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冷藏行动 新加坡斗争历史的抗争

05/06/18

作者/来源:克里斯丁.韩(04/06/2018)人民论坛

冷藏行动:有关新加坡斗争历史的抗争

转载自《新叙事》:
https://www.lowyinstitute.org/the-interpreter/operation-coldstore-singapore-struggles-confront-history

座落于新加坡国家图书馆隔邻(即俗称“书城”BRASASIR COMPLEX)有一间专门销售旧书籍不显眼的书店,如果你不留意,是无法在这座专门售卖书本及文具店剑组屋里找到他。

在这座建屋里,有一家书店,名叫:新华文化事业(新)有限公司,简称:“新华文化”。这是一间书店售卖的一部分是书籍、一部分是资料。书店里就只有狭窄的走道可让人走动。书店里的书籍、宣传品、杂志全部都成堆地塞进了书架里。只有年长的店主杨维华才能够知道顾客所要的书籍是放在哪儿。

杨维华说话声音柔和。他说,现在的营业和过去相比,已经比过去差了许多了。但是,他没有任何意向退出。对他而言,这家书店不仅仅是一家书店吧了。他接受过很少的正常教育。他的64年岁月就是献给的工作就是今天的一切。

但是杨维华还有另一个受教育的来源:就是他在1963 年(冷藏行动逮捕行动下)不经审讯下被监禁了15个月。(杨善才被捕前是担任新加坡书报印刷也职工联合会中委)

杨维华说,

“在这15个月大监禁生涯里仿佛就是我的学校生涯”。“它改变了我对生活和世界的看法。在我获得释放后。让我对问题和历史问题看得更加的清晰。”


摄影记者:汤姆.维特摄于前政治拘留者杨善才星华书店

于1963年,在一个代号“冷藏行动”的一系列逮捕行动的中,超过100名工运领袖、反殖民主义者和政治家在不经审讯下被监禁。当局把这次的逮捕行动确认为是一个极其非常必要的逮捕行动(见网址:justified )。它是为了“防御共产党近期通过暴力或者制造混乱的任何企图对马来西亚联邦的建立。”

政治部为每一个被监禁的政治拘留者的案件分类列入了不同等级。分类从“共产党员”、“共产党同情者”,到更加含糊的“涉嫌共产主义的同情者”及“追随者”。但是,这一切被贴上标签的政治拘留者的罪状都没有证据证明而被控上法院。

虽然,这个代号为“冷藏行动”的逮捕行动牵涉到为数众多被捕者被怀疑的声誉,但是,今天的新加坡人对此事件知道的甚少。在2015 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在1500名接受调查的人当中只有16.5%表示注意到这起逮捕行动事件。

这似乎说明了,假设在学校的参考书里对“冷藏行动”的历史事件事实继续被隐瞒事实。一直到突然间它被未曾预见的档案资推到聚光灯下出现在公众的眼皮地下,才得以引起注意。

当我的同事,覃炳鑫博士在2018年3月27日出席了国会特权委员会举办的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委员会(Select Committee on Deliberate Online Falsehoods,)听证会。他本来期待着委员会相同提出有关“虚假信息”和问题,以及新加坡政府要如何应对它。这是当时委员会宣布设立听证会的目的。

(见《人民论坛》:《后续提交给新加坡国会特权委员会 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陈情书 Follow up Submission to the Select Committee on Deliberate Online Falsehoods, Parliament of Singapore》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5/06/)

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iTfDdffUKs)
b)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47QSqLp_e0
c)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rvcldYLwVw
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GDzlx7clx4
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Xaatwd_JnQ

但是他经历的过程是,作为一名牛津大学历史学者,有关“1963年的冷藏行动与共产党”的历史研究工作学者(见网址:work ),(善摹根)却在听证会会上对他进行了长达6小时的审讯(见网址:questioned)。

内政与律政部长善摹根是一名前司法公讼者。他抓住了覃炳鑫博士在其递交非特权委员会的陈情书听到举例有关“在行动党时任秘书长李光耀时所发还是的“”冷藏行动”世家就是散播虚假信息。覃炳鑫博士说,

“进行这项(逮捕)行动纯粹就是具有政治目的的。没有证据显示在“冷藏行动”下被监禁的人是涉及颠覆政府的阴谋。”

这不是覃炳鑫博士第一次对“冷藏行动”事件做出这样的结论。但是(行动党)政府不会让(覃炳鑫博士这样结论)继续在这个时候继续下去。

善摹根在自己的脸书网页上说明为什么他对覃炳鑫博士进行这样的审问:(见网址:
wrote )

“这是在国会的议事殿堂里对我们国家建国者李光耀(见网址:[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做出如此严重的指控。”

“(指行动党)他们必须接受覃炳鑫博士的结论,或者,是指出这是不确实的。继续保持缄默不是(他们)的选择。”

善摹根在国会特权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对覃炳鑫博士进行冗长的审问,激发了人们对“冷藏行动”的兴趣和政治拘留者在被捕期间被进行审问时的档案资料。记者们(见网址:Journalists)、学者们(见网址:academics,)和政治家(见网址:politicians)们都纷纷向主流媒体发表了自己的立场。

当这一场争论还在进行时,杨善才继续在市中心经营他的书店。 在追踪有关“冷藏行动”的信息、或者在脸书上争论着有关“左翼”当时的动机的新加坡人可以径直走过他的书店,完全不知道一个对这起历史事件拥有第一手经验的人就在他们附近。

在新加坡,讨论历史时,经常是被确定在一系列固定的事实基础上进行的。历史的地点和日期是成为回忆、“新加坡故事”被是将看、听、想等思维观点经过内证实践所领悟出的具有客观价值的认知体系、或者称为:通过“同化”和“顺应”两种机制来完成。(“Singapore Story” is internalised)、或者在需要的时候照搬历史(即拾人牙慧)。假设有人对类似的诠释是正确的,另一个人必须是具有恶意的错误。

这是一个极其普遍的心态。例如我在覃炳鑫博士出席听证会陈述前两天,我出席了听证会,一名特权委员会成员所说的,

“应该只有一个是事实的。”

历史的概念一个解释、论证和主张的问题已经慢慢地从根本上进行讨论了。
然而新加坡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地位:是一个相对年轻的国家。但是,心中仍然是一个小岛。在“冷藏行动”下被捕的政治拘留者有的已经成为翻译者、医生、律师……等等,就像杨善才这样,已经是在经营书店了。他们都已经子孙满堂了。
新加坡人可能会感到惊讶,发现自己与政治拘留者的关联,比自己所相信的还要密切。一个在“冷藏行动”中被捕的政治拘留者的儿子或侄子甚至是特权委员会的成员。

尽管政府坚持覃炳鑫博士研究工作不是属于“学者,但是,是属于狡辩”,他们也拒绝解密当年与“冷藏行动”有关的文件。一名政治部官员辩称:(见网址:argued )

尽管(“冷藏行动”事件)已经过了55年了。解密有关当年的文件是对当年提供情报者是一种“背叛”的。

政府再一次要看开一场全国对话会活动。他们宣称将会邀请全体新加坡人参与一系列的讨论有关国家的未来。为了迎合过去——即便是这样做,可能会暴露执政党,以及对备受他们尊敬的前领导人对审查和批评的批评——这是政府开展全国对话会一个极其重要不可缺的部分。

这是对国家过去的历史进行平反以及和解的契机。虽然几十年的時間沖淡了冷酷无情的“冷藏行动”事件。但是对于当年被监禁的政治拘留者来说,这起事件仍然是记忆犹新的。就像杨善才情况一样,把他们过去的证据加入。在主流媒体里是极其缺乏的,即便是在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全国对话会。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