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人权组织要政府放弃起诉批评者

21/05/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18-5-2018)

要求新加坡政府 放弃以涉嫌藐视法院起诉批评者

Published on 2018-05-17 by The Online Citizen

国际非政府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于2018年5月16日发表声明,要求新加坡政府当局停止以涉嫌藐视法院罪对两名在社交媒体批评政府的司法制度进行起诉。
范国瀚是一名活跃分子。他被起诉于2018年4月28日在脸书网页发表的评语,“在涉及审理与政治性案件有关联时,马来西亚的法院比新加坡的法院更加具有独立性”是涉嫌触犯藐视法庭。新加坡反对党民主党副主席John Tan 面对的起诉,是在自己的脸书网页上针对范国瀚被起诉的案件说,“这只能是证明了他(指范国瀚)所说的是真实的。”

亚洲人权组织董事布拉德.阿当斯(Brad Adams)说:

“对新加坡的司法制度发表评论不应该是属于触犯刑事罪。因此,起诉范国瀚和John Tan的案件应该放弃。这起案件已经非常清楚地说明,任何针对新加坡法院做出的评语,都可以被诠释为是一种具有危险性的——甭管是具有偏见性或者是幻想性的——都是属于破坏司法制度和让批评者面对藐视法庭的起诉。”

在新加坡的2016年《骚扰司法(保护)法令》下。出版任何东西被归咎于动机不当,或者是对诚信质疑,或者是对法院的公正性时,都被视为会对公众产生破坏对司法制度的信心的危险,这是是属于藐视法庭的。

尽管新加坡在过去的有关藐视法庭的普通法律标准是,发表的声明必须产生破坏公众对司法制度信心的“真正的危险”,在2017年10月正式实施的《骚扰司法(保护)法令》下,它只需要构成“危险”就行了,不管这种危险是如何的遥不可及。在这部法令下,一旦涉嫌触犯刑事罪名成立,范国瀚和陈先生将面对的最高刑罚是坐牢三年和罚款最高额是10万新元(相等于74,500美元)。

人权观察组织指出,

对范国瀚先生和陈先生的起诉突出了法律的含糊性和广泛性。新加坡总检察署采取的立场,范国瀚在脸书上发表的评语造成公众对新加坡的司法制度产生危险。总检察署认为,司法制度将会被破坏。因为“普通理性的人”对范国瀚把马来西亚后新加坡的法院进行比较时,等于是说,“当新加坡政府,或者属于政治性机构是起诉案件的当事人时,新加坡的法院审理案件是缺乏完整性和不公正地履行司法责任”

总检察署同时也宣称,

(范国瀚的)的批评,没有包含着法律允准下对法院“公平的批评”。因为他(范国瀚)“没有为所指控的事件提供任何合理或证据依据。”

陈先生面对的涉嫌藐视法庭的控状仅是他同意范国瀚:

“在指控他诽谤司法时,总检察署只是确认了他(范国瀚)的说法的真实的。”

当司法制度需要有序运行时,国际法并不禁止对法院限制言论。
联合国人权组织已经明确声明,

“任何公众人物,包括哪些身居高位的政治机构,如国家首脑和政府,受到被批评和政治上提出反对意见的合法的……国家的政党不应该被禁止批评政府机构。例如军队和行政当局。”(见网址:《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hrc/docs/gc34.pdf)

阿当斯说,

“新加坡应该写修改《防止骚扰司法(保护)法令》”,非常其中有关“诽谤司法制度”。

“与其进行起诉批评者,应该是欢迎那些关心司法行政的人对涉及法院的有关辩论”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