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马哈蒂 回归与反转

21/05/18

作者/来源:徐瑾 新浪 http://finance.sina.com.cn

  92岁马哈蒂尔复出,赢得马来西亚新任总理大选,引发国内国际诸多讨论。

  强人归来,对世人来说意味着更大不确定性。马哈蒂尔是一个争议性很强的人,即便算不上独裁,起码也是一个威权领导,他是马来西亚执政时间最长的领导人,本次复出,可以看作强人政治在全球范围内复苏的又一个燃点。曾经,新加坡的李光耀和马哈蒂尔之间存在各种纠结,两人都是亚洲威权主义的有力倡导者,引发很多讨论。如今李光耀远去,马哈蒂尔则重新上路,关于威权主义问题也卷土重来,历史真是诡异。

  马哈蒂尔的成功背后,是马来西亚执政超过61年的政党巫统的失败。马哈蒂尔是巫统出身,却两次退党,这次以反对党领袖身份赢得竞选,这在某种程度上代表马来西亚民众的求变心理。

  马哈蒂尔下野之后一直很活跃,尤其身份变为自己曾经打压过的反对党领导人。面对这种矛盾的身份转换,FT的亚洲版主编吉米欧不无困惑,马哈蒂尔则表态说过去的事不重要了,因为大家目标一致,推翻现任政府。

  政治要义在于两个魔鬼相争好过一个圣人,马来西亚选民寄望于马哈蒂尔也是对往日荣景的追思。马来西亚人口3100万多,是一个温和的穆斯林国家,但是内部也面临很多族群矛盾。曾经的马来西亚如何?很多人可能不记得,马来西亚经济曾经很繁华,尤其在20世纪80年代与90年代,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前也一度狂飙突进,吉隆坡的双子塔早于上海陆家嘴(17.800, 0.03, 0.17%)高楼三件套。

  如今马来西亚却被认为是“中等收入陷阱”的典型,原因很复杂。从时间点上,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是一个推手,马哈蒂尔当时最有名的指控之一,是指责索罗斯“全球经济的强盗”,通过炒作危机为自己牟利。他强硬推出的管制国际资本流动的举措当时激起西方自由派不少批评,没想到却在10多年之后被IMF的技术官僚部分认同。不论如何,在马哈蒂尔的领导之下,马来西亚在金融危机后的恢复相对其他东南亚国家还算不错,马来西亚人均收入迄今为止仍旧高于中国。但近年来马来西亚经济表现一般,民众不满日益增长。

  对马来西亚之外的人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马哈蒂尔上任,对于经济影响,尤其对于中国投资影响多少?马来西亚人口不算多,但马来西亚地理位置很特别,在马六甲海峡,也属于“一带一路”节点位置。过去数年,中国和马来西亚之间投资不少,中国这两年都是马第一大贸易伙伴国、第一大进口来源国和第二大出口目的国。

  根据马来西亚国际贸易与工业部统计, 2017年1至6月,马中双边贸易额为1393.2亿马币,同比增长28%,受电子电器、石油产品、化学品及化工产品、橡胶产品和液化天然气出口增长带动,马对华出口597.9亿马币,增长41.2%,马自华进口795.3亿马币,增长19.6%。

  问题在于,中国投资引发了马来西亚内部不同看法,联系马来西亚国内族群分化,甚至引发政治分歧。在选举之中,马哈蒂尔攻击与此相关的政府官员贪腐,对中国投资态度被评价为戒备,这是选举姿态还是实际政策,还需要观察。

  对于马来西亚自身来说,马哈蒂尔的归来也是一次思考契机,如何重新定位自身。值得提醒一下的是,50多年前,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分家时候,马来西亚比新加坡强大很多,后者连淡水都不能充分供给。如今马来西亚人均收入1万多美元,新加坡则超过56000美元,几乎是马来西亚5倍,更不用说族群矛盾以及社会腐败方面的天壤之别。如何处理华人问题,恐怕也是两国发展区别之一吧。

  面对内外挑战,马哈蒂尔的确需要为马来西亚重新厘定内部与外部定位,作为最有经验的政坛老手,马哈蒂尔在最为棘手的几个问题上,必须提出超越以往答案的新议程,从族群、经济政策到国际外交关系。在地缘政治形势正在巨变的今天,马哈蒂尔的选择,不仅影响马来西亚国内,也将对亚太地区产生深远影响。

  (作者为经济人读书会创始人,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