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国珍珠链战略印度寻破口

05/06/18

作者/来源:康世人 中央社 https://udn.com

中国近年随着经济起飞连带而来的军事扩张,同时师法世界超级强权美国,以保障经济、能源安全为由,透过军事战略部署与经济攻略双管齐下,积极前进印度洋,以确保印度洋出海口安全。

因此,在伴随着战略目的的「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中国近几年更加速对南亚各国的经济攻势。

中国银弹攻势挖牆角 南亚后院接连起火

首先是中国称为「铁杆兄弟」的巴基斯坦,中国在「一带一路」架构下推出「中巴经济走廊」旗舰计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4年4月访问巴基斯坦时,签订总值460亿美元的投资合作协议,目前已在当地投资200亿美元。

除投资援建铁路、公路、发电厂基础建设外,中国更出售飞弹、战机和拥有绝气推进系统(AIP)的八艘S20型柴电潜舰,并转移潜舰技术给巴基斯坦,抵销印度潜舰和其拥有P-8A海神式海上巡逻机(P-8APoseidon)的优势。

但更令印度倍感威胁的,是中国计画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兴建基地停泊军舰,且以维护中巴经济走廊安全为由,派兵与巴国军队共同巡逻包括印度主张主权的巴基斯坦控制克什米尔,让印度如芒在背。

另一邻国斯里兰卡,近年来因获中国大量贷款与援助,逐渐疏远印度与中国亲近,最后把战略港口赫班托达港(HambantotaPort)租给中国企业99年。

原本亲印的斯里兰卡,在计画开发赫班托达港时,第一个找上印度投资,但印度却在精打细算下拒绝,才让中国有机会于2010年投资15亿美元将港口兴建完成。

斯里兰卡政府去年考量积欠中国数十亿美元债务无力偿还下,被迫与中国企业签署赫班托达港99年经营权合约。虽在印度关切与压力下,斯里兰卡数度重申,赫班托达港不会让中国做为军事用途,且愿意把东北部的春可马里港(Trincomalee port)交给印度和日本共同开发,但中国仍成功取得赫班托达港,成为包围印度「珍珠链」上的一颗重要珍珠。

印度外交误判连连 邻国倒戈中国再下一城

印度因精打细算、以自身利益为优先,而发生外交误判,导致中国扩大势力的桉例也发生在介于中、印之间的尼泊尔。

尼泊尔过去半个多世纪一直奉行亲印远中政策,但2008年崇拜中共已故领导人毛泽东思想的毛派掌政后,状况出现变化。中国透过国营企业加大在尼泊尔水电厂等基础建设投资,2015年尼泊尔大地震时,更与印度竞相援助重建,让尼泊尔人对中国的好感日增。

2015年,住在邻近印度边境的尼泊尔梅赫希族人(Madhesi),因抗议尼泊尔新宪法对少数民族不公而封锁通往印度道路,印度为支持血缘相近的梅赫希族人,决定以安全理由封锁印度与尼泊尔边境,逼迫尼泊尔政府与梅赫希族谈判,导致尼泊尔燃料短缺。

当时的尼泊尔总理奥利(KP SharmaOli)转向中国求助,中国趁着印度的外交误判,对尼泊尔有求必应,强化中、尼公路铁路的连结援建,藉此让尼泊尔摆脱对印度的依赖,也让尼泊尔从此更加倒向中国。奥利2016年曾一度下台,但没想到去年底仍获选民支持,今年2月重新上台执政,印度此时只有立刻派外交部长史瓦拉吉(Sushma Swaraj)亲访尼泊尔,试图修好关係。

虽然多数专家认为,奥利虽然不喜欢印度,但也从上次执政获取教训,不会与印度公开翻脸,尽力维持尼泊尔与中、印两国间的等距关係;但情感上应是更亲近中国一些,因此印度总理莫迪在奥利4月访印不到一个月后,立刻于5月11日启程回访尼泊尔。

另一个印度的后院,且是在印度支持下建国的孟加拉,同样也在经济等攻势下日益增强与中国的关係。中国自2005年超越印度成为孟加拉最大贸易伙伴后,透过「一带一路」倡议不断加大在当地的投资,除透过国营企业在孟加拉开发天然气资源,更与孟加拉谈判计画修建从中国昆明连接到吉大港的公路,企图在印度洋、孟加拉湾再获重要港口。

此外,中国也积极输出军火给孟加拉,2016年更出售潜舰给孟加拉,现已是孟加拉最大的军备供应国。

在中国积极于瓜达尔港、吉大港、赫班托达港构筑包围印度的「珍珠链」外,也在地处印度洋重要战略位置的马尔地夫投资关键基础建设,更在马尔地夫南部兴建港口,同时传出将在马尔地夫北部靠近印度处兴建联合海洋观测站,甚至有说法指中国是为在此兴建潜舰基地预作准备,可能成为另一颗围堵印度的「珍珠」。

放弃不结盟政策 印太联盟反制中国扩张

面对中国在南亚与印度洋积极的战略布局和步步进逼,国力和财力都不如中国的印度,近年在莫迪决策下,放弃过去自豪的不结盟政策,2016年正式与美国签署美印后勤支援协定,同意在必要紧急时刻,彼此可共享对方的基地和空域,加入美国反制中国扩张的战略联盟。

去年11月,印度更进一步与美国、日本、澳洲举行首次的四边会议,四国决定加强合作,维持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海上航行自由,维护印太地区的自由与开放,正式组成抗衡中国扩张的四国联盟。

此外,在日本积极拉拢下,印度也参加日本倡议的「自由经济走廊」,希望透过与日本合作,投资南亚、非洲、东协国家的基础建设,平衡中国在当地的影响力。莫迪也透过「东进」(Ac tEast)政策强化与东协国家合作,除支持南海的海上航行与飞越自由外,也持续维持并扩大与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和泰国的海军合作,以抗衡中国在东南亚的扩张。

莫迪政府最近更指示军方,提供一份可用最低成本翻修的老旧军事装备清单,希望透过赠送这些军备给友好国家,来强化与在印度洋、非洲、中亚和亚太地区友好国家的军事关係,共同抗衡中国。

就在4月,莫迪更主动出访中国武汉,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中印领袖非正式峰会,双方同意向各自边境军队发布指导原则,要双方军队增加互信,避免再发生中印部队洞朗对峙两个多月的事件。

此外,双方也象徵性决定共同在阿富汗执行一经济合作项目,同时讨论在文化、电影、旅游等多方面合作,试图缓和双方去年剑拔弩张的局势。尼赫鲁大学国际研究院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谢钢(Sr ikant hKondapalli)在内的中印关係专家都认为,虽然中印在领土争端、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印度、巴基斯坦恐怖主义等多项议题上的分歧仍无法解决,但莫习会让中印从洞朗对峙事件低盪关係恢复原状,并致力在双方共同利益上合作。

透过加入美、日主导的印太抗衡中国联盟,强化对印度洋和东协等国家的援助与军事关係,同时缓解与中国关係,印度总理莫迪能否成功带领印度避开中国的「珍珠链」包围战略,积极发展经济、厚实国力以追上中国,有待时间验证。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