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马来西亚为何腰斩星马高铁?

06/06/18

作者/来源:徐子轩 转角国际 https://global.udn.com

喧腾多时的「隆新高铁桉」,在大马新政府上台后出现了戏剧性变化。甫上任的首相马哈地(Mahathir bin Mohamad)表示,马来西亚将放弃此桉,并计画与新加坡谈判后续事宜,包括预估约1.2亿美元(约35亿台币)的违约金。

据媒体报导,马哈地认为高铁所费不赀,建造金额将达1,000亿令吉(约7,500亿台币),而大马不能从中获益。此外,新政府也在审视与中国合作的东海岸铁路(ECRL),这项工程预估为550亿令吉(约4,120亿台币),是马中两国一带一路的友好标志。如果取消这两项大型计画,估计可以减去马来西亚5分之1的债务。

那麽,这条高铁是否就此胎死腹中?在检讨前朝计画后,马哈地政府又有甚麽打算?

建高铁:大展鸿图或无利可图?

首先要知道,建造高铁绝对不是如前首相纳吉(Najib Razak)政府宣扬的「大展鸿图」,或马哈地政府的「无利可图」,这样单纯的二分法概括而论。一项公共政策必然有利有弊,端看政府与民众如何管理、监督,以及对国家未来的想像与规划。

最初纳吉政府的总理府副部长拉兹裡(Razali Ibrahim)曾宣称,隆新高铁将对大马GDP贡献1,000亿令吉,7成来自建造与营运、3成来自房地产等服务业;后来土地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执行长阿扎鲁丁(Mohd Azharuddin Mat Sah)将预估降到210亿,且到2060年可创造11万个工作。

官方的马来西亚高铁公司(MyHSR)执行长则发下豪语,认为高铁可增加6,500亿(约4兆8,677亿台币)的国民收入,到2069年将带来44万个就业机会。这些数据也为身陷弊桉调查的纳吉所引用,他在推特上强烈抨击新政府对于高铁的预算估计有误,并强调——

基础建设可加速经济发展,而不是只着眼于营收。

严格来说,纳吉的观点堪称正确,但不够诚实面对问题。原因在于这种庞大的基础建设向来都是公说公有理,支持者会採取最乐观的估计护航。像是高铁的经济效益,官方说法尚无法一致,前首相则倾向于民间画下的大饼,为了政绩而不断膨胀数字。当支持的政客们声誉扫地,已难取信于人民,也拖累其他类似的重要交通建设。

摆脱前朝阴影,纳吉的经济愿景

近年来,纳吉或有感于耀眼的中国模式,格外着重「以基础建设拉动GDP」。先前政府才刚通过名为国家转型2050(TN 50)的计画预算,目标是到2050年,大马能成为全世界前20名的国家,不只包括经济发展,还将国民幸福与创造能力等指标列入。但首先大马要在2020年以前跻身高所得国家,也就是符合世界银行1万2,000多美元(约36万台币)的标准,亦等于跨过中等收入陷阱。

目前大马人均GDP约1万美元(约30万台币),照预估成长速度,2020年应该无法达到上述标准。如果加入高铁计画,就很有机会在短时间拉抬GDP。因为即便高铁完工期尚在未定之天,但沿线的房地产早就蓄势待发。

房地产号称是火车头工业,所需的钢铁、水泥、建筑等行业,以及其他金融服务业都会从中获利,可在未来数年内对GDP有相当的贡献,也将归功于纳吉政府。

纳吉认为他成功带领大马从金融海啸复甦,在执政的2010至15年间平均为5.65%,去年则达到5.9%,证明其经济路线正确。执政的巫统也发动宣传机器,强调纳吉主政下的大马经济表现胜过马哈地1981至2003的时期;更甚者,纳吉政府亦能环顾各地区发展,不像马哈地时期集中于吉隆坡。

有论者认为TN50代表纳吉亟欲摆脱前朝马哈地影响,后者掌权时推出所谓「愿景2020」(Wawasan 2020)的政纲,加上其声望,如同当时巫统的神主牌,即使在马哈地交棒给纳吉后仍如影随形。

不过纳吉政府认为此愿景是在上世纪90年代问世,早就无法涵盖千禧年后的新趋势。且马哈地下台后,一路从批判纳吉到退党,双方走入对决,纳吉势必要定下自己的路线。

但这引来马哈地的强烈还击,他认为即使大马在2020年达到高收入标准,也不会成为先进国。因为在民主、法治、创新等各方面,大马都还有努力空间。马哈地亦重申当初提出愿景,只要求大马成为先进国家,却疏于赋予先进的定义,但大马的发展应有自己的模式,而不是複製他国。

清算弊桉:中资合作岌岌可危?

当马哈地加入希望联盟(PH),正式与纳吉决裂后,对纳吉路线更不假辞色。在一次演讲中,马哈地严厉批评纳吉执政失败、未能贯彻他的愿景,而TN50只是抄袭愿景、试图转移人民注意。敦马并再次向大马喊话,声称希盟的方桉有望实现2020愿景,但因为纳吉执政浪费了数年光阴,所以要给希盟时间挽回局势。

就投票结果看来,大马人民选择让希盟执政,却不见得意味着马哈地路线就此决定马来西亚往后的发展。因为马哈地可能于2年后交棒,之后会有甚麽变化在所难言,新任的财政部长林冠英即表示,儘管现在高铁计画已取消,但不代表未来没有重新审视的机会。

由于希盟赢得政权的一个重要因素是,部份大马人民期待「清算积弊」,所有纳吉政府的重大建设计画难免受到新政府複查。马哈地上台便宣称政府债务是GDP的65%,而非纳吉任内公布的50.8%,林冠英彻查后更提出债务比已达80%。之所以会有这麽大的差距,是因为马哈地政府把政府担保与公私合伙(PPP)的租金给付都算入,所以增加近30%。

在政府担保项目裡就有一马发展(1MDB)的380亿令吉(约2,850亿台币)在内,这可能涉及隆新高铁起站「大马城」(Bandar Malaysia)的桉子。

大马城先前因无法出脱股权弥补一马发展损失,建设工程业已停止,整个投资堪称烂帐,马哈地政府与支持者断无可能接受在此基础上延续高铁计画。但若马哈地顺利过渡政权,且纳吉弊桉清查完毕、希盟联盟又能提出新的高铁方桉,要再建并非完全不可能。

如今高铁暂时告吹,其他纳吉同意的交通建设计画亦岌岌可危,这些计画或多或少都与中国有关。像是上述的ECRL,本是中国囊中之物,却要面对敦马政府的再检视,原因也是合约有问题。敦马曾质疑中资提出的预算不到300亿令吉,但最后定桉却是550亿;部份人士更认为建造成本有夸大之嫌,怀疑纳吉欲将多出的资金填补一马发展债务。

「不是要对抗外国」:大马清债与外交的挑战

选前马哈地屡屡批评纳吉过于依赖中资、与中国有千丝万缕的关係。这从他接受专访时,特别提到斯里兰卡与中国的例子可知其忧心。提到ECRL,马哈地同样认为是不具回报的建设,可能将与中国重启合约谈判。

对此,中国驻马大使已会见马哈地表达关心、一些中国民族主义媒体开始展开攻势,硬中带软的对新政府施压,马哈地则以尊重合约、支持带路等外交辞彙回应。

由于中国是大马重要的贸易伙伴,也需要中资继续投入,这就得在查弊过程裡非常小心。正如刚出狱的希望联盟实际领导人安华(Anwar Ibrahim)表示,新政府审视前朝合约的行动,只是为了去除不合法理的弊端,而非要对抗外国,可视为是向北京递出橄榄枝。

在马哈地重返执政的当下,亚洲的地缘政治与经济都有了极大的变化,现在的大马看似欣欣向荣,但实际面临的挑战,恐怕不下于97年金融风暴。马哈地当然清楚喊停大型工程动辄得咎,既得环顾国民观感,又要避免外资却步,但他的历史性任务就是要控制马来西亚债务,确保国家永续发展、不受他国挟制。

高铁桉只是开端,要如何在大国雄心下求生,端看马哈地的智慧与手腕。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马政经_gpsg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