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大红花革命给南大校友的启示

20/05/18

作者/来源:余山农

马来西亚之春:大红花革命给南大校友的启示

五月九日,写完南大史的时候,马来西亚正在发生一场不流血的大红花革命,带来马来西亚的春天。

在投票站与计票站,群众所展现出来的追求民主的热忱,令人动容。这是经历了六十个只有寒冬的年头之后,老百姓迎来的第一个春天。

二〇一〇年的茉莉花革命,原本是突尼斯人民群众推翻当时政权的革命。那场群众运动蔓延至阿拉伯各地,一时间仿佛带来了阿拉伯的春天。

然而时局的发展,完全超出所有人的期待,阿拉伯地区多个国家陷入长期动乱和战争之中,引发了欧洲移民危机,由阿拉伯之春转为阿拉伯之冬。

二〇一三年五月十六日,埃及前任驻华大使默罕默德•贾拉尔在北京出席第五届世界中国学论坛时说:“中国人有梦,阿拉伯没有春天。”因为“阿拉伯世界的人民尽管心里怀着希望,却并没有看到真正的春天。”

那么,这场马来西亚的大红花革命,会不会给马来西亚人民带来真正的春天呢?

这场革命能够出现,真要归功于现代教育所传授的现代社会知识,再加上网络资讯传达的信息,让年轻的马来人觉醒。他们未必有强烈的政治信仰,只是想追求一个更公平合理的社会,因而导致这次大选的马来人海啸,终于推翻霸道顽固腐败的政权,实现等待了六十年的革命。

网上所见马来人年轻一代无惧强权的表现,出乎许多人的预料之外。正是这样的精神,导致这一场大红花革命。

选前有人警告,腐败政权或许重现一九六九年的“五一三事件”,屠杀华人,宣布紧急法令,夺回政权。这的确是可能的事。如果情况真的如此,那么马来西亚将重蹈茉莉花革命之后,由春天突然变成寒冬。

所幸现在的年轻人已不是六十年代那么蒙昧无知,任由极端份子摆布。现代社会知识给他们启蒙,网络资讯让他们更加了解眼前所发生的事。

这一次变天后的局势,看来已趋于稳定。大红花革命将带给马来西亚一个温暖的春天。

这很自然的让人想起,现在可能就是南大复校的最佳时机。

从新内阁成员的安排看来,已有很大的进步。旺阿兹莎担任副首相,这是六十年来一大进步。在这之前,从未有女性担任副首相。在阿拉伯世界,女性根本没有地位。

林冠英担任财政部长也是一大进步。在这之前,只有出卖华人利益的陈修信在一九五九年担任过财政部长。

陈修信是出卖华文教育的元凶。一九六八年推行的独立大学运动,不仅受到巫统的压制,也受到马华公会的压制,陈修信当时即代表马华公会。

一九七一年通过的大学法令,创办大学或学院均须获得最高元首恩准。这条法令是针对独立大学而制定的,压制华人创办大学。当年制定这条法令的人就是纳吉的父亲亚都拉查。

亚都拉查是极端分子。“五一三事件”就是他为夺权而谋划的。他在一九五六年担任教育部长时炮制的《拉萨报告书》,在《巴恩报告书》的基础上,建议所有学校都以马来语教学为最后目标。这是消灭华文教育的同化政策。

一九七一年通过的大学法令,使到独立大学运动无法进行。

一九九二年,南大复校的建议虽然得到马华教育界热烈支持,马来西亚是南大复校的最佳地方,但是申请注册不可能得到批准。

南大校友现在可以做些什么呢?

南大校友可以联合华教界,向新政府要求废除一九七一年的大学法令,或者修改,老百姓有办大学的权利。老百姓办教育的自由必须得到尊重。这样,南大可以复办,独立大学也可以进行。

马哈迪现在是反巫统的首相,如果真的已放下屠刀,痛改前非,当会同意废除或修改一九七一年的大学法令。

无论如何,这是复办南大必须走的一步。

如果一九七一年的大学法令废除了,或修改了,南大校友就可以申请注册。南洋大学有限公司在一九五三年时,已得到马来亚政府批准注册。现在需要正式申请注册大学,并激活南洋大学有限公司。

然后,正式要求南洋理工大学撤出云南园。如果南洋理工大学拒绝撤出,就探讨是否可能在马来西亚法庭控告南洋理工大学非法侵占南洋大学校产,并且控告把云南园奉送给李光耀的家贼。

坊间有个传说,安华当副首相时,曾经对一些南大校友说过,如果他当首相,将批准复办南大。这虽然只是个传说,而以他的政治立场,也未尝不可能如此。

各地南大校友和校友会是否可以考虑,在这个时候,团结起来,为复校而努力呢?

复办南大最重要的一步便是注册。获准注册之后,才能着手其它的事。现在不要问有没有一个“陈六使”出来捐钱。筹款的事可以慢慢进行,急不得,也不必急。只要有许多“人”愿意出来做事,便有希望成功。

马来西亚的春天,何尝不也可能是南大复校的春天?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