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行动党控制与包办了新加坡

18/05/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16-5-2018)

人民对行动党感观:行动党控制与包办了新加坡

转载自TOC Published on 2018-05-14 by Ghui

总检察署已经决定援引藐视法院法令对本地社运活跃分子范国瀚进行起诉,让我感到非常惊讶。(见网址:decided to go ahead with charging local activist and social worker, Jolovan Wham with contempt.)

无论如何,我不会丝毫感到惊讶。虽然我无法证明是使用任何的特别方式对付那些挑战我们国家现有建制权利的个别人士。但是,统计数据显示,那些反对这个政权结构的人经常都是面对被起诉的。

就法律层面而言,范国瀚对发表在脸书(FB)帖子的评语是否构成涉嫌藐视法院罪?

范国瀚在有关帖子上的 评论,

“马来西亚的法官在审理具有政治性的案件时,比新加坡的法官更加具有独立性”。看看政府有关藐视法院的立法,就会发现对范国瀚声明的诉讼,将会出现在“一般的‘诽谤法院’保护伞下。”(may fall generally under the umbrella of “scandalising the court”)

在阅读有关‘藐视法院’的定义,就是任何情况都可以被视为是藐视法院。是的。这是一个极其广泛的定义。这是令人感到极其担忧的地方。因为应该如何在公平评论、建设性问题和讨论有关藐视法院问题之间划清界限。

有人可以说,

还有其他论坛围绕司法有关问题展开辩论。不需要社交媒体参与这些讨论,否则,将会被人认为是“虚假信息”。例如,类似这样的问题可以在国会里的国会议员进行谈论,这样在国会里讨论就可以避免被起诉(such issues can be discussed by our Members of Parliament, safe from prosecution in Parliament where one can invoke Parliamentary Immunity.)但是,在新加坡,我们的国会里执政党的国会议员占领绝大多数,是否会构成藐视宪法的问题情况下,以某种方式进行有意义的讨论吗?这将会减轻公众对此的怀疑吗?

在国会执政党占大多数的情况下,是不是确实能够在法律上公平地对待范国瀚吗?我们没有其他的形式可以进行讨论问题,假设为没有这些活跃分子把这些潜在的问题提出来,那我们还有其他的方式进行吗?

第二点,为什么范国瀚所说的真的就是触犯刑法吗?

他评论说,在审理具有政治性案件时,马来西亚法院比新加坡的法院更具有独立性。是不是真的会引起公众人士会对此法院产生不正当性动机、正规性和不公正的谴责;或者,会造成公众人士对司法制度失去信心。

我认为,不管是因为喜欢或者不喜欢,公众对行动党感官就是它们正在控制着和包办了一切。我的看法是,行动党同时也是喜欢人们留下这样的印象。

毕竟这就是为什么新加坡已经能够有如此成功惊人的速度发展。——经济发展的权衡已经到了一度程度的公民自由了。为此,大多数新加坡人民一直信任行动党,并投票给它。

故此,这样的影响将蔓延到法院,当涉及到政治问题时,新加坡人将会接受。

那么,藐视法院在哪儿?

我无法理解对于范国瀚在脸书帖子上的评论(在审理具有政治性案件时,马来西亚法院比新加坡的法院更具有独立性)是对新加坡法院是至关重要的。

我认为这是对行动党政府的深远影响的评论。那是批评吗?那就要看您是向谁提出这个问题了。

就行动党而言——它们承认是由它们控制不是一件好事吗?

就如我前面所说的,

这是流线型的控制形式——这是让新加坡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如此繁荣昌盛的原因所在。可以肯定,政府本身在无数的场合里不断地暗示这个原因了。然而,政府仍然对其所控制的国家机器采取了强硬的态度。

这是什么?为了让人更加容易地选择站在那一边以便更容易掉进队里。

至于法院,大多数的已经产生的意见是,当涉及到政治决策时,它是站不住脚的。至于这样的感官正确与否,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但是假设,大多数的意见是,行动党已经全面控制了(包括法院在内)的国家机器,对于法院来说,是绝对不会感到惊讶的。在这种情况下,范国瀚在脸书上发表的评论是不是仍然被视为是藐视法院呢?

或许,法院是站在尝试改变人们对政府控制法院的感官。假设这是法院的目的,那么,我建议不要再对范国瀚进行起诉了。否则。可能会引起巨大的反效果?
但是,这既不在司法机构,也不在政府,那么,也许是我的观点就不重要了。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