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人民万岁 (下)

17/05/18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 (15/05/2018 )

人民万岁(下)——马来西亚“509”大选后, 新加坡的老左、反对党和行动党何去何从?

编者按:由于本文章太长无法一次性上载,分成上、中、下三部分。我们已于2018年5月14日刊载了《人民万岁》(上)与(中)

上:前言、——改朝换代,大势所趋、人心所向(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5/14/)
中:“左翼光环”、“老左”以及“废票党”(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5/14/)

马来西亚人民(包括马来亚半岛和北加里曼丹)已经实现了自1948年6月20日,也就是抗英民族解放战争最大和最终的愿望!——推翻以巫统为首的马来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及其朋党集团!

为在马来亚和北加里曼丹(即现在的马来西亚)做出牺牲、流血、坐牢、流亡的前辈们在九泉之下可以得到安息了!

与马来西亚人民一道共同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统治、争取国家独立的新加坡人民也为此感到欢欣鼓舞!我们完全有理由与马来西亚人民共同欢庆这一天的降临!

在“509”海啸席卷马来西亚的那一刻,不少新加坡人民跨过长堤、或者彻夜难眠地盯着智能手机、或者桌上电脑,注视着大选成绩的最新报道!直到10/5凌晨4点.与马来西亚人民一起高呼:我们胜利了!我们的愿望实现了!

马来西亚的“509”海啸对新加坡会产生影响吗?当然会!绝对会冲击新加坡!这一点不容置疑的!

一、新加坡老左

新加坡的老左在马来西亚选举期间寄以厚望。希望在希盟同意领导下,可以结束巫统在马来西亚超过半个世纪的反动独霸统治。在开票当天晚上不少老左都过长堤到彼岸与马来西亚人民共同沉浸结束巫统超过半个世纪统治的欢愉大喜日子中。相信在新加坡不少老左也通过智能手机关注着大选的最终结果。当然那些无法掌握智能手机上网的老左也坐在电视机前盯住选举现场转播的情况。反正老左们仍然是关注支持与自己半个世纪前为之奋斗的理想是否会实现!?

一个值得注意到是:

那些懂得上网的老左们并没有在社交网站上表露自己的内心感触!(我看到有一位老左确实是把自己到马来西亚现场拍的照片放上网!)

在网上表露自己的感触和想法的都是那些受英文教育的网民和70/80/90后通晓华文教育的网民。

行动党的支持者和网军(IB)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对有关选举结果表达自己的感触。

在“509”海啸到来的那一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表露方式,这些都不是问题,不必太过执着。现在主要的问题是:

新加坡的老左在马来西亚“509”海啸后,对过去半个世纪前为争取新加坡的独立、民主、自由与平等做出的牺牲等付出的代价,但是至今人们仍然面对着行动党的反动统治是否开始思考:

马来西亚人民和新加坡人民从半个世纪前就在同一战壕里并肩作战,反对英国殖民统治、反对英国炮制的“马来西亚联邦计划”、为争取实现一个统一、自由、民主与平等的马来亚、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立新加坡共和国后,我们继续在各自的国家进行反对巫统与行动党的独裁专制统治的目标!

今天马来西亚人民通过议会选举的合法途径实现了这个愿望了!新加坡何时才能够实现同样的愿望?

马来西亚老左面对的政治环境与新加坡的老左难道有所区别吗?没有。马来西亚老左还面对着自1948年以来至今的种族歧视和猜疑,以及为争取华文教育的生存的严酷问题!

马来西亚巫统为对付马来西亚人民争取自由、民主与平等的社会改革运动,采取制定恶法、镇压与逮捕参与斗争的爱国民主人士,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手段!与新加坡行动党都是一样的。

有人可能会说,马来西亚的老左有合法的组织,如回马马共成员组成的“21老友会”、前劳工党/人民党党员干部组成的“凤凰友好联谊会”、前政治拘留者组成的“老友联谊会”。他们可以可公开地组织起来参与推动大选工作。

假设这是新加坡老左说词——因为没有这样一个合法组织的领导。哪行。就现在着手申请组织一个合法的团体。行动党还没有明文规定严禁或者拒绝新加坡老左申请注册任何组织吧?没有。我们是否尝试进行申请类似这样的合法组织? 没有。

实事求是地说,今天新加坡的老左已经成为新加坡社会改革运动的“旁观者”了!而且这个“旁观者”还自我约束,不敢公开为社会改革运动公开“叫好”!(希望最终我们不会成为“打酱油”的——路过看热闹的……)

这是目前摆在新加坡老左面前的客观事实。

我们看到,一部分老左热衷于利用手机的whatsapp功能互相进行传递的信息。

这些信息内容大多数都与中国有关的。老实说,这些互相传递的信息有些根本不是来自中国官方发出的信息,而是一些未经确认和不符合事实根据、没有科学根据、甚至夸大其词的中国网络水军编制的信息。对于新加坡发生的政治问题(包括社运分子、组织和人权组织遭到行动党的迫害压制)都采取了缄默的态度,或者只是私下在咖啡店闲聊,发发牢骚。就以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国会特权委员会举行的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为例吧!

年轻的社会运动工作者、人权组织和社运组织在听证会前尽一切办法给特权委员会递交了有关反对行动党借“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为幌子,准备制定对付人民利用网路反对行动党的陈情书,

在听证会期间,覃炳鑫博士被行动党善摹根进行了长达6小时的审问有关涉及到李光耀进行“冷藏行动”的动机是要消灭新加坡的左翼力量!国内外的人权组织、社运组织、受英文的博客、国际专业人士等……都纷纷在第一时间站出来谴责行动党在听证会上对待覃炳鑫博士的霸凌行径。

人权组织和社运组织的年轻成员在这个时刻,一直期待着老左们,特别是那些在“冷藏行动”被捕者能够站出来声援覃炳鑫博士。但是,迄今为止,这场审问是与老左当年在“冷藏行动”中被捕及不经审讯下被监禁是息息相关的问题,但是,至今我们尚未看到老左们公开、主动地站出来为自己在“冷藏行动”下不经审讯被非法监禁做出任何表态!我们只看到以傅树介医生和受英文教育的人权组织及社运组织和个人,在社交网站上公开站出来维护、支持覃炳鑫博士,与行动党进行争锋相对的反驳。

二、反对党

对于马来西亚反对党能够在九天的大选中,领导人民通过选票把统治了马来西亚长达61年的巫统的统治皇朝摧毁,新加坡人民感到惊讶和欣慰!人民开始把推翻行动党反动统治寄望于新加坡的反对党。但是,新加坡的主要反对党(特别是工人党)并没有明确地公开表态!

事实上,新加坡人民也是认识到,以目前新加坡反对党的状况要实现这个愿望是可望不可即的。

为什么?

因为有庞大群众基础的反对党在“洁身自为”的情况下,对于一些触及行动党要害和敏感的课题采取了“点到为止”、“适可而止”的政策与态度。同时,人民也无法在网上看到他们的党员干部公开参与社会上公开讨论有关涉及行动党要害和敏感的课题。

群众基础较为薄弱的反对党(主要是民主党)由于是以受英文教育以及中产阶级专业、高级知识分子为主,因此在联系下层及夹心层、开展群众教育工作方面就显得心有余力不足。

由于反对党之间在如何对待行动党的独霸行为、如何鼓励和领导人民在国家宪法约定下争取享有的自由、民主与平等基本合法权利无法达成共识与默契的缘故,因此,始终都无法主动组织群众、发挥与调动群众的积极性!

就以行动党提出的“人口白皮书”、“归还公积金”“反对调高消费税”、“地铁故障频繁发生”、“藐视法庭法令”、“公共安全与秩序法令”、“出版与报章修改法令”、“影片与制作法令”、“淡马锡对外投资问题” 、拟议中的“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等课题,甚至是涉及反对党本身可能面对行动党利用“审核市镇会账目”来消灭自己的事件,反对党除了在国会提出质问,并没有把群众组织起来、领导群众进行反对。对行动党制定的一系列专横霸道的法律法规,社会改革运动者和组织,特别是年轻的社会改革运动者进行公开反对面对行动党没完没了的政治迫害时,主要反对在国会也没有发出明确反对的信息!

所以,在马来西亚“509”海啸发生的那一刻,尽管群众在推翻行动党的专横霸道统治有着急切要求和积极性,但是,他们无法找到一个敢于挺身而出带来他们进行斗争的反对党。

为什么新加坡的反对党未能向马来西亚的反对党一样,不失时机地挺身而出领导群众进行反对行动党的专横霸道行进!

真正的原因是:

从李光耀统治时代开始至今,行动党一直在向老百姓灌输:在没有事先获得警方的批准,新加坡人民在宪法约定进行任何有关争取言论自由、集会结社自由、出版自由等活动都是属于非法的。反对党也默默地接受了行动党这样的“家规”!

以目前的反对党政治现状而言,新加坡人民要推翻和结束行动党的专横霸道统治,只能依靠社会改革运动组织和青年人。这是已经是一个不可争辩的事实。

行动党政府在马来西亚希盟政府的“百日10大承诺”执行过程将要面对一系列的挑战!这包括了:

李显龙的“另一个新加坡50年发展蓝图”——发展大士集装箱码头、裕廊衔接马来西亚的“新隆快铁”、章宜机场第五终站大厦、无限制和无限量引进外来人口等……等课题都必须进行调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李显龙挑选总理接班人的计划已经没有留给自己时间进行“盘算”了!

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是否有能力应对来自马来西亚希盟政府的挑战?

这一切将在未来的几个月可以看出端倪!

行动党何去何从?

现在,李显龙心里比谁都着急!他在发给马哈蒂尔贺电时说,期盼与马哈蒂尔见面。见面地点可以选择在吉隆坡或新加坡(他提出可以亲自到吉隆坡与马哈蒂尔见面)。邻人寻味的是,他在自己的脸书上附上了于2001年开斋节时与马哈蒂尔合拍的照片(2001年?现在是2018年,就是17年前的陈年旧事洛!)!李显龙到底要向马哈蒂尔传递什么信息?拭目以待。

马来西亚的“509”海啸,已经把新加坡的老左、反对党和行动党都逼上“梁山”了!

行动党已经是亚细安国家(除君主立宪的汶莱以外)最后一个靠制定反人民的法律法规的反动专制独裁政权了!马来西亚巫统统治皇朝崩溃,已经说服了新加坡人民:最终推翻行动党这家百年老店是绝对可以实现的!

新加坡老左在面对目前群众反对行动党专横跋扈统治,必须选择自己要不要公开与积极地投身到群众的社会改革运动中(不是领导群众),或者继续以保存实力为理由而扮演“旁观者”的角色了!

新加坡反对党必须对自己的存在价值与有所作为做出抉择!否则,它们将在群众运动到来时,成为群众尾巴主义政党!最终,它们将沦为执政党摆设在国会的点缀的花瓶(如果它们还有幸地被选民选进国会)!

新加坡的改朝换代什么时候到来?

行动党左右不了大局的发展趋势!它们已经没有能力应对和解决目前与人民之间日益尖锐的矛盾、与马来西亚政府之间长期以来存在不合的历史事实、以及讯息万变的国际局势,它们要在大国之间进行“老鸨外交”的能力已经无法发挥了!行动党现在必须面对和应对自己制定的所有剥夺人民自由、民主与平等的基本人权(包括言论自由、出版结社自由等……)带来的压力!因为,它们知道,马来西亚的人权组织和社运组织将会给予新加坡的人权组织及社运组织必定在精神上和行动党积极有力的支持和声援!

老左在分享着马来西亚老左与人民一起迎接马来西亚新时代的降临的同时,是否可以像马来西亚的老左一样,“东山再起”成为参与和投入群众改革运动的一分子!老左必须为自己寻找新的定位!当然,我们可以实事求是地说。信息时代的到来,老左无法及时掌握迅速发展的信息。这是老左目前面对的不可逾越和克服客观存在的困难。(事实上,马来西亚的老左也面对着同样的问题)。但是,这不是造成老左远离和参与群众要求改革运动的原因。马来西亚老左参与了“509”的斗争已经说明这一点了。

反对党什么时候才会找到“灵感”谈妥彼此间的“团结共同对敌”!反对党之间要嘛,求同存异、与群众同心同德、积极主动的领导群众进行改革运动斗争!要嘛,成为群众尾巴主义者,跟在群众运动的后面“观察”、“评估”……其结果和下场就是:最终被群众抛弃,自我消失!

期待行动党内部出现“分裂”,特别是第四代接班人。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马来西亚巫统出现以马哈蒂尔和慕尤丁为首的元老领导党员支持者出走,另组“土著团结党”、以及大选前夕,前财政部长达因和贸工部长拉菲达等巫统元老公开为希盟站台。对于这个情况,那是因为他们在巫统党内的权利和利益受到挑战或者侵蚀前提下发生的。目前这个问题在行动党内部是否存在?因为行动党控制的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GIC)和淡马锡控股集团,已经盘踞了新加坡商业的内一个阶层了!他们完全有足够的能力安置那些涉及个人利益不满、或者持有不同政治意见的党员的出路!

因此,期待行动党内部会有“有贤之士”站出来与群众和反对党一道共同推翻行动党的反对霸道统治的发生机率几乎不存在!原因是:他们都是在行动党已经能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朋党经济利益集团”下的受益者!他们会珍惜这个“得来不易”的日子!所以,他们当中谁也不会、不敢跨出这一步!何况他们都不曾经历或者真正了解过50/60/70年代左翼与李光耀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的那种勇气和智慧!

结束语

世界争取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春风已经吹进马来西亚,并开花结果了!

马来西亚的“509”海啸必将会冲过三公里长的长堤!这一点是不容置疑和毫无悬念的!

因此,摆在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老左和反对党目前只有:

“变”还是“不变”?

行动党 是“变”!“变”还是“不变”?

行动党还能够继续靠不断制定恶法和表演“拍糖果”招式蒙骗人民!新加坡的马来同胞将会从马来西亚的马来亲戚朋友、同学、同事……等找到共识!那些在2015年大选之所以投票给行动党的70%选民当中,又有不少人确实不满行动党的,但是他们为什么要投票给行动党?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担心一旦行动党垮台,新加坡将会出现“政治不稳定”、“国家崩溃”、甚至自己及家人可能会成为“难民”……等。马来西亚人民把巫统政府拉下台,让他们看到了,通过选票巫统可以推翻(不是可能性,而是已经实现的事实!),即便是巫统下台了,马来西亚在“509”海啸后至今也没有出现他们所担心的:“政治不稳定”、“国家崩溃”、甚至自己及家人可能会成为“难民”……等情况。因此,他们对投票给反对党导致行动党倒台的“忧虑”将会逐渐消失!行动党也无法再利用这种言论作为恐吓选民了!

马来西亚的人权组织和社运分子将会在今后的日子里,在这方面给予新加坡的人权组织和社运分子积极和有力的声援和支持!这是行动党阻止不了和改变不了的必然趋势!行动党只能在“变”和“不变”之间做出抉择!

老左是“变”!“变”还是“不变”?

老左是不是仍然惦恋50/60/70 年代的“光辉的旅程”?是不是还一直仍然认为,自己是行动党要对付的主要对象?

事实上,早在1963年2月2日,以及后来一系列的大规模的逮捕行动的,行动党已经彻底地消灭了左翼的有生力量了!行动党已经不把老左视为对自己政权存在的一个威胁了!

马来西亚的老左可以毫不忌讳地与马来西亚的民主、爱国与进步力量一道携手结束巫统61年的反动统治(不是可能性,而是已经实现的事实!),那是他们看到了这一点!

他们面对的客观困难条件与新加坡的老左目前面对的是一样的(他们同时还面对长达61年的种族隔阂问题和争取承认与华文教育相关的问题)。马来西亚老左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下与公开地与马来西亚的民主、爱国与进步力量一道携手结束巫统61年的反动统治!为什么新加坡老左不能做出同样的自己选择?

新加坡的老左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已经奋斗、牺牲了超过半个世纪,这一切是不是要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去……老左们只能在“变”与“不变”之间做出抉择。

反对党是“变”!“变”还是“不变”?

新加坡的反对党仍然认为,人民还没有决心推翻行动党霸道统治、人民对行动党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吗?反对党之间的求同存异的团结是不可能实现的吗?马来西亚反对党不就是在一部分支持国阵的选民持有恐惧的“幻想”情况下,取得胜利的吗?马来西亚反对党可以在完全没有共同的政治理念下,求同存异的基础携手结束巫统61年的反动统治(不是可能性,而是已经实现的事实!)。同样的事情是绝对可以在新加坡实现!首先,反对党本身是否有决心必须在组织群众、领导群众进行斗争问题上下决心!还是,仍然在行动党划定的“一亩三分地”里在自己又“画地为牢”!反对党要改“变”,还是“不变”,自己做出抉择!

(全文完)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