。”

2016年12月2日新加坡内政部长善摹根向记者发表谈话。

这部法令是用来惩罚性的。在今年4月份,一名42岁的男子在这部法令下被控触犯三项与这部法令下,有关的个人单独在新加坡商业区莱佛士坊进行抗议示威活动,他被判处罚款5千元(相等于美金3725元)和六个月的刑期。

这并不是西莱.班兰部遵守的法律的第一次。他在过去曾经参与了和其他人一起进行抗议活动而被捕。他也无数次被警方传召接受调查,例如在缅甸驻新加坡大使馆前进行示威抗议活动、售卖英国记者/作家亚伦·沙德瑞克(Alan Shadrake)撰写的有关新加坡实施死刑法令。(亚伦·沙德瑞克因为被判处在自己出版的书里涉嫌“诽谤”新加坡的司法制度,而被判处罪名成立入狱服刑。)

西莱.班兰告诉《《亚洲时报》说,

他的表演选择在国会大厦结束是因为国会议员谢太宝被长期监禁的关系。

他补充说,

“我知道,我的表演获得将会带来一些麻烦。”。假设与当局之间没有出现麻烦的话,他本该完成自己的表演活动后回家。

“[这]是一个问题,那是这项工作试图提出的问题。所以,我知道将会有问题产生。但是。但是,这一切就由单股决定他们要如何处理了。”

他是在当天大约是在下午3点10分左右被捕的。他被指控是未获得批准在公共场所进行纪念谢太宝的被监禁的活动。
警方发给他的控状指控为,

西莱.班兰行为涉及谢太宝的被监禁是有意“展示反对新加坡政府的行动”,芳林公园是被划定为公共进行娱乐表演的场所。”

一名参与新加坡社运活动《社区行动网络》(Community Action Network)的成员朱正熙说,

“事实是,把个人单独的集会确定为非法集会是荒谬的”

“这显示了当局对社会政治活动份子是如何敏感和反映了(政府)高层官员说无法忍耐任何可能的不同意见和批评。”

他补充说,

“起诉西兰.巴莱为谢太宝发声,延长对谢太宝的长期监禁期间本身事实上就是非正义的。”

抗议活动不可论述涉及个人会在群体,在这个岛国是被彻底的禁止。要想警方取得准证的极其困难的。

于今年较早的时候,独立新闻社交网站《公民在线》编辑TERRY XU为此测试这部法令的(底线)。

他两次向警方申请有关个人集会准证,请准本人在中央商业区的莱佛士地铁站收集签名,要求政府在国会开会期间给予现场视频播放。

他第二次向警方申请的准证是,

单独一个人在午夜时分手持标语牌站在国会大厦外面。他计划的这个第三次申请于午夜时分在国会大厦的单独抗议活动是,是在中央商业区没有展示任何标语的情况下单独一个人坐在哪儿。当时大多数上班族已经下班回家了。他的全部思想申请都被警方拒绝了。

警方在回复他最后一次申请时说,

“警方已经认证的评估了您的申请,认为,申请这样的活动将给公共秩序造成困苦乱。甚至会破坏公物。”

TERRY XY 说,

“就我而言,这说明了不要存有任何的期望,警方会批准任何形式的集会。不论这些机会的属于个人性质抗议集会,或者说收集签名的机会。”

《亚洲时报》要求警方就此给予回应。但是未能获得答复。

西莱.巴兰 的审前会议已定于20128年5月3日举行,西莱.巴兰已经决定个人出庭为自己辩护。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